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虚山人:权力、市场和腐败

  贪污腐败现象日益普遍严重的原因有二:一是权力,二是市场。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

  掌握了政权,就控制了这个国家的一切资源,就像林彪说的,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这就给了掌权者支配相应资源的权力,或者为了这个国家,或者为了自己及其家族,全凭掌权人的个人意志。反动階級利用政权,压迫、剥削和掠夺人民,为自己谋利益,花天酒地,为所欲为。正因为这样,共产党才发动和领导人民推翻这个反动政权,建立人民自己的政权。从这个意义上讲,也就是从本来的意义上讲,应当是,共产党打天下,人民坐天下。但是,在夺取政权的初期,被推翻階級的残余势力有可能利用人民的名义,重新夺回失去的政权,因此,共产党必须紧紧把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就使掌握了政权的共产党人,处于可能被权力诱惑的危险境地,为自己和自己的家族,或者为自己的政党、集团和宗派谋取利益,这就有可能使自己的政党和政权蜕化变质。这样,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就处于两难境地:把权力交给人民,就有可能失去政权;自己掌握政权,就有可能被权力腐化。

  现在,我们就处于这种两难境地,让人民来选择,我们就会失去政权;继续控制政权,就有可能被这种权力完全腐化,最终失去政权或者名存实亡。

  怎么办?我们已经失去实行“共产党打天下,人民坐天下”的时机,现在这样作,势必会失去政权。现在,唯一可行而且最必要的办法,就是限制权力,在赋以权力的同时,对权力加以周密的限制,以防止掌权者为私利而使用权力。对于官员的去留,人民应有最后的选择权。民主选举各级政府官员的办法,由基层做起,逐级向上实施。只要不失去中央政权,大局就不会失控,共产党就不会失去政权。

  市场的两面性

  现在,贪污腐败现象日益普遍严重,是同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一起发生的,其间,有某种必然的联系。国民经济的市场化过程,就是拓展商品经济法则作用范围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它把许许多多的东西变成为可以交易的商品,把许许多多的关系变成为商品交易的关系。权力、物品、知识、劳动力、灵魂和肉体等一切有形的和无形的东西,都正在变成商品。商家和顾客、教师和学生、医生和病人、法官律师和原告被告等各种关系,都正在变成商品交易的关系。正像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描绘的那样,“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权钱交易、贪污腐败以及各种丑恶现象,就是市场化过程的必然伴生现象。它正在腐蚀着我们的党和政权以及整个社会,如果不阻断这一过程,我们的社會主義就会面临着灭亡的危险。

  这是不是说,我们应该放弃市场化?不,不市场化,我们就不能参加国际经济大系统,被排斥在这个大系统之外,我们的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就势必会滞后。

  我们现在就处在两难的境地:不市场化,会落后;市场化,又有负面影响。

  那怎么办呢?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制定和完善商品经济的法规,限制其副作用,规范各种社会关系。西方发达国家用了上百年乃至数百年的时间,来制定和完善商品经济的法规。我们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主动、自觉、加快完成这一过程。

  制定法规总的原则应该是:抑制强者,保护弱者。也就是说,在厂商和顾客的关系上,要抑制厂商,保护顾客;在官员和民众的关系上,要抑制官员,保护民众;在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上,要抑制医生,保护病人;在警民的关系上,要抑制警界,保护民众;在公检法和被告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关系,要抑制前者,保护后者;在商家互相竞争的关系上,要抑制垄断性的大公司,保护中小公司;诸如此类的关系,不胜枚举,都应当遵循这个原则。为什么要采取这个原则,因为强者在权力和实力上处于优势地位,如不加以限制,就会为所欲为,危害弱小的一方。现在,在我国处于最虚弱地位的是农民和工人,特别是那些离开家庭到城市打工的人群,处在极为虚弱无力无权的地位,应当在立法上给予特别的保护。

  这是我们社會主義国家在推行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在立法上应当特别遵守的原则。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立法大都保护强者,现在也注意到保护弱者。

  两手都要硬

  用法律法规来限制权力和市场经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就是这样做的,可以作为借鉴。但是,只靠这一条,还不能保证社會主義生存。鄧小平强调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硬,就是预见到了这种情况可能出现。不强调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建设,就不能保证社會主義的存在。今年江澤民南方视察之后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诸如“叁個代表”来维护和恢复党的先进性质,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培养和选拨中青年干部等等,看来就是为了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在采取这些措施时,应当注意适合现在国内的形势,不要给人又回到过去那老一套的印象。不然,人们就很难接受。

  前景堪忧

  中国的前景有三种可能:一是既强大了,又保住了社會主義;二是强大了,却丢掉了社會主義;三是既没有强大,又失去了社會主義。当然,我们应当尽力争取第一种可能,避免第三种可能,但最有可能出现的是第二种前景。

  关键在于能否找到阻断自我蜕变过程的途径和办法,能否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能否使这些措施真正贯彻落实。

  限制权力,人民坐天下,这牵涉到各级官员的利益,因而,必然会遇到各方面的巨大阻力。这方面的措施能否出台,能否落实,确实还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市场经济法则正在为自己的存在开辟道路,其势之大、之迅猛,令人惊奇,其消极作用能否阻挡住,亦令人担忧。

  精神文明建设的措施,喊得响,信的少,能否真正落实,令人怀疑。

  因此,要实现第一种前景是相当困难的。

  我不是散布悲观情绪,而是引起人们的注意,避免出现人们不希望出现的情况。

  作者电子信箱:Zhenmin_Mei@SOHU.COM

原载《中国研究》(http://zgyj.126.com )

  作者:紫虚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权力、市场和腐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