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老朽的体制,成为贪官的温床

  7月22日,经湖南省纪委有关部门证实,湖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程海波涉嫌严重违纪,于7月21日被有关部门带走,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虽然程海波现年已经57岁,但曾几何时,他却是湖南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官员。

  程海波,1952年12月生,湖南岳阳人,大学学历,1974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9月开始参加工作。1983年8月任岳阳地区行署副专员。其时31岁。1995年9月至1998年2月,任岳阳市委副书记。1998年2月至2006年3月,任常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市长和市委书记。2006年4月至目前,任湖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

  31岁担任地区行署副专员(副厅级)的程海波,有人称他是有一定家庭背景,另有人说他有相当学历,“在改革开放初期,有师专学历和公社党委书记经历的程海波颇得领导的赏识”;但“家庭背景说”没有得到相关证据支持,也没有找出他“大学学历”的相关学校。

  7月2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位于长沙市教育街66号的湖南省农业厅办公大楼。办公室负责人说,目前,程海波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主要问题涉嫌经济问题,“他的老婆、弟弟、儿子长期打着他的’招牌’在外面从事经营活动。”湖南省纪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证实说,程海波在任常德市委书记期间与金钻广场的开发商李家祥关系密切。根据金健米业(股票代码:600127)的公开资料显示,常德金钻广场原是金健米业旗下控股子公司金健置业2001年开始经营的项目,金健置业注册资本1.5亿元,其中金健米业出资1.2亿元、持80%股权,李家祥所控股的长沙祥泰实业出资3000万元、持20%股权,2003年8月,金健米业在金钻广场即将竣工之际且未有任何增值情况下将其股权以1.2亿元出售给李家祥。总投资超过6亿元的金钻广场为李家祥带来了巨额收益。常德市政府有关官员说,李家祥以及金健米业前任董事长梁宋模等人已被湖南省相关部门控制或接受调查。据了解,被称为常德商业“龙头”的金钻广场,从建设初期就受到了常德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常德市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上一篇题为“常德,美丽的国际花园城市”文章中写道,“修建金钻广场,其具体方案是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讨论通过的,甚至广场上的电灯怎样安装,怎样选型,怎样定位,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到现场与专家商议后敲定。”

  湖南省纪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金钻广场的开发商李家祥,在接受调查时将程海波‘带’了出来。”

  2005年9月,就党政干部廉政文化建设的重要性,程海波曾引用一句俗语说,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广大党员干部要在头脑里“扎紧”一道防腐拒变的“篱笆”。可是,他自己却成了一头贪得无厌的狼;其根源是,中国官场,就不存在所谓篱笆,不仅野狗出入自由,豺狼虎豹更是横行无忌,且大部分都受不到制裁。比如深圳市有一次抓了10个贪官,却只法办了5个,另外的代之以党纪政纪处分;更有甚者,内地一个地级市的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亲口告诉笔者,某个法院内抓了4个贪官,审理之下他们供出了24个贪官,吓得市委书记立刻叫停、“内部消化”。以此推之,国内有多少程海波不被“调查”?!

  其实,官员都是人,并不是从小就是豺狼虎豹;之所以成为豺狼虎豹,是老朽的体制纵容和熏陶的。程海波从湖南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官员,在官场滚打数十年,终于变成千夫所指的大贪官,就是很好的说明。

  最近,29岁的周森锋“当选”为湖北省宜城市市长,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市长,也成了网络上议论的焦点:贫苦的家庭背景,下属为其撑伞,涉嫌论文抄袭,抽价格不菲的香烟。网民们用显微镜和放大镜在观察着这位年轻的官员,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笔者对这位中国最年轻的市长,曾呼吁民众给予最大的宽容,唯一的理由就是其“贫苦的家庭背景”;在“老子英雄儿好汉”的中国官场传统中,笔者对平民出身的官员从来都怀有祝福的心情。但是,这并不代表笔者不对“中国最年轻的市长”的质疑;笔者更害怕他辜负自己的祝福,将来成为贪官中的一员。

  周森锋之所以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市长,原因大致有四:一,周是“清华硕士毕业生”,被当地当人才引进了;二,引进的人才定级起点高,副处级,锻炼了几年,升为正处级;如果考取公务员,定级起点一般是副科级;三,经中共组织部门大力推荐,市人大“全票通过”周的任命;四,虽政绩平平,但努力工作;虽有些毛病,但无大的过失或违纪。周森锋在宜城市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以“全票当选”市长的信息,至少可引发以下信息:首先,周森锋当选市长是在无争议、无竞争、无差额、无悬念的状态下进行的,与其说是当选市长,不如说是被任命为市长,虽然形式上经过了“选举”。其次,党的意志和决定,使周森锋顺利“当选”为市长,这是不容置疑的实质和现实,只是披上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制度的外衣。假如有一天,党发现周森锋有贪腐行为或有违背党的利益和纪律的言行,决定罢免他,宜城市人代会也会“全票通过”罢免决议案的。

  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市长任免制度。结论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同级和上一级的中共党委书记是你能否担任市长的关键。孔繁森和王宝森,都是这种体制和制度下的产物。

  有评论认为,对29岁的周森锋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市长,应更多地反思“周森锋现象”背后深层次的原因:第一、官本位的产物。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表明,经济发达地区的官本位意识相对较弱,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官本位意识相对较强。现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用官位作诱饵吸引人才,然而,人才囿于官本位的桎梏,一般难以施展才干。以周森锋为例,如果只为当官,四平八稳,唯上唯书,则平步青云;如果想有所作为,观念越新,创意越多,干劲越大,越容易与当地的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发生冲突和碰撞,孤掌难鸣,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失败离场。第二、公务员制度上的缺陷。在目前大学生就业难、考公务员难上难的大环境下,周森锋反常规的迅速快捷方式上位,可遇不可求,缺乏透明度,缺乏公平竞争,缺乏制度化。第三、形式主义的结晶。中国的官员选拔制度,越来越充满形式主义的色彩;选拔各级官员有着不同的年龄、党派、性别、文化程度等限制,有时甚至到了近乎刻板的地步。形式主义的官员选拔制度,造成了竞争的不公平或职务垄断,有的人被刻意培养,有的人只是陪衬。形式主义的官员选拔制度,势必造成干实事的官员越来越少,弄虚作假的官员越来越多,科学发展观就越来越难落实和实施。

  古今中外,官员的产生,只有三种途径,一是靠暴力自立为王、为官,统治百姓;二是上级政府和权力机构委任,统治百姓的权柄来自现有的政权;三是在民主政体下,依靠法定程序民选。正常的国家,靠暴力自立为王、为官来统治百姓的官员,已经越来越少,世界上,现在的官员产生,大多依靠委任和民选。民选,可选优汰劣,助长清廉;委派,则良莠不齐,贪渎横行。在官员的产生方式中,民选无疑是先进的制度,委派则成为老旧、腐朽的体制。

  中国的官员诞生,至今还停留在委任、委派的体制中;虽然有选举,但众所周知,这种选举是障眼法,因为选举人和被选举人都是官选的。仅仅从这一点就可以断定,中国的体制就不是民主政体,虽然官方总是自吹自擂“人民民主”,其实是“官主人民”而已。

  为了替自己辩护,官方及其御用文人总是说,民主不分国家和地域,但是分国情,分步骤,分进程;象泰国那样,中国乱不起;象美国那样,中国玩不起,因为西方的民主,是有钱人说了算。可他们不自问,中国的民主呢?却是有权人和有钱人相互勾结,沆瀣一气说了算。平民老百姓就是“屁民”,可以忽略不计。

  在民主政体的社会中,老百姓拍着自己选的官员肩膀说:好好按老百姓意见干,否则明年让你滚蛋!而在中国,则是大官拍着中官肩膀、中官拍着小官的肩膀说:好好听我的话,按我的旨意干,并要经常送礼和溜须拍马,否则明年就让你完蛋!

  在民主政体的社会中,所有行政主官,包括从乡长、县长直至总统,都是经过半年到一年竞选、百姓评议投票产生,罢免可随时由百姓投票、民选的议会、独立的司法来决定。中国的各级官员,则是由党内组织部门决定,而组织则是党委一把手决定;各级人大,也只不过是领导意志的举手机器。官员罢免,也是上级党委一把手提议,由少数人的“组织”决定。

  为了替自己辩护,官方及其御用文人还以美国为例,说美国的民主就是失败的民主制度,其最大失败就失败在“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因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致使美国的政客必须依附于利益集团,并为其所驱使,政府的大政方针的制定,均受制国内利益集团,因而频频出现政策重大失误。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是美国政客,乃至于政府围绕“利益集团”转的祸根,政府成了利益集团的傀儡。美国政府从不以维护绝大多数民众利益为己任,因此在世界范围内,目前只有中国大陆的民主体制是最先进,也是最合理的制度。

  任何政客都必须依附于利益集团,并为其所驱使,中国也不例外。不同的是,美国公民有权决定自己的选择,而中国公民则没有选择的权利。至少,中国人目前还在为这种基本权利而抗争。美国人的选票可以因政策重大失误对政府说“不”,但中国人只能一切都说“好”,因为中国人没有说“不”的权利和自由。最好的自由和权利,也不过是在文字中发发没有用的牢骚,而不被“跨省追捕”;但这得看当权者的高兴不高兴,若不高兴,立即就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分子,关进牢房。

  美国的民主政体,当然开始也不是完全民主,只有白人男性有这种权利;但至少,在白人男性这个圈子里实行了权利的平等。后来经过美国公民的抗争,现在不分种族、性别都拥有了这种权利,使得美国成为世界最强盛的国家。美国的民主政体,已经在河上架起了一道桥梁,很多国家直接从桥上过河,也很快地变得强盛起来,比如西欧和日本;但中国却非要在河里摸着石头过河不可,“在艰难曲折中探索并保持自身独特的发展道路”。

  在这种摸索中,中国虽然经济有所发展,但资源和环境破坏殆尽,贪官横行,民怨沸腾。即使开始是年轻有为的官员,在最后也不得不成为千夫所指的贪官。

  作者:颜昌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老朽的体制,成为贪官的温床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E 说:,

    2009年07月29日 星期三 @ 04:22:45

    1

    民主制的官是民选的
    共产党的官是官选的

    回复

  2. Ray 说:,

    2009年07月31日 星期五 @ 06:07:10

    2

    有什么办法呢,中国封建了几千年了,老百姓都麻木了,当初孙中山搞民主不也失败了吗,关键是国家太大了,还是小的国家搞起来容易

    回复

  3.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09日 星期日 @ 09:19:11

    3

      中国的反贪腐一向都是:抢权抢钱抢地盘!
      我(何健)敢大胆预言:今后五十年不会变!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