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同性恋是社会正常现象

  在中国历史中,有大量的同性恋记载,从皇帝到才子,从商人到市民,关于同性性爱的记录充满史书,不论是正史还是野史,举不胜举。而这些流传下来的记载中,很少有对同性恋行为批判的,相反,有许多历史记载对此是充满正面宣扬的。这样的历史记录有许多,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一些。在此不做细谈,李扬只想告诉读者,社会的文明程度是要看和谐度的,而社会要想和谐,必须具备宽容和理解。

  中国历史上,只有一次是以法律的形式,对同性恋行为进行制约,这就是清朝1784年的满清律法。可就这历史上唯一一次的法律制约,实际上也从没有认真执行过。相反,在清朝时期的繁华城市,大量存在的妓院中,不仅有妓女,也存在许多男妓,以满足来嫖的男同性恋者的爱好。据有关资料记载,京剧大师梅兰芳青少年时,也被迫暗中从事这个行当;而在梅兰芳的儿子中,有的也有这种爱好,现在一些媒体曾报道过。

  既然中国人历史上从没歧视过同性恋,那么现在主流社会对同性恋的伤害,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就要从著名的“五四运动”说开了,这次革命运动,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许多新的一页,包括歧视同性恋。而歧视同性恋的依据,是从白种人的基督教引进来的,西方人关于同性恋是有罪的信念,可以追溯到十二世纪。在基督教统治欧洲的时代,同性恋不仅违法,而且在十九世纪的美国和欧洲,还被认为是医学上的病态。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同性恋者一旦被发现,仍然送进精神病院关押;这还算好的,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各地经常处决同性恋者,临死前挂个牌子:反革命鸡奸犯!

  心理学史上的许多著名大师,也都认为同性恋行为是病态,这些学术泰斗的错误认识,直接结果就是让同性恋者永远生活在社会阴暗中。至于同性恋者患有心理疾病或精神疾病的比率,要高于异性恋者,并不是性取向的原因,而是由于社会环境的教育和压力,导致他们承受的内心冲突比异性恋者大。随着科学、医学、心理学的发展,以及对人权认识的提高,20世纪中期开始,西方国家开始认真对待同性恋者,逐渐给予他们(她们)正确的评价,社会也开始对同性恋者宽容了,北欧国家不仅立法保护婚外性,也立法保护同性恋的婚姻或类似婚姻形式,最近德国和法国也颁布了相关条例,而美国的一些州,也出台了类似法律条文。

  21世纪的中国,适应了时代的潮流,也可以说认可了科学和人权,不仅在世纪初取消了同性恋行为是犯罪的刑法条文,卫生部也出台文件,正式宣布同性恋行为不是疾病。官方的这种明确表态,无疑是中国同性恋者的里程碑。20世纪末时,李扬开始接触到了同性恋圈子,通过掌握的心理学知识,进行了认真地考察和研究,发现这些同性恋者都是正常人,与当时官方的宣传截然不同。从那时开始,李扬公开宣传同性恋是正常社会现象。这却给李扬带了麻烦和死亡阴影。

  大约在1999年左右,大连一个刑警大队,扣押了几十名同性恋者,罚款几十万元私分了。李扬得知此事后,按照一个同性恋者提供的线索,进行了调查走访,为这个案件奔走的人有一些,有的还非常有名,但他们都在警方的威胁下罢手了,只有李扬把整理出的材料上交中央。结果差点被灭口。大连公安局许多警察(包括一些领导),四处宣传李扬是个同性恋,不仅乱搞女人,而且乱搞了许多男人,理由就是李扬公开讲同性恋者是正常人,并且为同性恋者打抱不平。其实李扬太正直了,经常发表文章抨击腐败现象,导致公安局一直打击报复,因为李扬工作中从不犯错误,所以公安局要在名誉上搞臭李扬,到了今天,单位的领导还告诉李扬:我们一直准备开除你!

  李扬只是为同性恋者伸张正义,就受到如此对待,可以想象中国同性恋者们的苦难。在这种社会高压之下,中国的同性恋者们异常团结,那些功成名就的同性恋者,采用各种手段暗中维护同性恋者的利益,甚至连同性恋者的不当利益也维护。这种团结性是外人所不知道的,李扬也是接触到这个圈子,并且被他们认可后,才逐渐明白了里面许多事情。例如在文娱界,同性恋的比率相当高,但他们(她们)却对外掩饰得很好,歌手孙国庆曾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脱口而出:“虽然我长得不好,但最起码是个爷们!”这句半含半露的实话,惹恼了同性恋圈子,导致孙国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从大众眼中消失,要不是他在一定范围内做了解释,他连现在的节目主持工作,恐怕也不会有。

  从心理学上讲,当社会给予某个群体巨大的压力时,那么这个群体会异常团结,为自己和同志的利益奋不顾身。这种信仰是非常可怕的,它的力量往往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举个现实中的著名事件,1989年的陆肆,学运领袖中的吾尔开希和王丹,让中国政府深恶之,他们俩到现在也没闲着,一直在国外进行反对中国政府的活动。中国政府在国内大肆宣传搞臭这些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其中对吾尔开希的私生活极力诋毁,但却对王丹的私生活晦莫如深,从不在国内讲王丹的隐私。

  为什么中国政府保护自己的反对者的隐私呢?这在新中国历史上好象都是奇闻。这恰恰说明了同性恋者的团结,中国同性恋者存在于各行各业中,许多官员都是同性恋者,有些甚至在中央工作,哪个有影响的人敢公开歧视同性恋,受到的暗中打击都是令人莫明其妙的。中国政府得罪不起那些在中央工作的同性恋者,只好在搞臭王丹时,闭口不谈他的私生活。倒是在海外反对中国政府的持不同政见者们发生矛盾时,有些持不同政见者公开抨击王丹的私生活。

  绝大多数宗教徒歧视同性恋,并搬出宗教教义来抨击此现象。李扬想说的是,在历史上,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并没有真正反对过同性恋现象,这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我们应该继承;西方社会的东西并不全是好的,例如基督教歧视同性恋,西方主流社会曾经打击同性恋,这就是糟粕,我们不要引进。更何况现在西方社会已经正确对待同性恋现象了;20世纪的西方国家,如果哪个政客的同性恋取向曝光,那么他就只好辞职,而21世纪的西方政客们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仍然受到大众的支持,继续自己的工作;在中国政坛,同性恋政客们穷其一生保护自己的隐私,一旦性取向曝光就失去政治前途,这导致他们要比异性恋政客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成功;大浪淘沙,剩下的都是金子,能够进入政治局的政客都是拼搏一生的能力和智慧,战胜了无数的对手才成功的,里面的同性恋政客更是“人中龙,鸟中凤”。

  中国人应该在此问题上反省一下,“全盘西化”是不是就意味着不好的东西也要学习?中国人要有自己的头脑,要有独立的人格,学会正确思维和行动,不要总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闹出许多笑话,被世人瞧不起。现在中国大陆的精神病学教材,仍然写着同性恋是病,将其归到性心理障碍中,李扬不奇怪,中国大陆的精神病学和心理学,落后西方国家几十年,所谓的专家们不是骗子就是傻子,少数能够正确掌握相关知识的学者,一生连真正的催眠术都没见过,他们如何能够理解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真髓。

  大连西岗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同性恋是社会正常现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