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达士: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的底线

  60年来,中国由于长期缺乏民主监督的机构和机制(法定反对党,民选议员,民办媒体,民间社团,独立司法,学术自由),不受制约的权力腐化和不可抗拒的环境污染都在加速,近年来已经逐渐突破人类承受能力的底线,据不完全统计.仅上半年媒体报道的癌症村,短命村和污染中毒的报道就有:

  09-02-24  江苏省邳州市运河镇新三河村发生大规模铅中毒事件,铅中毒41人另有65人高铅血症。

  09-02-27  上百家化工厂污染 天津出癌症村 维权者判八年 ——天津刘快庄村

  09-03-01  徐刚疾呼:生态危机猛于金融危机 淮河两岸不少村子为“癌症村”,一些生下来的孩子是怪胎

  09-03-10  《科学新闻》:吴庄癌患——深入唐山癌症高发村调查

  09-03-11  黑龙江生态示范村 垃圾成山居民罹癌

  09-03-27  鲍邱河两岸村庄成“癌症村” 冯军告河北大厂金铭冷轧板带公司案被搁置

  09-04-29  中国近百癌症村悲歌:数万病患或被牺牲

  09-04-30  中国新生儿先天缺陷高发区走访见闻—山西中阳县高家沟村

  09-05-04  中国灯泡工厂 汞毒害劳工——节能灯泡的固态或液态汞葬送工人健康

  09-06-13  深圳一电池厂污染导致全体工人中毒 锂电池电解液挥发分解出氢氧化锂损伤眼睛

  09-06-19  山东菏泽东明县近年来几万人突患甲状腺肿瘤 4个环己酮厂的污水造成严重污染

  09-06-19  重庆一村19人患癌 井水乌黑发臭原因不明

  09-06-28  白洋淀“癌症村”调查!——安新县安新镇大张庄村

  09-06-28  任彥芳致溫家寶總理的一封信︰救救白洋澱

  今天著名作家任彥芳(《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2003)发表了给总理的一封信,揭露了白洋澱水質污染之嚴重,使安新县安新镇大張莊成为了“癌症村”,村民處于死亡的恐怖之中,等七个人民期待却得不到解决的严重问题:

  一、 水質的嚴重污染,幾年來多次出現死魚事件,以致出現了大張莊這樣的癌癥村。

  二、 官員思想精神作風的污染,腐敗現象嚴重。

  三、 白洋澱更嚴重的事是說謊話。

  四、 白洋澱生態已受到嚴重破壞。

  五、 水區三十九個自然村,沒有生活出路,

  六、 以大張莊為例,白洋澱周邊村土地問題嚴重。

  七、 可怕的是縣官員拒絕听百姓的聲音。

  作家任彥芳請總理听听一位農民聲音:”這是人民真實的心聲︰現在不如日本鬼子時候,日本人來了,你可以躲藏,可以用槍打他,現在不能打也無法躲呀!”

  这些日益恶化的严酷状况,再次印证了我于2007年6月发现的[中国环境危机三定律]中的预测: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衡,食品安全和假医假药导致人民健康受损,对中国人不仅仅是科学技术和经济财政上的挑战,而是一项政治考验;是落后僵化的专制制度,是伴随着专制制度而必然产生的”官僚惰性”和”信息混乱”,使中国对污染和生态失衡(和腐败)的治理归于无效,最终滑向崩溃.应引起政府和人民的充分警惕.

  ——

  任彥芳致溫家寶總理的一封信:救救白洋澱

  ——安新县安新镇大張莊癌症村

  作者 : 任彥芳 2009-06-26 [新世纪]

  尊敬的溫家寶總理:

  我受白洋澱鄉親的委托給您寫信。這是千萬封全國人民給你寫信中的一件,但願您本人能夠看到它。為了引起政府的關注,這封信的後邊附上一個白洋澱漁民的上訪錄音稿和一位白洋澱詩人的救救白洋澱的詩篇,及人民維權網記者的關于白洋澱癌癥村的調查。

  我在1993年至1996年,曾以作家身份在中共安新縣委掛職縣委常委,我反映的白洋澱問題實際上從我掛職時便出現了,我本人也有責任,未能將群眾反映情況重視。十多年過去,白洋澱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不能不引起國家高度重視並到認真解決的時候了。

  一、    水質的嚴重污染,幾年來多次出現死魚事件,以致出現了大張莊這樣的癌癥村。

  這個村是北方的羽絨服基地,十多年來,因水質污染,據不完全統計有一百多名村民死亡,現在村民處于恐怖之中。可怕是此嚴重情況並未得到政府官員的重視。百姓發出了求救之聲,卻沒有官員听到。百姓說這兒是縣里的稅源,也是官員的賄源。

  二、    官員思想精神作風的污染,腐敗現象嚴重。

  這是白洋澱人民更感覺可怕的問題.群眾反映這十多年來,有位書記外號叫黃百萬,傳他賣官受賄得百萬元後調任外地提升;另一個書記外號叫石海拆,說他與開發商勾結拆賣了國家大量資產地皮,所得不少于千萬;而後來的書記,沒有一個口碑好的人。如百姓所說前任書記對百姓生死不管,只想個人政績,是他讓縣環保局改大張莊村水質嚴重超標為合格。我無力調查反映的真實性,果如此,等于毒奶粉事件性質.但這個書記也同樣升為市委書記了;現任書記肖長樂,群眾反映也不好。我曾由市委宣傳部介紹到安新縣,本想向他反映白洋澱問題,也想听听在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中如何解決白洋澱的嚴重問題,然而等了三天,竟不能與他相見,想與他通話,手機保密,無法溝通;一般百姓想見書記縣長更難上加難.

  三、    白洋澱更嚴重的事是說謊話。

  最近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網等中央大媒體都在對安新縣白洋澱做歌功頌德報導,說現在水質接近了四十年前水平。百姓說是睜著兩眼說瞎話。這種對全國全世界民眾的欺騙性宣傳是來自安新縣.這種虛假的宣傳有害于黨和政府的聲譽,讓人民對政府更不信任。據反映縣里有封口費,專門對付揭問題的記者,如果發現,便給一筆錢,使真相不能見于報紙。

  四、    白洋澱生態已受到嚴重破壞。

  澱中葦塘在日益縮小,而卻在澱里栽樹;有權有錢人可以任意圍澱,縣里不能制止,也沒有規劃。本縣想發展旅游,然而卻以破壞生態為代價,一個自然清潔的白洋澱自然景觀已經消失,出現的人為景點太多,急功近利沒有科學發展規劃。白洋澱水面大大減少,百姓痛心地講如此下去,十年後就沒有華北明珠白洋澱了。

  五、    水區三十九個自然村,沒有生活出路,

  生活比過去更為貧困,過去靠織席,打漁維生,現在是無席可織,沒魚可打,但縣里卻報成了小康;為解決根本,是不是考慮將水中村遷出,也有利于白洋澱生態平衡。水村生活垃圾處理不當,對澱水也是大的污染源。白洋澱不可網箱養魚,旅游機船應取消。也可減少一點污染。

  六、    以大張莊為例,白洋澱周邊村土地問題嚴重。

  這個村的土地沒有承包給個戶,成了村官們發財之道,百姓窮苦之根。中央電視台曾在今年二月報導大張莊耕地大量減少,從原來人均半畝銳減到人均二分。是本村羽絨廠佔地,而交的錢卻沒有給失地戶補貼,便使這村百姓只能靠打工維生。中央台報導後,百姓本抱解決希望,但縣里沒有任何動靜.如此不管百姓生存的縣委縣政府官員讓百姓失望了。

  七、    可怕的是縣官員拒絕听百姓的聲音。

  老百姓上訪受到阻截,使這個有著革命傳統的老區人民寒心。請總理听听一位農民的上訪聲音吧,這是人民真實的心聲︰現在不如日本鬼子時候,日本人來了,你可以躲藏,可以用槍打他,現在不能打也無法躲呀!這是多麼令人痛心地呼聲!

  尊敬的溫總理,因為您的行動,讓中國百姓對你的親民形象記憶深刻,我想你和百姓的心是相通的,白洋澱百姓讓我把這呼聲轉給總理,我把此信掛號發到國務院送您收閱;怕您看不到,故同時發到網上。老百姓盼望您能親去視察白洋澱,了解真實情況,以救救白洋澱,為百姓尋找生路。

  此致

  崇高的敬禮!

  共產黨員,離休作家     任彥芳

  2009年七一前夕于北京

  附件(新世紀略)

  1、白洋澱上訪農民的錄音整理稿

  2、《救救白洋澱》詩稿

  3、白洋澱癌癥村調查

  ——

  白洋淀“癌症村”调查!

  ——安新县安新镇大张庄村

  2009-06-25   [五柳村]   诸戈

  引子:

  近几年,不时有媒体报道白洋淀水污染的事件。然而,多是污染一次,报道一次,整顿一次……这样来回的循环,根本的问题始终都没有得到解决。再有白洋淀水污染的报道,似乎也不算什么新闻了。最近,CCTV和新华网等国内权威媒体报道《白洋淀水质接近40年前水平》,在记者看来,这倒是一条“新闻”,令记者生疑的新闻。

  背景:

  白洋淀,革命老区。中国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366平方公里,包括143个淀泊),亦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江澤民主席亲笔题词“华北明珠白洋淀”,被溫家寶总理誉为“华北之肾”。同时,白洋淀也是中国北方最大的羽绒原料生产加工基地。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早上,安新县安新镇大张庄村。已经升得老高的太阳蒸晒着白洋淀,使得浓黑的水面越发的恶臭。村子间的沟壕两岸边垃圾丛生,岸边不时能发现漂浮着腐烂的猫狗鸭鹅。游船经过时,亦能看见游客捂住口鼻。

  (图1)

  大张庄村位于安新县城正东3公里,白洋淀旅游新码头就坐落于大张庄村北。

  “晚上睡觉勤摸着点,看看还有没有气,别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载着记者的船夫调侃地向迎面驶来的渔民招呼。

  记者奇怪的问道,怎这番打招呼?

  “我们这死了很多人了。”船夫恐惧的眼神告诉记者(船夫并不知道记者的来历),事情不简单。

  记者指了指水面问道:“和这个有关系吗?”

  船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嘘声道:“我不敢说。”记者表明身份后,船夫谨慎地将船划到人少的水面,才向记者诉来。

  原来,船夫点头表达的意思是“我们这死了很多人”是和水有关系的,摇头的意思是说“我不敢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十几年前,住着5000多口人的大张庄村就不断有人患癌症死亡,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50人以上。位于大张庄村西的大张庄工业园区,也就是中国北方最大的羽绒基地,就是污染源。

  说着,船夫指向岸边的一户大白天拉着窗帘的人家,那家前不久男人患癌症死了,女人不敢在这住,回娘家去了。

  (图2)

  早在上个世纪,84年、85年左右,这里就陆续有个人开办羽绒加工厂,当地政府的大力发展到下,今天已经有150多家羽绒企业的规模。这些羽绒企业排出的污水均为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排进流经大张庄村、仅与白洋淀一条大坝之隔的东西和南北流向的两条河道,由于大张庄村所处地势较为低洼,最后这些污水也就只能汇集于此,不是灌溉到农田,就是七拐八拐流进白洋淀;不是渗入地表,就是蒸发一部分,而被蒸发的只是“水”,“污”并没有被蒸发掉,长期以来,污水越来越“污”。这条河是于1976年人工修挖的,用于排涝和灌溉,当地人叫“大沟渠”。如今,这条排涝河俨然成为了“污水河”。

  记者上岸后,随便找到几位村民继续了解情况。

  记者问及大张庄村大约有多少人因患癌症而死亡的?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不一会功夫,就默写下了70多个因患癌症死亡的村民的名字。这位村民还补充道:“这只是我知道的,还有我不知道的,用电视上说就是不完全统计吧。”

  记者问:“你们喝的是自来水吗?”

  村民反问了记者一句:“水井里抽上来的,没有经过净化消毒处理的,每天只有一个小时有水的,只是有个水龙头而已,这算是自来水吗?”

  记者问:“这些癌症死者都是分布或者集中在村子的什么位置?”

  “村子里哪个生产队都有,连靠我们村的小田村也有,但是我就不知道名字了。就以我家为轴心,以半径100米划个圆,这一圈里就有20人。”这位村民蹲在地上用树枝在地上比划着。

  据村民透露,大张庄村前任村支书的父亲和叔叔是患脑血管病死亡的,现任村支书的老婆和大嫂也是患癌症死亡的。

  大张庄村每个月都会死人,村里的会计每个月都要到县民政局报数。有一个月大张庄村没有死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会觉得稀罕,但就是没有引起重视。

  记者问村民们为何不向上面领导反映,村民们说:“我们去了,去北京上访的村民被抓了、打了、关了。”

  记者随后来到一位村民家中,这位村民家中有一桶前一天晚上接上的“自来水”,表面上记者并没有看出村民们的饮用水有什么问题。村民递过一只刷牙杯说:“才两天,这杯子里就有一层污垢。”记者看到杯子里的污垢呈黄色,并不是水碱。

  当天晚上,记者住在安新县城,喝的是矿泉水,想到大张庄村民喝的仍然是被污染的水,想到那些患癌症的村民死前的挣扎,想到村民们那一张张恐惧的神情,记者失眠了。

  6月6日早上,记者早早就再次来到大张庄村。在一位村民的帮助下,记者做了一个实验。用一盆污水河的水,里面放了5条小鱼,然而几分中之后就有一条鱼死掉,两个小时之内,剩下的几条鱼全部死光。连续做了3遍这样的实验,结果都是一样的。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大张庄村北的东西流向的大沟渠,向西大约3公里就能到安新县城北郊。记者决定沿着大沟渠徒步走到安新县城。大沟渠的污染程度超乎了记者的想象,记者拍摄了大量的照片,这些照片也许更能说明一个真实的白洋淀。

  (图3)——(图14)

  不敢相信的是,记者用卫星地图竟然可以看出大沟渠的污染情况,安新县城建设大街(桥)西那条隔断大沟渠污水的水坝(如图12),在卫星地图上明显地看出两边水域的颜色不一样。

  记者手记:

  2009年6月5日,是第38个世界环境日,中国的主题是“减少污染,行到起来。”

  记者不知道安新县政府和环保部门将如何行动?是继续在污染严重超标的水检测报告上全部勾上合格?是继续对上访的百姓进行威胁、抓捕、关押?还是继续对癌症死亡人数逐渐渐多的大张庄置之不理?

  生命之轻,经济之重。是利益之重吧!某些人。

  作者:陶达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水污染突破人类承受的底线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