贺承业:呼唤通才教育

  教育事业是人类的事业,是培养人的事业,它是以人为本的。人是人类社会的主人,从本质上讲,它既不同于驯服奴隶,也不同于制造工具。它是让人成为人,当然也需要传授人类社会已有的知识与技艺使之获得谋生的知识与本领,然而,人的工作与生存却更在于创造,何况从事何种职业、发挥何种爱好是一个人的自由选择,更不是终身不变的,不论具体选择从事什么,他首先要成为一个人,要过人的生活,而绝不是奴隶或工具。所以在专业教育之前一定要有足够的从小学到中学的专门的基础教育阶段,就是在大学阶段、在专业教育的同时还要不断地充实必要的基础教育,相对于专业教育而言,这个基础教就是通才教育。曾经把人的成才比喻为一座大厦,而基础教育就是这座大厦的地基,所谓“万丈高楼从地起”,用以强调基础教育的重要。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房屋是建成之后便定了型,其基础也是一次就打好的,是一牢永逸的。而人的成长与发展却不是这样,它却更象一株不断生长发育着的树木,基础教育正如这树木的根系,它不是一次就能建成的,它是伴随着人生学习与发展的需要而不断扩大与加深着的,树木向高空发展壮大的同时,它的根系也不停地向大地延伸与发展,据说看得见的地面上的树木有多大它地下看不见的根系便有多深,这根系就好比基础教育,它开始的阶段虽是在中小学,但在中学以后,在大学,在大学以后……,在人的一生中都如支撑那参天大树的树的根系一样需要不断地发展与充实。我说:基础教育伴终身,终身都需要的基础教育,也就是通才教育。提出上述说法,谁都会赞成并有同感。可是在现实中我们看到不仅是在基础教育的重要阶段的中小学受应试教育的严重干扰,素质教育难以落实,对中学以后的基础教育就更不被重视了,在专业教育阶段只重视专业技能的传授与培训,却十分忽略相应的基础教育的充实与发展,我亲耳聆听过一位省重点中专的教学校长在全校教师大会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命令教师:“不要讲原理,只要教会学生操作就行了,……只要反复地练就行”!一位大专学院的教学副院长在安排教学时竟公开规定不管上什么课的教师都必须结合教学订出计划要训练学生一件看得见的操作技术,(据说,这是到兄弟学校取经,学习向市场展示学生、推销毕业生,以争取生源的先进经验)。欧美许多先进国家在大学很重视通才教育,广泛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选课也十分宽泛,在我国从50年代起办大学强行推行苏联模式,批判通才教育,院系调整强使大学专业化,砍去许多人文学科,后来更一度停办了所有文科,理工大学一律变成了工学院……长期以来,在大学及大学后的教育中形成了强调专业性、忽略基础性的定势,大大削弱了大学阶段的基础教育,甚至相应地在中学建立起文理分科的应试教育体系,……在片面高呼“教育为无产階級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口号下使基础教育长期地削弱以致缺失。埋在地下的根系是看不见的,而只有露出地面的华丽枝叶才被人欣赏。近年来在教育市场化的冲击下更使原有的功利主义教育极度澎涨,遍地开花的职业技术学院、随处可见的“分校”“联办”,其中较好的在实际教学中也只是追求技术操作培训而已。需知,若单纯搞什么急功近利地针对性特强的对口培训是培养不出来真正人才的,例如若问世界上什么职业最重要?肯定是国家元首,可世界上居然没有一所大学开设国家元首系,各国元首的学历专业竟五花八门,无一对口,想想理应要开设元首系才对,还要设博士点、博士后工作站,让元首系博士来治理国家。可是现实没有元首系,原因恐怕是做元首需要更充实的基础知识、实际经验与社会信任和机遇。所以,真正的人才是更需要充实的基础教育(即通才教育)的。

  基础教育是以人为本的教育,是通才教育,其的核心是人的基本文化知识与素养的充实与提高,它既包括了做事的基础(知识与能力)更包括了做人的基础(道德与良心),水平不同层次也不一致,它除授课外,主要靠环境与教师的影响和感染。大学与学院不同,工大与理工大不同,系与科不同,函授与面授不同,……等等,恐怕不单是一个名称吧!根本在于环境之差异也。例如,单纯工科院校年年只上这课的教师上的“高等数学”与数学系专业教师上的同样的“高等数学”就有所不同(所以工学院与理工大学在基础教育上就有不同),一位职业领导当校长与一位真正教授当校长的大学就是大不一样,当年提出的“教授治校”、“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等话,若除去其政治含义,只就业务而论也有它的合理之处,我至今仍然怀念那些远去了的教授,在我的回忆录中,写到50年代初在大学里听到许多知名的教授给我们上课时写道:“那时上课特别认真,都渗透着老师们的真知灼见与对学科的巨大热情,这是最感人的了!那一幕幕声情并茂、幽默风趣、深刻独到的讲授,与执着认真、敢于讲话的教授风格,体现出的那种独立之思想与自由之精神,那种令人起敬的一股子骨气、傲气与才气,真的,使人终身难忘!这么多年了,一想起来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我深切地感到中学与大学的根本不同就在这里。不知为什么后来我们的大学越办似乎越象中学了(仅仅是课程有点不同),细数起来究竟有那些地方不该象中学而象了中学也说不上来,这么多年也只是一种说不清的感受而已,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用一句话来啊概括说,那就是没有了真正的大学教授。”近半个世纪以来,原有的教授历经三番五次地脱胎换骨,死的死、伤的伤,活下来的只能是夹着尾巴度日,当年的气质早已荡然无存,后来,仅仅是为了技术与业务的需要虽又不断培养了一些教授(主要在技术学科上),但那多是按口头上讲德才兼备,实际上以政治第一、血统第一、党性第一为标准选拔出来的,虽然就其业务能力与水平来讲其中也不乏达到甚至超过前人的,但是,社会环境早已不允许作为教授的灵魂的那种“独立之思想与自由之精神”的存在了。除学校内部教学环境外更包括了所在的教育制度与社会、政治大环境。世界各国的千万所大学,它们的差异,除教师、课题、教学条件等不同外,更在于学习理念、社会文化政治环境的不同,橘生淮南是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是根系所在之土壤不同也,就为了这土壤,才有了花许多钱财、千里迢迢前去留学的必要了。

  中小学的基础教育缺失,直接影响到劳动者的素质与大学生源,而大学与大学后的基础教育缺失,则关联着社会高级人才、知识分子队伍的水平,可以说没有足够的基础知识与素养的熏陶大学培养出来的只是文化、技术的工具,而绝不是真正的(代表了社会良心的、有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的)知识分子,我国大陆为什么会长期没有诺贝尔奖得主,原因之一就在于我们这种基础教育的严重缺失,过早文理分科,单纯强调技术培训(在“科学”后面总要加个“技术”二字,把“重视科学”要说成“重视科技”,“科学家”称为“科技人才”,……,反映了对科学思想与理念的不够重视),长期忽视通才教育。长远来看对我国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我们要大声呼唤久违了的通才教育!需知,驯化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对付奴隶和农奴的,使用的是鞭子,产生的是奴才;打磨是资本主义社会里对待工人的,使用的是机械训练,制造的是驯服工具;而教育应当是社會主義里主人们享受的,使用的应当是尊重与发展,成就的是人。判断一个社会是否进步,就是看它是否把人当作人,判断一个社会进步的程度如何,就是看它把人当作人的程度如何。既是人的教育,就应当重视通才教育。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呼唤通才教育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Simon Lian 说:,

    2009年12月20日 星期日 @ 20:54:41

    1

    贊成培養通才.談談一些剛走出學校大門的大學生的問題.他們存在什麼問題呢?一是,不會運用學到的知識解決實際的問題;二是眼高手低, 不願去解決”小”問題;三是缺乏自學能力–實際解決一個問題時,往往需要學校里沒有學過的知識;四是不會在一個小組內和其他人協同工作和共享成果;五是不會向自己的上下游學習;六是缺乏創造性思維.
    一個人一生都需要學習的, 離開學校後,要靠自學,向周圍的同事學,尤其是向老同事學,在實際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從失敗和成功中學.要做到這點,需要有良好的基礎. 在工程技術領域, 一切知識是建立在物理,數學,化學的基礎之上.應當在這方面讓學生有廣泛,堅實的基礎. 大學設置專業宜粗不宜細. 六十年前有集成電路專業嗎?一百年前有航空專業嗎?專業是人創造出來的.

    回复

  2. Simon Lian 说:,

    2009年12月20日 星期日 @ 20:55:03

    2

    集成電路的發明,帶來了一個產業,這項科學成就影響著每行每業,影響我們的生活.發明人的點子是在一塊硅片上用線把晶體管連接起來,組成電路.推動力是微型化,改變的是基板(最早的電路是用金屬板,然後用有機板,發展到用硅片).發明人當時絕對沒有想到,他的發明會有這麼大,這麼深遠的影響.也不會想到後來竟得到諾獎. 如果他眼高手低,不願意做小型化,不願意做那個小部件,就不會有今天的諾獎.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