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三:“共和国的摇篮”里装的都是“好孩子”吗?

  听说咱们国家又要出一个国庆60周年献礼片《共和国摇篮》了,又据介绍,该电视剧将以全新的风格、独特的视角,艺术地再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階級革命家开辟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即中央苏区的斗争历史。剧情展开于1929年1月的古田会议,收尾在1934年10月红军丧失中央苏区,实行战略转移,即我们打小就耳熟能详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该剧的编剧兼总制片人邵钧林还告诉我们说,这个历时五年零十个月的革命历史时期,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国革命道路进行艰苦探索的时期,是毛泽东思想发育成形的时期,也是磨砺和造就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时期。这个时期不仅“加强了对各根据地、各路红军的中枢指挥作用,也为此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根据地建设,以及后来新中国政权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培养了大批领导骨干和组织、管理人才”。

  余生也晚,没赶上这个“伟大的时期”。但从高华先生的述作《“肃AB团”事件的历史考察》及《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等书中,对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某些“历史真相”或多或少有了些了解。其中谈及1930年春至1932年初,发生在江西苏区的「肃AB团」的斗争,以及斗争导致的“富田事变”。这场斗争之“猛烈”加“惨烈”,共产党杀共产党之“残酷”加“无情”,让后人闻之丧胆,谈之变色。

  据当时中共赣西南特委西路行委印发的《反改组派AB团宣传大纲》中所号召:要“实行赤色清乡”、“赤色恐怖”以“肃清红旗下的奸细”。这让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中的“红色恐怖万岁”和“打着红旗反红旗”之类的口号。书中讲到:“就在赣西南肃「AB团」的大背景下,1930年11月,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在毛泽东的主持下,也在红一方面军(红一、三军团)大开杀戒,开展了「打AB团」运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在四万多红军中肃出四千四百馀名「AB团」分子, 其中有「几十个总团长」(指AB团总团长),这些人都遭处决”。红一方面军内部的「打AB团」极为惨烈,地富或知识分子出身的党员,过去曾与毛泽东意见相左的同志,人人自危,朝不保夕。

  又据当时资料记载,被害同志“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当他们的妻子来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当作“AB团”抓起来,被施以严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52年后,萧克将军对此回忆道,“即便过了半个世纪,也不能不令人惨然一叹。我们这些「过来人」也觉不堪回首”。而上述事实的结果,最终导致了“富田事变”的发生。

  尽管咱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从来都忌讳回顾自己身上曾有过的污点或犯过的恶行,但就上述曾发生过的历史事件来说,真的就像鲁迅先生说得那样:墨写的谎言,终归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正如高华先生在书中一针见血指出:“事实上,毛泽东是中共历史上厉行肃反的始作俑者,毛出于极左的肃反观和复杂的个人目的,直接参与领导了1930—1931年镇压「AB团」的行动”。毛泽东在1930~1931年由他亲自参与领导的「肃 AB团」大镇压中,曾造成江西红色根据地的严重危机和中共力量的削弱。而非过去以及现在官方所吹捧的什么“为后来新中国政权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培养了大批领导骨干和组织、管理人才”。

  历史的记载,讲究的是“真实、可信”,如胡适先生所言:“有几分证据,说几句话。‘我党自改革开放以来,不一直自诩要务真求实吗?连党刊《红旗》都改成了《求是》。不知在这次向全国人民献礼大片中,能否做到”实事求是“这四个字?估计百分之百的”没戏“,因为敢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了,不是吗?

  2009年3月18日于北京

  作者:唯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共和国的摇篮”里装的都是“好孩子”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