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我们所说的“公权”,是一种在国内外、任何法制国家、任何人都可能使用和获得的公共权力;我们所说的“规则”,是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任何法制国家都可以使用、共有的游戏规则;基于以上二元,那么人类便有了一种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这就是“裁判员”与“运动员”、党政“政治资源”权力与“经济资源”的利益、经营者各行其道的游戏规则,使全人类生生不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和变故、操作而发生变化,象大自然一样循环往复、高山流水、永远流长……

  据公开媒体报道:中共四川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现身中国资本市场的三家上市公司,4月28日公布的闽福发A(000547)、东方银星(600753)一季报,则让全中国震惊不已、叹为观止:“四川省纪委、四川省监察厅机关服务中心”一并成为股东,分享两只小盘股的投资收益,后者持有的闽福发A和东方银星股票数量分别约 160 万股和 93 万股。

  据4月29日前后的中国媒体报载:闽福发A一季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中共四川省纪委、四川省监察厅机关服务中心”持有该股 161.0197万股普通股,占该股总股本的 0.66 %,新进十大,为第二大流通股股东。与闽福发A同日公告一季报的东方银星,其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也新进出现“中共四川省纪委、四川省监察厅机关服务中心”,该中心持有东方银星 93.18 万股,占其流通股股本的 1.02 %,为其第四大流通股股东。不仅是上述二者。另据《早报》旗下的《理财一周报》曾报道《中原环保(000544):转型成功 筹码加速集中》一文,中原环保(000544)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首现“中共四川省纪委、四川省监察厅机关服务中心”身影,系中原环保第四大流通股股东,于该季度新进 30.33 万股。从上三家被持有上市公司的情况看,三家上市公司的总股本都不大,最近的流通股市值都不超过10亿元,但的的确确让占尽权力至高点的四川省纪委以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大捞了一把。以此而类推,所有权力机构(政治资源)都可以进入经济资源领域,那么官商、政商、军商,唯一共产党党商等等将在中国泛滥成灾。

  那么,中共纪律检查委员会、党政军等,为什么不能参与股票买卖、市场重组、参与资本上市?权力,为什么不能象股票、股市来人人买卖、创造财富?

  这(A)是:党政军,是中国唯一的最高直接权力机构,是国家政制的裁判员,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国家政治资源。然而,国家政治权力用于经济资源,就会所向披靡,就会当然“顺我着昌,逆我着亡”。中国由“计划经济”转换为“市场经济”期间,之所以“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就是要理清“党政与经济”的界限、要“政经”各行其道。现在非常清楚的是,“裁判员”也来打球了,要到财富市场亲自去打渔、捞一把了。那么,中国市场怎样才可能有竞争市场的公正、公平、公开环境,国家法律怎样公正?特别是中共特色的纪律委员会,是监督中国党、政、军等等而无所不能,担负着中国特色“政经”运行的一切。

  “裁判员”与运动员同场竞技,其结果可想而知——这还是在“玩游戏”,若是“玩”资本财富的游戏,卡尔·马克思就在《资本论》告诫人类:如果有50%的利润,他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他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不怕杀头危险的去为之……

  这(B)是:中共四川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钱是哪来的?怎么可以拥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党、政、军是国家的政治资源(任何政治资源都不可交易、不可变相资本化),是完全靠国家财政拨款、全国纳税人来供养,那么中共四川省纪委是哪里来的钱?做为中共中央最高序列、第二级省级序列的唯一最高监督权威机构,四川省内的一亿多人口、所有大中小企业、四川省内公民的“生杀”大权直接由省级纪律委员会所“裁判”,但中共四川省纪律委员会,是从哪里来的钱,还可以“鸡生蛋、蛋又生鸡”的参与资本市场的股份、市场运作、资本买卖?

  中共纪委体制,是中共产党内的一种特别监督机制,没有国家法律的对接和支撑,所以中共各级纪委只能是对特殊范畴的中共党员而言。目前,中纪委系最常用的“法律手段”是“双规”(即: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只对党员有效,在党内使用,一般由党的纪委检查委员会工作人员行使),但双规,与中国国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没有任何不然的链接关系,也不符合《刑法》《刑诉法》的任何法律律条。

  中共纪律委员会系,也面临着“法制中国”阳光化的根源变革。中共纪律委员会系,最有可能改革成为“法制国家”中的“独立检查官”序列。

  这(C)是:“政治资源”非常简单,中共四川省纪律委员会,可以一声令下,设立一干股让省纪委想怎么拿就怎么拿(他可以任意需要),还可以查处违纪为名来加以“充公”(可以任意美其名曰),还可以指定资本为“纪律委员”,更可以贪官行贿、受贿、让金钱进来就是……省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可以御用一切手段来调动资本,使自己成为合法资本的拥有人。目前的中共体制,没有任何纪律委员来钱的方式,更没有纪律委员会参与资本运行的可能。

  被称为“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湖南省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除了被查明3000多万元非法所得之外,曾锦春还一手遮天的经营了其管辖的纪委,把管你是中共党员还是非中共党员包括农民、外商、非国家干部等、所有“逆我者”都施以“双规”加以镇压,然后再命令公安、法院来实施以个人目的所谓“法律”。曾锦春案,揭示中国“依法治国”——纪委系统的举世尴尬,怎样依法治国?怎样阳光化来玩法律的游戏?纪委系统又怎样转型成为国家“合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按照人类现代科学的定义:中国国家建制的中共纪委,属于国家的“政治资源”,不属于“经济资源”。“法制国家”通常的规则是:“政治资源”是不能够交易买卖上市的,如选举、省市长、国家金融机构的设置等;而“经济资源”是一定要通过买卖交易而取得,如说有商品、土地、物质的买卖等,这就是所有法制国家“政治资源”与“经济资源”的原则区别。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之所以毅然做出党政军警等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的决定,这是中国国家方略、高瞻远瞩与全球市场经济的需要与必须的选择。否则,中国市场社會主義经济体制又要怎样融于全球经济的国际化中?

  更根源“万能”精彩的是:权力与资本的此运作联姻,若盈利了,纪委可以当然的可以装进自己的钱包里;若亏了,纪委还可以倒打一耙将有关罪犯“绳之以法”!纪委进进出出都有理,即是必然“裁判员”,又当然财富的收获者。“政经”各行其道,是一种如大自然一样的人文生态环境。人类大自然环境被破坏了,那么有就可能人不人、鬼不鬼,社会紊乱、恶习重生,冲突、矛盾大兴起……

  2009年5月9日10时05分,唯一中国官方新华网发表头条重要文章,中央对全国纪委书记集中培训呼吁:《干干净净的为党和人民工作》。什么叫“干干净净”,中国国家最高决策已经表明了立场与观点。

  中共四川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四川可以“通吃”“打遍天下无敌手”、没有任何机构能阻挡。现在,13亿中国人必须要问:四川纪委哪里来的钱?中共高层必须追问:四川省纪委是用什么钱参与财富运行?法制中国,60年就是这样“依法治国”?为什么?为什么“法制中国”60年还不能够是?何年何月才能够“依法治国”?才能够是“法制中国”?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