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官本位愈演愈烈非国家之福

  一个国家,基本的结构就是官和民,现在,官民结构出现了严重的不平衡。官员,被人称为黑领,黑领的崛起,让从前的白领和蓝领甚至金领阶层,扫数黯然失色,黑领,将所有的好处都占了,而且手越伸越长。工资待遇,不仅机关和企业差距拉大,连准官员的事业单位,也逐渐落在后面。住房,官员有福利优待,看病,可以实报实销,退休,有最好的待遇,有的地方,连好的中学都公开只招收官员子弟,加上臭名昭著的三公消费,说不清道不白的灰色收入,当今的黑领,已经成为中国最有钱有势的阶层,不仅掌握了现存的行政大权,而且连名义上的民意机构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也基本上由官员充斥。

  官员出事,也同样有优待,一个贪污几百万上千万的官员,多半不会判死刑,但是老百姓如果盗窃了数额少得的钱,多半活不成。官员丧心病狂地奸宿幼女,审判的时候,会变成罪名较轻的嫖幼而不是强奸。巴东邓玉娇事件,邓玉娇被拘捕,但另一个没死涉嫌强奸的官员,却逍遥法外。官员子弟施暴,到了教育局嘴里,就变成了打架。被问责的官员,丢官丢得很快,但复出更快,事件惹起的风波还没过去,这边已经官复原职。

  我们还不断见识了官员的威风和特权,机关的特权车,可以横冲直撞,违规也不会受到惩罚,官员嫁女,可以在工作时间,让机关工作人员变成服务人员,占用办公室大摆宴席,官员的爹娘死了,送葬的公车可以排上几公里,官员被狗咬了,一城的狗都要死,如果有人敢于撸虎须,在网上发帖揭露官员的不法情事,人家就敢把你抓来判了,哪怕你躲在别的省,一样照抓不误。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告诉我们,官民之间这种结构的不平衡,无非是因为官有权,而民对官权没有任何的反制手段,唯一的正式途径是通过媒体披露,引起上级的注意,而这个途径又相当不可靠。如果没有网络,我相信,官权的膨胀,官威的肆虐,会严重到什么地步,根本说不清。但是,仅凭网络的反制,也是存在相当大问题的。很多事件,如果发帖者不能碰触到网络的某些敏感点,无论事情有多大,都不会激起网络的反响,我每周都会接到一些告状信,相信这些信也发到了网上,但多半却没有什么反响。更何况,我们的官员,资源雄厚,既可以操作门户网站删帖,也可以雇用专门公司和五毛党制造舆论,你一个揭露官员的帖子出来,只要在大的门户网站上,你看后面的跟帖,几乎高度一致,都是砸你的,只是砸的水平不高,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

  其实,网上人人都明白,真正被披露出来的事儿,都不过是冰山一角,水面以下的部分更大。对于官员来说,这就意味着,干了坏事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披露,但是人为的操作,是可以把事情压下来的,压下来的事,比披露的事要多得多,也就是说,压下来的可能性更大。因此,可以预计,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官员的作为,不是收敛,而是加大信息控制的力度。

  说实在的,官员和官员体系自我扩权,把手中的公权变成自己的特权,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自古以来,只要对权力的制约不能真正实现,权力就会自我膨胀。制官者是官,管官者也是官,一个阶层,一个群体,自己管自己,民,没有丝毫权力,拿官权毫无办法,久而久之,就是会是这个局面。虽然官员已经改称国家干部了,但国家干部对于国家的安危,却未必真的很在意,即使有人在意,也有人不在意,官民结构如此倾斜,非国家之福,也非官员之福,想必,官员也知道。可是,知道归知道,倾斜归倾斜,自己还在推波助澜,为什么呢?难道说,船翻了时候,官员都能逃掉吗?

  作者:张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官本位愈演愈烈非国家之福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分狗官的尸 说:,

    2009年06月13日 星期六 @ 03:09:55

    1

    现在就等翻船了,到时候老子非要宰几个,分他们的尸,喂给他们老婆和儿子吃。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