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网路近日盛传一篇题为《南方都市报探讨“广东独立”》的文章。文章并不怎么样,但是文章表露的“省独”思想观点与情绪倒是值得关注。因此想就此谈谈我个人对省独的看法。

  独立思想和行动,是个人和群体的本性表现;就是说凡人凡群体都天然地有独立自主的思想和行为。人的独立诉求,不论是专制制度或民主制度都是如此。不同的是专制制度大都以暴力形式达到独立或维持统一;所以多是你死我活的,排它的统独。民主则除了暴力外,开避了和平协商达至统独的途径。独立诉求的表现形式,在国际而言是为本国利益,在国内则是表现为争取地区(省、区、县、乡、村、)利益,在家庭也如是:要求个人独立与争取权利。这里的权利或利益,可以是民族的、省籍的、个人的或文化的、历史的、宗教的,可以是虚的、也可以是实的。只要有一种权利或利益彰显突出就可能会以独立诉求的形式表现出来。当一个群体要求独立时,反对独立是反人性的。但要分清楚,作为一种反独立的言论,若是由统治者发出的,必须反对;若是由民间中的少数发出的,那是言论自由的一种,要维护其表达权利。

  既然独立是人性所求,那么为甚么又会有民众要求统一呢?不论是“独立”还是“统一”,都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它是为目的服务的。上述所谓独立是人的天性,实质上是说用独立追求权利和利益是人的天性。当人们认为用独立才能维护或争取到其利益时,独立就是其天性的表现形式。当人们认定统一比独立能得到更多权利和利益时,这时统一就是人的天性。比如说,当有一天多数台湾人要求统一时,反对统一就是反人性的。同样,对民间反统一的少数派要保护其表达权利。说到这里,要附带说一下。以独立争取权利与利益是人性常态,以统一争维护权利与利益是例外;而且通常是保留独立前提下的统一。

  那么,反独立又是甚么一回事呢?反独立的主体是掌管统一权力者(即统一既得权力集团)和统一体内的主流民族(即统一既得权力民族)──权力可令人违反人性,这也是权力使人腐败的证明之一。

  统独是中国历史长青话题,也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条粗线。目前中国统独问题是一个火热争论话题。

  台獨维独藏獨是务实的独,人皆知之,不在话下。近几年来我留意到不时出现川独东北独粤独港独等等务虚之独,对这些有虚无实或虚多实少的独立议论,人们一般视之为茶余饭后谈资。

  是不是太掉於轻心了?

  有一部分人出於务实谈省独,但因务实 “无力”的现状而被忽视甚至蔑视。一部分人从策略考虑会以戏言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另一角度探讨”方式出现。也没有引起人们重视。

  很多观点是不会产生力量的;但是,有一些观点则会改天换地、会改变世界、会改变人们行为模式。“省独思想”属於这一类;它有可能让中国大一统面貎改观。所以,我认为“省独思想”是一个“严重的思想问题”。

  省独思想之所以有活力,源由在於中国的大一统是武统与文统的结果。武统征不服人心,文统远没有消化掉原非主流民族基因。以广东为例,广东身份认同往往强於中国(或汉族)身份。粤独不时会以不同形式出现:“地方主义”就是其中之一(相信其他省区或多或少有类似情况)。当原非主流民族得到主流民族尊重和得到公平待遇时,或高压下不能作为时,可以平稳共处(现时流行的说法是“河蟹”或和谐)。当非主流民族感到统一会损害其现有权利和利益时,或者遭受不公平对待时,或者是经济文化优於主流民族时,只要有可作为的条件,与主流民族分离的思潮就会泛起,思潮很容易掀起行动;地区性独立诉求就会形成一股运动力量。现今中国大陆各省大都有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感觉,港粤则还加上有优於别地的感觉。就目前现实推测,出现粤桂琼港澳联合要求独立的可能性较大。

  省独思潮之所以可能会泛起,除了上述内在理由外,还有一个外在理由。可以这么说,今天中国是極權专制思想禁锢的现实和无限开放的虚拟网路思想并存。这是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现象。虚拟网路事实上已经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思想春秋时代,而且这一趋势有增强无减弱,共产党的防堵功效有限。无限开放的虚拟网路给省独思想提共了萌芽、成长和开花结果的空间。省独有可能在网路指导现实行动的模式下展开。

  应付独立的传统方法是防堵灭,共产党承袭这一传统并变本加厉。这种方法永远不能解决统独问题,最终或导致统独两败俱伤、或独死又生、或独成统伤(或亡)。民主宪政制度给统独提供一条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维护独立所得的利益,也可以保存统一的形式和实现统一的愿望。这就是联邦制或邦联制。对台獨、维独、藏獨、各式省独,除了邦联制外,我想不出甚么其他更好的解决方法。

  2009/5/13

  ──《观察》首发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10日 星期一 @ 15:55:50

    1

      我(何健)不是个纯民族主义者。中华民族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中国是多民族的国家。我(何健)同情被压迫的少数民族。作为汉人,我(何健)尊重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我(何健)也是国际主义者。我(何健)绝不是一个空想家!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