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浏:申奥、入世、国家大剧院、再申奥与民意

  2008年奥运会,中国终于有了申请的资格,至于最终能否拿到奥运会的主办权,还得等到明年再说。在等待这个“明年再说”的时候,我却有一些话要说——据说,中国申请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的失利原因之一是,有的国家对“中国人百分之百支持申奥”感到怀疑,他们怀疑的根据是,这么大的一件事,在有那么多人口的国家里,怎么会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呢?所以,他们觉得这个“百分之百”没有完全反映中国人的“民意”。

  这样的怀疑我是赞同的,而且,我也相信,在中国,并不是百分之百的老百姓都同意申办奥运会的,因为,我本身就不同意。当然,我这么说绝不是为了表明我就代表着多少多少人,但起码,我是可以代表我自己的,我只是不知道在那个“百分之百”的里面,是谁代表了我。为了篇幅的原因,我就不在这里说明我为什么不同意申办了。相信大家从电视画面上看到过,在澳大利亚,最近已经有好几起“企图破坏”奥运圣火传递的事件了,他们的理由是,举办奥运会会破坏当地的环保。或许,我们是以一种看笑话的心态来报道这样的反对事件的,但是,我却觉得这是该值得我们敬重的,因为,人家毕竟没有把这样的事件当作什么“丑事”掩盖起来,人家觉得有人反对是很正常的,那才叫做民意。

  好了,不说澳大利亚了,还是来说说我们自己罢。从上次申奥以后,这几年在我国还有几件关涉到全国老百姓的大事:入世、建国家大剧院、再次申奥。为了入世,中国已经进行了“十几年坚苦卓绝”的谈判,但是,在这十几年间,有谁来向老百姓问问到底同意不同意入世了呢?当我们在宣传我们与美国的入世谈判、永久最惠国待遇多么艰苦的时候,我同时注意到,在美国的两院几乎为这件事吵开了锅,同意和不同意的人不但在议会上唇枪舌剑,他们还到各处去演讲各自表述自己的见解,总统克林顿倒是很同意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但是他也不能无视代表民意的两院意见,自己就拍板决定了。从同一件事情的两种对待上,我觉得心里真是有百种滋味在翻腾:中国的老百姓就真的不值得表述他们自己的意见吗?

  让我们再来说说那个什么“国家大剧院”,那个已经开了工才知道停下来“听取”各方面意见的工程。我想不少人都会问那个我也非常想问的问题: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去征求一下专家、学者或者老百姓的意见,非得等到都开了工,非得等到有那么多的专家联名上书了才想起来,噢,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建国家大剧院的,至少,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这么建国家大剧院的!像这样的一个需要动用几十个亿的资金的“国家”工程,经过那“代表”人民的人大讨论了么,哪怕是走走过场走走形式呢,没有!那么,这个工程当时到底是经过什么机关、什么人的决定就“通过”了的呢?现在,国有企业的生存还那么严峻,下岗的工人在一天天在增多,那些生活在贫困中的农民连饭都还没有吃饱,看看那些每年在高考过后因为没有钱而手拿录取通知书在等待、期盼的贫穷家庭孩子的双眼吧,我们有什么理由要耗费那几十个亿去建什么国家大剧院?如果把这几十个亿用来当作为贫困家庭的孩子建立的“助学基金”,不是更能赢得老百姓的心么?如果把这几十个亿用来扶持在困境中挣扎的国有企业,让那些工人们不再受到“下岗”的威胁,不是更能让老百姓高兴么?如果把这几十个亿用来改造贫困农民是生存环境,比如,为他们修上路,送上电,通上自来水,让他们也知道,人活着,原来还可以这么快乐美好的。而那个徒有其表的国家大剧院,除了能让我们摆摆样子,显显气派,让一些人拿捏着去那里装腔作势一番,还能干什么?我们这个国家为了徒有其表所耗费的资金还不够多吗?那些豆腐渣工程,那些所谓的形象工程,那些为了要自己往上爬而搞的什么德政工程,把老百姓的心搞得还不够寒吗?试问,在搞那些工程的时候,有什么人听取过老百姓的意见了吗,民意,就那样被一次次地仍到了一边,没有人把这个民意当什么事,管你什么老百姓不老百姓的。

  我们又去申奥了,到时候,说不定又要从老百姓的口袋里往外掏钱去搞什么奥运工程了。像申奥这样的大事情,难道就不能让老百姓有个发言权?

原载网易“第三只眼”

  作者:潇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申奥、入世、国家大剧院、再申奥与民意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