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政治需要”到如此地步

  据12月16日四川新闻网报道: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被称为“微笑天使”的林妙可假唱《歌唱祖国》,日前入榜美国《时代》杂志评选出的“2008年十大丑闻”,位列第十名。关于林妙可假唱的新闻,8月12日中新网已有报道:开幕式上那个稚嫩、真挚的声音来自一位7岁的小女孩杨沛宜,而非林妙可。杨沛宜之所以落选,据说是考虑到她的对外形象,是为了国家利益。

  固然林妙可比杨沛宜可爱点,但她缺乏杨沛宜甜美的歌声。偌大的演出场面,人反而不突出了,突出的是具有穿透力、打动人心的歌声,这才是重要的。如果硬是嫌人家不那么可爱了点,难道偌大的中国就找不出一个声音和形象俱佳的人了么?而非要拿虚假的东西欺骗人?与其拿假唱蒙人,我宁可接受不太“可爱”的杨沛宜;更何况杨沛宜小朋友本身就不丑。

  但林妙可和杨沛宜两个小朋友是无辜的,她们因“政治需要”给世界演了一出双簧戏。但这出戏不仅伤害了所有热爱奥运的人,也伤害了孩子们纯真的童心。她们成了“政治需要”的牺牲品。这让我想起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为了孩子们能迎着太阳上学而调整法定时间,就不由得为这两个孩子感到悲哀。

  我不知道“对外形象”有怎样的标准。但从这届奥运会,我才开始有些模糊的印象。从物到人,都在极力打造“中国制造”。就光是“人”,可能还有不同年龄段或者不同职业的种种标准“对外形象”。小孩就要像林妙可那样可爱的;妙龄女子大约就像那众多有如三千粉黛的司仪小姐,一袭旗袍,袅袅婷婷,婀娜多姿,端庄又不失妩媚风情万种;老人呢,呜呼,我想不来了——大概不是重点输出的“对外对象”罢?

  一届奥运会,无所不用其极,各种招数都用上,从头包装到脚趾头,套用邓爷爷那句名言来说,就是“不管烂招好招,只要把奥运会搞好就是绝招”。为了完美,为了“对外形象”博得客人一笑,不惜作假蒙人。不过想想,似乎也可以理解,毕竟百年一遇嘛,就像穷惯了的人突然某天发了要举办盛宴,得好好张罗,敲锣打鼓,张灯结彩,名媛佳丽,图的就是一个皆大欢喜。这也难怪罗格观看奥运会开幕式后要大为赞叹:“这是一届无与伦比的体育盛会!”(当然,国内的官员们会这样总结:“这是团结的盛会,这是胜利的盛会!”)也难怪老外大为惊叹,眼花缭乱,乐不思蜀,无心恋“战”了,甚至传闻有老外对倾国倾城的司仪小姐“非礼”了。

  我不想多说那些说烂了的所谓的奥运会的诸多涵义和意义,我只说竞技体育的真实性。竞技体育展现的是人类对自身体能极限的挑战,这种挑战和竞争,是在一种公正、公开、公平、真实的前提下进行的。所以,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是一种违反规则的行为。所以,人们观看运动会,首先是建立在一种真实的基础上,再来欣赏运动员在竞争中所体现出来的美和拼搏、团结与合作等诸多精神内涵的。否则还不如回家看武侠片来得爽。延展开来,举办一届奥运会,也要基于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而不能打肿脸充胖子。

  当然,北京奥运会,从效果和成绩来说,的确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但这种成功,是靠撒下430亿美元巨资得来的。这种豪奢也是前无仅有的。据数据显示,中国奥运430亿美元开支,相当于2007中国卫生医疗支出97亿美元的四倍,是当年中国教育支出157亿美元的三倍,是2004年雅典奥运的3倍(开支160亿美元)、悉尼奥运的27倍(开支15亿美元),亚特兰大奥运的25倍(开支17.2亿美元)。投资这样的阔绰以致使得后来奥运承办者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不仅如此,这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获得金牌第一,奖牌总数第二的成绩——这也是前无仅有的。于是乎,中国成为体育强国的豪言壮语充斥着一些媒体头版。——这些,使我们在世界面前,挣足了“面子”。不过我只觉得,金牌再多也与我无关,因为它是属于那些关起来闭门苦练的运动员们的,因为我拿着篮球在小区附近转了几圈都找不到可以一展身手的球场——不是这收费,就是那关着当作收藏品用(譬如学校)。

  原来奥运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外形象”,奥运会的一切要从“政治需要”出发。联想到我们的领导口口声声对外发表奥运会与政治无关的话,我就想,也难怪人家老抓着你的这个辫子不放。于今,林妙可这个“对外形象”上了《时代》评选的“十大丑闻”,不知当初那些让林妙可假唱的人是何滋味?又对国人有何交代?

  不过,我们也甭幻想着那些人对你有什么交代,汉语词典里早就替他们准备了极好的词语:“瑕不掩瑜”“无伤大雅”,更何况,连罗格都说“无与伦比”了,你U.S.A的Times再嚷嚷我也安然不动稳如泰山,“任尔东西南北风”吧!至于,国内一些感到愤愤的人,就更不屑一顾了,也许,因为,你不代表人民群众!

  只是,代表不代表没关系。但作为这个国家的子民,面对一场用虚假和巨资堆起来的奥运会,我丝毫不感到自豪、骄傲,更多的是一种耻辱和悲哀。

  (2008-12-17)

  题外话:为了孩子,忘却耻辱和悲哀

  关于林妙可假唱的新闻,直至12月17日我上凯迪社区,看了有关《时代》评选“2008年十大丑闻”的消息才知道的。记得我的第一反应是惊诧莫名,尔后,上网Google一下,发现8月12日中新网便披露了林妙可假唱的事。为此,我懊丧不已,竟然后知后觉到如此地步了!但接着便是有些被欺骗了的愤怒了,于是便写了上面这些评论文字,分别贴在凯迪社区和精英博客。

  在凯迪社区,关于开幕式假唱的帖子有四五个,其中评论文章只有我这一帖。网友反应迅速,跟帖热烈。我浏览了几个相关的帖子的跟帖,发现许多网友也是惊诧莫名。——我疑惑了,怀疑起我的后知后觉的真实性来了。于是,再Google一下,原来,当时这个事件披露后,迅即地,相关文章便遭到删除、屏蔽的待遇了,我稍稍有点明白;接着在阅读网友的跟帖时,一网友惊呼最初发布《时代》“十大丑闻”的四川新闻网已kill掉了NO.10,摇身一变成了“九大丑闻”了,我的疑团渐渐打开;下班回到家,约摸晚8时,打开电脑,进“猫眼看人”,我那个帖子还高高挂在首页,可惜没过十来分钟,便遭锁帖的待遇了。刚开始,我还有点愤愤然,后思忖一下,便豁然开朗了,聚集一上午的疑云顿散。原来一切皆是“政治需要”“家丑不外扬”惹的祸;所以,我才在将近半年后才知道这件事,才明白向来推崇“十大”病的国人突然改为“九大”,才明白凯迪锁帖的意图。当然,正如有部分网友所说,《时代》所选“十大丑闻”在尾巴上加了个大洋彼岸的林妙可,难道不也是“政治需要”吗?好像是,也好像不是,“是”,在于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在于这事本身已是事实,奥运会是属于国际性事件,当然也算“大”了。当然,不管怎样,这“十大丑闻”是一家杂志的观点,当然,其中不排除有那么一丝“政治需要”的成分在内。

  然而上面的是是非非,都不谈了罢,——一想到那两个孩子和两个家庭,尤其是林妙可及她的家庭,从事件披露到现在上《时代》,也许正承担着多大的压力。委内瑞拉的总统查韦斯尚能为孩子们实现迎着太阳上学的愿望,而我们还不能放过两个无辜的孩子么?虽然她们是被人推到这个悬崖上来的。想到此,凯迪锁帖,如果是如斯考虑,则善莫大焉。

  为了孩子,有时忘却也是好的,耻辱,愤怒,或者悲哀。

  或许,忘却也是为了政治需要。

  (2008-12-18)

  来源:苗蛮子的博客

  作者:苗蛮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政治需要”到如此地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