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立真:孔孟之道是奴役之道

  我的一位很善良的朋友看完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和《孟子旁通》之后,对我说:“孔孟之道真是伟大啊,孔子和孟子真是伟大的思想家,他们的思想对我们为人处世很有帮助。”

  南怀瑾先生是曲解孔孟之道的“高手”,南怀瑾先生解说的孔孟之道的文章跟孔子与孟子的思想是不搭调的。南怀瑾先生解说孔孟之道的文章,是望文生义的空疏之物,用国学的派别而论,南怀瑾先生是义理学派的。

  义理学派,他们表面上是注解经书,实际上是拿经书注解自己,这个学派的特点是借孔孟的话来宣传自己的学说,望文生义。朱子的《四书注》就是宣传他的理气二元论。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和《孟子旁通》,也是南怀瑾先生借助孔孟的话来宣传自己的思想,这与真实的孔孟之道是不相符的。

  真正的孔孟之道又是何样的呢?下面我们就先从孔子的思想说起。

  孔子的思想主要包括:“正名思想”、“仁学思想”、“认识论思想”、“中庸之道”和“天命论”。

  什么是正名思想?就是恢复周礼的权威,重新肯定宗法等级制度的秩序,防止人们犯上作乱。孔子所谓的正名,主要是纠正那些不符合周礼的“实”,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纠正那些名不副实的错误。“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子路》)孔子的正名思想就是说:暴君的暴行你可以批评,你可以劝暴君改邪归正;但你不可以弹劾暴君更不可以推翻暴君,否则你就是“名不正”的犯上作乱的暴徒。比如晋赵穿杀了晋灵公这种极端的暴君,孔子也认为晋赵穿是犯上作乱的暴徒。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谓的“名教”。

  什么是仁学思想?孔子说过:“克己复礼为仁。”什么是“克己复礼为仁”呢?就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而孔子的仁学思想的核心就是要使其符合于礼的规范。简明扼要地说,你是奴隶你就得老实本分地当奴隶为奴隶主做事,如果奴隶主对你残暴不仁,你可以劝奴隶主对你要规矩;如果奴隶主硬是要对你残暴不仁,你就得“克己复礼为仁”,不得犯上作乱(不得反抗);即使你被奴隶主打死,你也不能反抗奴隶主,这样奴隶就有仁了。

  什么是认识论思想?孔子的认识论思想是先验论的迷信思想,什么是先验论?“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因而学之又其次也。”(《季氏》)因此,孔子肯定统治者都是生而知之者,他们是天生的统治者;而那些劳动群众之所以是劳动群众是因其是“学之又其次”的下愚者,你们是奴隶这是老天爷的安排,“唯上智与下愚不移”(《阳货》),下愚者就是劳动群众。这就是孔子的先验论。

  什么中庸之道?孔子的所中庸之道就是以周礼作为指导原则,“允执其中”。“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学而》)简明扼要地说:你是奴隶你就应该服从这个奴隶制度来当顺从的奴隶,你是奴隶主你就应该以这个奴隶制度来当圣明的奴隶主;大家都不要走极端,破坏这个奴隶制度的准则。这就是孔子的中庸之道。

  什么是天命论?这是孔子帮助统治者把平民百姓催眠成群畜的愚民思想。殷周的贵族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都塑造了人格神的天,宣扬所谓的“政权神授”的愚民思想。“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颜渊》)孔子把人的贫富、贵贱、生死和福祸全归为老天爷的安排。孔子的“五十而知天命”是什么?有些人说:“我跟孔子一样五十岁了,知天命了。”你知道个屁呀。孔子所谓的“五十而知天命”是他认为自己愈致力于复兴周礼,为世袭的宗法等级的奴隶制度尽力,他的行为就愈是符合天命。简明扼要地说:孔子所谓的知天命,就是自己从精神到肉体都顺从奴隶制度了。

  孔子的主要思想说完了,下面我们再来看孟子的思想。

  孟子的思想主要包括:“仁政学说”,“性善论”,“良知说”和“劳心者治人”。

  什么是仁政学说?这是孟子从孔子的“礼治”和“德政”的理论中,结合当时社会政治的需要而发展和改造出来的一种政治学说。孟子的仁政的政治主张,是针对当时地主階級激进派推行的严刑峻法的政治措施而提出的一套政治学说。孟子在政治上采取“以德服人”的办法,主张仁义说教的感化政策。孟子的这些主张表面看起来很漂亮;可本质上是孟子所谓的“以德行仁者王”(《公孙丑上》)的“王道”、“仁政”,是维护由奴隶主贵族转化过来的封建贵族的原有特权的愚民政策——“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离娄上》)

  有些迂儒常说孟子说过:“民为贵,社稷(土地、政权)次之,君为轻。”(《尽心下》)可你们要弄清,孟子此话可不是什么民主思想,他此话的主要意思是“无野人,莫养君子。”(《腾文公上》)意思就是说你要当稳奴隶主,你就得让奴隶有活路,如果奴隶主把奴隶逼得没有活路了,即使他们不造反,当奴隶主的也没有奴隶来供养了。孟子这些思想说来说去,最终还是替奴隶主当稳奴隶主打算的。

  同时孟子还是“计划经济”的倡导者。“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滕文公上》)的主张,称之为“制民之产”,此意是要分配给农民的固定的土地使他们“死徙无出乡”(《滕文公上》)。这样一来,农民被束缚在土地上,就没有条件逃亡和起义反抗。这好比娜拉的出走,如果娜拉是在这种“计划经济”的社会里,她走出家门就别想找到活路,她迟早还是要回家做“玩偶”的。

  什么是性善论?说白了这只不过是孟子的胡话,一点逻辑性都没有,他那些所谓的仁、义、礼、智的“善性”只是他用来论证仁政学说的胡话。现在任何一个有点思想的人都会知道:任何一个智商健康的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取决于他所受的人文影响,根本不存在什么天生的劣等人与优等人的鬼话,这些话只不过是欺骗人民当奴隶不准反抗奴隶主的鬼话。

  什么是良知说和劳心者治人?“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尽心上》)这些话又是孟子的胡话,只有蠢驴才会相信这个世上有不学而有本事的人。这好比说我能当统治者是因为我天生就有这个本事;你当奴隶是因为你天生没有这本事,你只能当奴隶。“人皆可以为尧舜”,不是指所有人都可以当尧舜,只是那些有天生良能和良知的人才可以。什么人才具备良能、良知,按照孟子的思想来分析就是具有仁、义、礼、智的“君子”(官吏)才具备,而不具有仁、义、礼、智的“小人”(庶民)是不具备的。

  要是孟子活到现在,我想他肯定会自责而死的,因为我们谁都知道不学无术的道理,而孟子却不知道。中国的文化正因为有孟子这种无知的“圣人”,才遭受到严重的畸形发展。因此,导致中华民族没能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当上最伟大和最强大的民族,反而让西方列强用大炮打得屁滚尿流。这是中国人的耻辱,不是光荣,我们应该认清什么是耻辱与光荣的本质区别。

  孟子还是一个宿命论者。“莫非命也,顺受其正。”(《尽心上》)孟子告诉大家人只能接受天给你安排好的“命”。有了这个宿命论,奴隶主与奴隶的奴隶制度就合理化了。劳心者治人的歪理邪说也就名正言顺了:“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滕文公上》)因此,就可以巩固“无君子(官吏)莫治野人(农夫);无野人莫养君子”(《滕文公上》)的奴隶制度。如我前面所比喻的那般:你是奴隶你就应该安分守己地当奴隶别想反抗什么,这是命中注定的。奴隶主有了这套“群畜道德”(尼采语)教化奴隶,他们还有什么不可以高枕无忧呢。

  总而言之:孔孟之道是把人民驯化成奴隶的“奴役之道”;现在我们站在自由与平等的人权立场上会很清楚地发现它的无耻,它的奴役本质。我们不想当奴隶,我们知道人生来都是自由和平等的,人一切的智慧都是学而知之的。当然,我们也不能片面地理解成孔子和孟子是帮助统治者愚民的走狗;因为他们的思想是时代的产物,并非孔子与孟子为了什么“虚名实利”而有意帮助统治者愚弄百姓;毕竟孔子与孟子是人类文明发展历程中的文明建设者之一;我们应该尊重他们,但我们决不能盲从他们。

  09/4/19

  作者:严立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孔孟之道是奴役之道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少文(台湾·台北市) 说:,

    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 11:32:37

    1

    孟孔所提倡的伦理学是封建制度的产物,我们不能将它套用在君主专社会或现今的民主社会。他们的道德只适用于秦朝之前的封建社会,若应于君主专制就会出现乱子,若将孔子所提的”尊尊等,亲亲杀”应用于君主专制,必定会天下大乱, 它是对有德性的君主而设立的。它的目的是以德服人,上行下效,维持社会的长治久安。若将它套用在现代民主社会制度,则会滥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将异己全部排除,国家永远处于倒退之中,目前世界上亚非洲等少部份的专国家及中共所实行的就是此种政策,用两套标准来治理国家,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儒家的学说只对有德的君主有效,就如同柏拉图所讲的哲学家皇帝。
    西周的封建制度变为秦朝的奴隶制, 百姓的生活是更加的痛苦, 这相当类似于古罗马的奴隶制度, 削弱了人民的自由, 生活不是好转而是恶化了, 对人民而, 在封建制下的生活过得较幸福。
    孟子所讲的“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不是为奴隶主,而是表达人民若对无德的君主不满意,则可以替换无德的君主——“无德的君王可以被取代”。
    封建制度最大的弊病为并没有建全的选拔君主的制度,几代之后就面临问题,完全埋没了有德之士成为君主,现代议会民主制正好解决了此问题。若我们将孔孟之道应用于周朝,则它对当时的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只有君主受到人民的认同,儒家学说才会对国家社会有积极的作为。所以我们不能将孔孟之道应用于现代民主社会,它是封建制度下的产物,它是目的是维持封建制度,君主与人民之间不是对等关系,是有违民主原则。
    中共所编的历史教科书中,将秦以前的朝代定为封建奴隶制度,封建不能与奴隶相提并论,这不付合历史事实,封建是政治制度,而奴隶是社会制度,这两者不能相提并论。若我们将夏、商、周三个朝代与秦朝朝之后的君主制度做一个比较,就会发现,封建制度远远优于君主专制,前后各经历两千多年,但前者只有三个朝代,但后者有二十几个朝代。中国古代所有思想家、圣、贤人都是在封建制度之下,而不是在君主专制度下培养而成的,所以说封建制度本身对中华文也有极大的贡献。
    现代社会之所以会有很多人对儒家有极大的成见,最大的原因在于秦朝之后,各个君王为了维持政权,将儒家当成手上一个有利的工具,兴建孔庙就是一个实例。 其实孔、孟子并没有错,错的是他们之后的君主专制下的君主,将儒家学说政治化。现今的中共政权也大力的兴建孔庙并提倡儒家学说,目的也只想用儒家学说来维持濒临崩溃的共产政权。
    总体而言,孔孟之道是封建制度的产物,在此制度中君主与人民之不平等,也有违现今的民主制度, 我们不能将它应用于现代的民主社会中,即使是在专制社会中, 也会达到反效果。它对人民在生活中的修身养性,节制不正当的欲望会对生活带来不少益处。但在上位者绝对不能将它当成维持政权的工具,这是大逆不道。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