宕子:苏比的渴望——带我去上访吧

  广东江门农民陈启林等7人去年9月22日在国家信访局反应土地问题回乡后,被当地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管理秩序”处以行政拘留10天。当他准备再次上访时被当地快速截访。对此,江门蓬江区委常委刘曙光称:“我们带他们去(上访),既省钱,还不会闹访。”(南方网5月16日报道)

  降生在中国这块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真乃人生之第一大快事——你经常能收获意想不想的惊喜。就拿“安乐死”来说吧,西方人的想象力实在有限得很,翻来覆去地无非就是用药物减轻无法救治的病人的肉体之痛苦,让他们不要龇牙咧嘴,哎哟哎哟地去见阎王。你们中国人却更能照顾到寻求“安乐死”者的精神上的感觉,因此发明了种种“娱乐致死”的办法,如“做腹卧撑”、“躲猫猫”、“做噩梦”(像看恐怖电影一样,给人带来的快感更强烈)等等——咱苏比充分相信中国人在这方面的创造能力,可以拍着自己并不丰满的胸脯对那些想象力贫乏的其他老外说,这一发明的序列绝对可以无限地延续下去。

  此外,恐怕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子民能接收到像中国的老百姓那样多的,来自他们的“父母官”的各种形式的关爱。中国人的“父母官”一个个都全知全能,心细如发,对他的子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以至于子民们往往会被这种周到的服务感动得五体投地,热泪盈眶。前不久,一位“父母官”对他的子民说:“小罗,你会发现你认识我,是你的荣幸!”这一“荣幸”竟然让“小罗”一夜成了名,全国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请她去做节目。还是前不久,另一位“父母官”为了子民的福利,竟以地藏王菩萨“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气概,“舍身触电”,将自己与美女“载歌载舞”的光辉形象做成了卡通,在飞往国内外各地的航班上反复地播放,让全世界的人们都欣赏到了他曼妙的歌声。“父母官”这一“卡通”,让子民们有了强烈而无限的亲切感,自然又是感恩戴德,举国热捧,一位广西网友甚至表示,“男人最性感的器官是思想,因此理应给×市长评一个‘史上最帅市长’!”

  江门这位可敬的刘曙光常委,其对子民们无微不至的关爱绝对不亚于咱苏比在上面列举的两位“父母官”中的“典型人物”。被某些地方称为“违法”的“越级上访”,虽然与不越级的上访一样,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认可的子民们的维权途径,但对于上访者所在地的“父母官”们,究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儿。可“父母官”毕竟是“父母官”,却能想出不但天上级面前保全自己颜面,同时又能充分地表现出对子民们的关爱的办法来——对于这些“越级上访”的子民们,刘曙光“父母官”给了他们最优厚的待遇:

  其一,把他们送进拘留所。各位可能有所不知,这中国的拘留所可是个幸福的地方,咱苏比在上面所提到的各种“娱乐致死”的办法,就是在拘留所里发明诞生的。多年以前,鲁迅在一封写给朋友的信里,就非常详尽地描述了拘留所——或曰监狱——里的幸福生活;他说,那地方“不怕邻家的火灾;每日两餐,不虑冻馁;起居有定,不会伤生;构造坚固,不会倒塌;禁卒管着,不会再犯罪;强盗是决不会来抢的。住在里面,何等安全,真真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了”。

  其二,就是“全程陪护”。这种待遇,历来通常只有大官屈尊到下面视察工作才能享受,而刘曙光“父母官”竟将这种“荣幸”赐给了他的子民,让他们“既省钱,还不会闹访”,当然是子民们祖宗十八辈子的荣光呀。你想想,吃饭,睡觉,拉屎,放屁,都有一帮子人陪着,而且花的全是公家的钱,不用自己掏一个子儿——一位乡镇干部曾自曝,“截访”(刘曙光“父母官”说的“带他们去上访”是其变体之一)一次花费数万——真是要多爽就有多爽。陈启林,你们这些“泥腿子”还抱怨什么呢?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呀!

  说了一大堆废话,无非就是为了表达对于中国这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的深切向往。忘了告诉各位了,咱是《警察与赞美诗》里那位以喜欢监狱生活而闻名世界的主人公苏比,一向都很关注在咱的梦想之国——中国——所发生的一切事情。2009年的今天的上午,咱坐在“好客的布莱克威岛监狱”里的一个电脑桌前,上网浏览和收集有关中国的新闻的时候——咱住的监狱早已与时俱进,为犯人配备了现代化的通信设施——读到了来自异国他乡的刘曙光“父母官”带子民上访的新闻,又激发了咱多年的渴望。咱早就厌倦了“好客的布莱克威岛监狱”里的生活,因为这个监狱里虽然有得吃有得穿有得玩,毕竟缺少自由。咱渴望加入中国国籍,并落户刘曙光“父母官”所在的江门蓬江区,做他的子民。当然,咱还要去“越级上访”,不过并非有什么冤屈要去“告御状”。各位聪明的“粉丝”们大约早已知道咱苏比心里的小九九了吧。

  呵呵!咱苏比无非就是想——也长期且充分地体验体验陈启林他们那种既“省钱”又“自由”的生活罢了。

  邮箱:zxylihui(at)163.com

  作者:宕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苏比的渴望——带我去上访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