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据中国媒体《广州日报》(2009年3月5日)、《新京报》(3月8日题为《葛剑雄所说抄袭学生论文校长是谁》及《南方都市报》《南都周刊》(6月19日))等等上百种不同的大量报道之后,6月18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该报记者刘芳长篇“核心调查”《女教授联名举报大学校长博士论文抄袭》报道,广州中医药大学赖文、吴丽丽两位教授举报她们的校长博士论文抄袭之事,至今三年,依然逍遥法外,几乎没有任何“国家法制”、任何管理机构可以治疗这种学术腐败。

  两位举报者,其中的吴丽丽,就是经校长授意的操刀抄袭者。抄袭的对象恰是自己的学生,现在已经留校任教的一位青年教师。一篇是署名为敖海清的《逍遥散抗心理应激损伤学习记忆神经机制的初步研究》(以下简称“敖文”),另一篇是署名徐志伟的《逍遥散抗心理应激损伤学习记忆的有关神经生物学机制研究》(以下简称“徐文”)。两篇博士论文的相似度高达近50%,不仅主体内容、试验数据、导言、论文摘要高度一致,甚至连两者的错别字都错的一样。两位举报人,自2007年起,连续公开举报三年,从全国政协会议上当着政府副总理和教育部长的面,把事情捅了出来,随后又在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节目中将之曝光、再到举报到广东省教育纪工委,中共广东省纪委,连中学生都能一眼认定的抄袭,居然经历了漫长的举报过程,居然三年一直没有任何下文。

  这就是中国总体法制、官场、知识等等环境的可见一斑。就这样一件种简单到了小学生都能一眼辨别、一比就知的抄袭案,为什么处理起来这么难?世界各国国情不同,但学术标准都是一样的,雷同就是雷同,走到天边,有任何理由,学术都不允许雷同,何况这么大面积的雷同,无论用什么说辞,都解释不了这种雷同。如果这种规模的雷同都不算抄袭,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抄袭这回事吗?学术腐败,不像官场腐败直接是3000万、5000万,学术腐败直接导致的博士、导师、院长、校长,这些高等学府的高官的一统天下,造成中国学界乌烟瘴气,历史已经60年的中国、中国国家谁又来管理如此学术腐败。

  2009年6月15日,辽宁大学刚刚澄清了该校副校长陆杰荣及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杨伦在核心期刊发表的文章抄袭一事已被确认基本属实,发表在中国知名权威学术期刊《哲学研究》2009年第4期刊登了署名“陆杰荣、杨伦”的《何谓“理论”?》文章,经对比照,《何谓“理论”?》至少有80%内容原封不动复制了王凌云的文章。一个是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一个是辽宁大学副校长;一个是80%文章“原封不动”,一个是“全文雷同字数”比例近44%完全一致。除此而外,09年4月中国工程院士、著名血液病专家陆道培指认弟子、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病研究所所长黄晓军存在剽窃、造假等严重学术不端行为;09年3月云南中医学院院长李庆生被指论文抄袭,李庆生申请进行论文鉴定,结果为“过度引用不当”;09年4月上海大学博导陈匀因论文抄袭被撤销上海大学国际工商与管理学院副院长职务、浙江大学何海波造假……都是国家“带头人”之举,国何以担?

  层出不穷的学术腐败:(1)原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在负责研制中国国家攻关项目“汉芯”系列芯片过程中存在严重、尖端的造假和欺骗行为,以虚假科研成果欺骗了整个国家鉴定专家、欺骗了上海交大、研究团队、地方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欺骗了媒体和公众。陈进被撤销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职务、撤销教授资格;(2)上海大学陈湛匀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两阶段性成果,因抄袭被撤销,校方已决定免去陈湛匀上海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职务。陈湛匀是上海大学国际工商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拥有经济学博士头衔和教授职称,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优势及其跨国投资战略》两篇论文涉嫌严重抄袭。(3)原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助理刘辉是由于在申请清华大学职位、职务以及在个人网页中提供的个人履历、学术成果的材料存在严重不实,被撤销教授职务的;原同济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杨杰,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面上项目材料中,将他人承担的国家“十五”攻关项目课题列入自己承担的科研项目。事发后,杨杰“院长”被免除一职、解除其教授资格;(4)暨南大学研究生部副主任、教授、博导邱丹阳的“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中菲南沙争端的历史与法理研究》,邱论文的基本结构、论证、分析及结论全盘抄袭自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张良福的博士学位论文《中国与邻国海洋划界争端问题》(张良福的博士学位论文答辩时间是1997年6月,在国家图书馆博士论文文库中可以查阅,索取号为1998\D822\1),邱“论文”正文100页,其中约62页是一字不差地抄袭自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张良福的博士学位论文;(5)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土工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导赵维炳博士反映,河海大学刘汉龙教授剽窃其学术成果。刘汉龙曾任该校岩土工程研究所所长、国家重点学科主任、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时年42岁……学术造假,是腐败形式的最高境界,尽管不是什么金钱财富,却是一个国家的知识、文化、社会的中坚,中国学术腐败,与党政腐败的生态环境一样,正面临一次次的溃堤、腐烂和霍乱。

  国家如是,学界如是,三年如是,中国之国家谁能补天?如此国家,官界一腐败随便就是2000万、3000万元(见新华社2009年6月19日题为《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斗争查处一批大要案》一文,其中“山西省灵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史双生索贿、受贿,涉案金额达3300余万元”报道)学界如是光天化日以抄袭文章以取职位、教授、博士、校长,中国学界还真有为了知识、学术,而追求不朽“真理”者吗?广东学界已退休的赖文教授和36岁的吴丽丽副教授,她们为了真相,为了公道,她们事不关己、却顶着持续、千钧的压力,坚持了三年,他们能是广东省、广州市唯一、仅剩的一线希望之光吗……若最后的一线光明也灭了,谁能补天?谁能补中国之天?

  官员腐败,可以更朝换代;种子烂了,可以换别的品种;而一国学术腐败,国将何国?何以将国家的进步、科技、文明、学术等一切领域“走”向何方?一个国家的学界腐烂、行为不端盛行,毁坏的不仅是一代代人与人类,而是撼动了国本,致这个国家的社会、知识、教育、研究、文化等等整体断代、根乱、甚至夭折、产生智慧源头的霍乱。大自然、人类、科学、知识之“学术”,差之毫厘,谬之国源、害之全类……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