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国雄:杂侃“平均”

  三十年前的改革,在分配领域,首先就是拿“平均主义”、“大锅饭”开刀的,其卓有成效也是“举世瞩目”的,一下子就把贫富差距推到了基尼系数的悬崖边上。如此一来,“平”是反了,“锅”也砸了,但令人不解的是,统计的时候,怎么又玩起了数字“平均主义”,吃起了数字“大锅饭”呢? 合理的解释是:数字“平均主义”,“大锅饭”确有促进和谐社会的神奇功效;想想看,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与被城管追得狼奔豕突的小贩、乞丐、流浪儿“平均”一下,一年能产出多少“中产”啊, 而“中产”的多寡向被视为发达社会、和谐社会的重要指标之一的。

  也许有学者会嘲笑我将政治上的“平均主义”与统计学上的平均数字混为一谈。难道后者是纯粹的数理游戏吗?它进入GDP,就是政绩;带上法庭,就是赔偿的计算标准;进入社会保障的视野,可能涉及贫困救济;连民间智慧都看破了其中的奥秘,传神地将其概括为: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上学读书的时候看反特片常常纳闷,“军统”、“中统”为啥都打着“统计”的招牌,现在才琢磨出来, 统计这行当是门政治性挺强的活呐。

  选秀场上,N个评委对着某位选手道貌岸然地纷纷亮出打分牌。统计得分时, 会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 统计出平均得分,以防猫腻、以示公平。同样是为了防止猫腻、为了保证公平,分配等社会领域的统计应与选秀场反其道而行之,除了平均数,再各报一个最高数,一个最低数,以保证在一个利益多元化时代,公共政策制订的“精确制导”。但这样一来,是否太为难我们的统计精英了?某日在浏览报纸时,无意中瞄到职场工资统计中赫然列有三种数字:高位数、低位数和中位数。可见,我的建议是一点也不“促刻”的。何况,已是超高速电脑时代, 我们的“银河”超级计算机据说比友邦的“深蓝”要厉害多了。

  作者:茅国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杂侃“平均”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