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生:两个价格听证会天渊之别的思索

  今日《报刊文摘》头版上的两条消息发人深省。一条消息的标题是” 青岛价格听证会电视直播 国家计委称:这是全国首次”.另一条的标题是” 电信价格听证会主办者责令与会人员保密”.同类的价格听证会为什么却出现这样的天渊之别呢?

  按理说,电信价格涉及全国广大用户,规格又是国家级的,应当更希望知情的人多,共同参与探讨。而一个地方城市的出租车价格涉及面相对狭小却能敞开襟怀让全市人民踊跃参与,真正体现社會主義的人民政权的民主利益和意志。前者保密,后者公开,这种同一时间出现的具有相当讽刺意味的事件竟发生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发展已有20多年的今天,值得深思:

  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的痕迹、封建专制的统治观念还深深烙印在某些至今还没有基本转换头脑的权威部门身上。这是”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的当今生动写照。难道不是吗?!曾记否,前阶段是他们那些掌管电信价格权的官员,放出不负责任、扰乱民心的所谓” 价格调整吹风” ,这是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了不恰当的话。但是,在开听证会这样有利的恰当时间里,主办者却不让广大群众说恰当的话,自己又做了不恰当的事!由此可见垄断经济的弊病所在、计划体制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艰难。

  不让广大人民群众了解电信价格的调整思路,不让消费者充分发表对服务商的服务质量和价格的意见,这不仅有碍于在重大决策上的集思广益,而且恐怕是服务商们” 心虚” 的一种本能反应。前不久查出的乱收费上亿的严重问题,电信机构的人员臃肿和管理低下的内幕种种,如果也象青岛那样,从与会代表的出选、与会内容的公开,一切都是透明的操作,恐怕电信的” 家丑” 要暴露于天下。于是,宁可” 以其昏昏,使人昏昏”.

  责令与会人员保密的形式主义的价格听证会,是对广大电信消费者的绝大嘲弄,也是严重违背国家《价格法》中有关” 价格听证会” 的精神。社会,尤其是消费者如果对此麻木,听之任之,这是放弃自己应有的权利。我们有权知道电信价格的听证会详情,我们有义务应当充分发表对电信价格调整的具体意见。毕竟,现在是民主与法制的社会,是服务商和消费者都是平等地位的市场经济社会。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日益迫近,中国电信事业的改革需要尽早加大力度、加快步伐、提高透明度。如果这是这次价格听证会后给世人的共识,倒是” 歪打正着” 的一大正面效应。

来源:读者投稿,上海读者祥生

  作者:祥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两个价格听证会天渊之别的思索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