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猪流感——美帝国主义侵略世界的基因武器

  未有地危险“,美联社称其为”致命的怪病“

  这几天,“猪流感”突然在全世界各个地方出现,法新社称之为“杀手”,路透社称它“前所未有地危险”,美联社称其为“致命的怪病”。世界卫生组织称,猪流感疫情已构成“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态”……,这一致命怪病有很多令人不解之处,全世界各地的人们目前把注意力放在如何防范和治疗“猪流感上,对于它为何出现,似乎来不及关注。

  因为,在较短的时间里,仅墨西哥一地,已有4000多人感染,80多人死亡,美国的“猪流感”感染者也不断出现,出现地点包括堪萨斯州、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纽约等多处地点。

  “猪流感”顾名思义就是猪所患的流感。以前,人们并没有发现这种猪的流感会在人类之间传播。但是,有关报道指出,最新的“猪流感”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与呼吸道的方式传播,而且,这一在人类之间传播的“猪流感”病毒,是一个新的变种。关于病毒变种的消息,人们以前曾经在艾滋病、禽流感等报道中听到过。然而,这一新的“猪流感”病毒变种,却有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

  据报道,已经有科学家指出,新的“猪流感”病毒变种,既包含有人流感病毒,也包含有禽流感病毒,还包含有有猪流感的病毒,而在这一毒株的“猪流感”病毒中,还可细分为亚洲猪流感病毒和非洲猪流感病毒。

  简单来说,以“H1N1亚型”命名的这一新型猪流感病毒变种的毒株,在其基因成分中,包括了人流感、禽流感、非洲猪流感、亚洲猪流感的基因片段。我对于基因科技并不十分熟悉,但我仍然怀疑,在自然界,如此多种多样的基因片段,是否有可能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更坦率一点说,我认为“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不能排除是人为制造的可能。某些基因研究者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将这些自然界里独自存在的多种流感病毒合成在一起。然后,以人们不知道的方式,使得这一新型病毒流出了实验室。

  美国纽约出现的患猪流感的学生,人们解释说,是因为他们到墨西哥去旅行过,然而,美国堪萨斯州、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地的猪流感患者,从现有的报道中看,并非全部都与墨西哥有关。

  法国、新西兰出现了猪流感,报道称,患者刚从墨西哥回来。但是,另有报道说,埃及、越南都出现了个别猪流感患者,似乎没有指出他们与墨西哥的关系。而且,即便美国纽约的猪流感患者被认为是在墨西哥感染后带回纽约。

  但是,科学家还指出,同样的“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在墨西哥人那里,肆虐非常严重,已造成很多人死亡,而在美国人这里,则显得“比较温和”。更加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报道指出,绝大多数患上“猪流感”的人,并没有同猪有过直接的接触。

  人感染性猪流感大约一个多月前开始在墨西哥出现,然而,疫情一传到美国,立即就有了“特效药”。按常理说,特效药总是在病毒出现后,才能随之出现。但是,一个多月前出现“猪流感”,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研制出针对性的“特效药”。

  于是,我们看到,所谓“特效药”是“达菲”、“特敏福”、“金刚铵”等早已有之的既成药。其中,像“达菲”,在国外上市只有10年,在我国上市只有5年,是一种专门针对流感的药,也曾经被认为是人感染性禽流感的特效药。人感染性禽流感并不普遍,而且,“达菲”上市以来,已被证实会它具有导致精神错乱和幻觉等严重的副作用,仅在日本,已有54人在服用“达菲”后死亡。因此,自“达菲”上市后,因受到质疑而影响了销量。

  然而,“H1N1亚型”猪流感一出现,“达菲”的副作用似乎已经被人们完全忘记,“达菲”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救治猪流感的储备药。这一奇妙的关系,不得不令人产生联想。但愿这种联想是多虑。

  近几十年来,各种各样的新致命性病毒在世界上多次出现,每次出现都伴随着一些不容易听到的声音。艾滋病出现的时候,有德国科学家指出,艾滋病的病毒产生于美国的实验室;禽流感出现时,流行观点都认为是野禽迁徙传播了禽流感。然而,这种观点无法解释,为何野禽不得禽流感?如果野禽只携带禽流感病毒而不会患病,是否说明野禽身上有免疫能力?为何科学家不在野禽身上寻找疫苗?而且,禽流感在地球上的传播线路,为何与野禽的迁徙路线并不吻合?

  非典出现时,类似的声音也有出现;如今,猪流感再次神奇而神秘地突然出现。与这些新型致命性病毒相伴随的是,人类的基因科学技术正在突飞猛进。基因工程所蕴含的经济前景,也被很多人看好,甚至被誉为是继IT之后另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点。而且,包括以前的疯牛病在内,牛、鸡、猪,是人类最主要的肉食来源,也是最重要的批量化生产对象。早就有西方学者指出,随着禽流感、猪流感之类的新型病毒出现,一旦有一个基因改良的鸡品种、猪品种出现,它的经济效益将不可估量,很有可能会像现在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席卷全球一样,成为人类肉食市场的主导新品种。

  受知识产权保护的、能抵抗“禽流感”、“猪流感”的新型转基因鸡、转基因猪、转基因牛,将赚进全世界的钱。

  我也觉得这种预言有点危言耸听,但是,美国转基因大豆的推广手段——以广谱强力除草剂与特效转基因种子相配合——已经可以从“禽流感”、“猪流感”的奇怪出现,隐约看出将这一手法嫁接到推广转基因鸡、转基因猪、转基因牛等家畜新品种的迹象。

  未来,如果真的出现能够抵抗“禽流感”、“猪流感”的转基因鸡、转基因猪,我不知道应该属于顺理成章,还是能够找到证据说它是别有用心。生物科技、转基因技术的危险性,以及知识产权过度保护所造成追逐利益的疯狂,应该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

  关于“猪流感”奇怪发生的真实原因,还有待于对事态进一步发展的观察。为了卖杀毒软件而先制造电脑病毒的手段,我不知道未来会不会真的出现在生物技术中。从除草剂与转基因大豆的模式来看,它其实已经出现了。

  作者:刘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猪流感——美帝国主义侵略世界的基因武器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add 说:,

    2009年04月29日 星期三 @ 17:24:03

    1

    此人脑子病得不轻,严重妄想症患者!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