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酱缸

  四月二十八日夜晚,柏杨做了一个恶梦,梦醒了起来,已经是凌晨,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酱缸。怎么搞的?我怎么变成了一个酱缸!这么硬,这么沉重!幸亏天还没有亮,还没有人看见我,人家看见我这丑陋的样子,会把人吓死的。

  太阳终归要升起的,别人终归会看见我的。酱缸准备好了思想,使劲地把身体往外挪动,很艰难,因为自重太大。酱缸计划移动自己到院子里的大树底下,找个地方躲避起来,不让人家看见。酱缸非常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外移,满身大汗,把自己累得不成样子,使得样子更加丑陋。

  “穷人多算命,丑人多照镜。”酱缸现在是很丑,但是,酱缸没有时间照镜,得赶紧找个地方躲避起来。

  土看见酱缸难堪的样子,觉得酱缸更加丑陋,土更加厌恶酱缸。土说:“我怎么会喜欢你?你这么丑陋,还要牵强地加上一个定语。确切地说,是人都丑陋!”

  酱缸听到了土话,心中暗喜:幸亏昨夜恶梦,起来变成了酱缸。是人就丑陋,我现在是酱缸了,我不丑陋了,也不用害怕人嘲笑我丑陋了。酱缸希望,酱缸哪天会自己变得漂亮起来。

  “哪有这么厚脸皮的,丑陋得简直不要脸!”土继续发土话:“木,你过来,帮我把这个酱缸埋起来,我一看见这酱缸就讨厌!”

  木很听话,真的很顺从,过来企图与土合力把酱缸搬走。“哎呀! 酱缸这么重?太沉重了!”土木异口同声。

  搬不动,请求金合力。“奇怪! 一个小小的酱缸,怎么会这么沉重?我们三个人都搬不动!”三人行,必有我师。现在三个人变成了三个和尚,没水喝。对! 我们得找水,让水把酱缸冲掉!

  水来了,变成大大的潮,可是没有冲动酱缸一根毫毛。酱缸太重大。无奈中,四人联合起来找火。对! 让火干脆把酱缸燃烧掉,燃烧成灰,送给胡适。酱缸我们不要,酱缸是酱缸,哪怕燃烧成灰,还是酱缸,送给胡适好了,这是胡适的发明。

  火发功,越烧越旺,土、木、金、水站在旁边助威,加油“我就不信,今夜不把酱缸烧成灰?!”土、木、金、水异口同声。

  火果然越烧越剧烈,把酱缸烧得噼里啪啦爆响。

  “加油! 把酱缸烧死!”

  “加油! 把酱缸烧成灰!”

  火一直不停地燃烧到深夜,酱缸没做任何反抗。土、木、金、水加油累了,觉得快大功告成时,迷迷糊糊回去上床睡觉,让火继续在那里燃烧,期待明天起来看到一堆灰。

  第二天早晨,土、木、金、水、火发现:酱缸与昨天一样,只是比昨天更黑。

  写于柏杨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日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酱缸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