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据2009年6月15日《南方都市报》封面头条、题为《省纪委“直管”省直纪检部门》文章报道:广东省从“内设机构”变为“直接管理”,监督办案更加独立,成为中共纪委系统60年的重大举措。据知这是按照中央有关要求,广东纪检监察派驻管理体制将发生重大改变。34个省直部门实行省纪委派驻纪检监察机构,并进行直管,此举将使这些部门的纪检干部从“单位人”变成“纪委人”。但利弊依然历史无处不凸现:广东省能有效遏制陈绍基(前广东省政协主席)、王元化(前中共广东省纪委书记、中共浙江省纪委书记)、许宗衡(前深圳市政府市长)、于幼军(前深圳市市长、山西省政府省长、国家文化部部长)等等腐败高官历史性爆发?更为根源重要的是:“直管”能建树起60年“法制中国”的生态环境吗?60年了,一个人的60年岁月,尽管也是历史的霎那,但一个个、成千上万生命的匆匆过客,谁来建树“游戏规则”——“法制中国”从何开始、又从哪里来去、到哪里去、能根源建树吗?

  1)、“直管”是中共纪委系统办案的“阳光化”?“双规”可否“阳光化”常态?中共中纪委系统办案,实际上是在用整个国家的所有资源,来行使“幕后”、能不能在阳光下玩一种能见阳光化的“游戏规则”。“直管”这种新规则,依然距“法制中国”“公民社会”相差千万里之遥。以官制官,让此“裁判员”来管彼“裁判员”,让大自然界的猫来管猫、鼠来管鼠,而不是大自然界的“天然制衡”这真能成天下太平、良性循环、建树环境?

  从1997年9月开始,中共历届党代会都重审“依法治国”——就像中共胡錦濤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建设社會主義法治国家”的要求,并从发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高度提出“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坚持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树立社會主義法治理念,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保障公民合法权益”。这种“人民权力”,人民能参与“成为历史的悬空,没有”人民来广泛参与“,中国反腐败将更加突兀、中国反腐败生态环境将难以根源建树。

  2)、若是王元化、曾锦春(原中共湖南省郴州市纪委书记、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等等纪委书记“一把手”上台执政,那么“纪委直管”将是一场空前的灭顶之灾、甚至是酿成祸害一方的生态环境大灾难。曾锦春横行10数年的出现,已经60年证明了中国公民社会、“人民战争”的历史性不可缺,否则一方水土就一定要爆发“人文生态环境”的灾难。

  湖南省郴州市曾锦春及党、政的全军覆没,太深刻中国60年之极。而陈绍基、王元化式自一个国家最高层往下来的反腐败,让中国式反腐败又逼上了举国的尖峰。换句话说,若没有中国式“自上而下”的反腐败,谁也根本将陈绍基、王元化无可奈何,由此可以挖出中国高官腐败的根源所在。60年中国举国尖端的是:没有人民、公民参与其中,人民被纪委书记一网打尽,真是共产党要“为人民谋幸福”,原郴州市的党、政近百贪官也会摧毁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的长城。“纪委直管”要注重环境建树,怎样融于公民社会?怎样又让“人民权力”发挥60年不曾有的作用?这种环境建树,则是百年大计!远比“直管”更有历史、“法制中国”的建树意义!

  3)、“直管”,12亿多中国公民、中国社会怎样常态参与?最近陈绍基、王元化、许宗衡等等的出现,再一次、60年尖端的中国公民、中国社会怎样汲取公民社会、公共社会的力量?恰恰啊相反,陈绍基、王化元之流是之上而下、公民、公民社会根本没有任何社会机制的保障与制衡。这就得出一个结论:以官方反高官腐败而恶性循环,就这样一直陈良宇、陈绍基、王元化……周而复始的反腐败下去?关键是:中国公民、中国社会能形成反腐败生态环境的机制形成,才能建树在“人民战争”之下、官场腐败生长还哪里有一寸土壤?

  一个13亿人口的全球第一大国,却只有7000多万的中共党员们“举手”参与,而让12亿多中国公民置之度外?这样的反腐败环境可想而知。

  “特派员”,一如中国古代皇帝下江南的“微呼私访”、完全靠人治?一个现代的“法制国家”是靠国家制度来正常运行,几乎令所以的“法制国家”置之度外,是“人治”的根本所在。“特派员”制度解决了一时,但难以建树一个伟大、公民社会、“法制国家”的正常生态环境!

  4)、据知,广东省此次在总体不增加机构和编制的前提下,在经调整后的14个省直纪检监察派驻机构基础上,将省发改委等20个省政府工作部门内设纪检监察机构调整为派驻统一管理。除派驻纪检组长由省委任命外,其他所有派驻成员的任命、考核、调动直接由省纪委、省监察厅管理。派驻机构真正成为“纪委人”。派驻的纪检组长不分管涉及“人财物”等主要工作。据知:地处改革第一前哨的原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就是由广州市纪委“直接管辖”,然而原“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却出现了接连不断的整体腐败(见2009年3月24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广州政府采购窝案再爆丑》一文).独家执政党“直管”最大的“死穴”是:公民、社会参与机制严重短缺、断档;不是一种常态环境的建树,“人民权力”根源无法体现;简单的说,非“阳光化”的权力,应该越少越好(比如秘密战线),越多则可能国家、地方会越乱——这是基于“法制国家”阳光化权力制衡的基本原理。

  6月18日之后,广东省、市、县、区全民都开始中共广东省纪委系统“直管”向下渗透,在陈绍基、于幼军、王元化、许宗衡等如此横行、突然爆发之下,“直管”将面临着新尖端的“权力”兀立,全面反腐败正面临更大的世纪新挑战。

  广东省俨然已经是“强大中国”“中国制造”“第一外汇储备大国”的第一“缩影”,广东省又爆发开国60年来震惊、举国上下第一次反腐败滔天巨浪,那么用中国国家60年环境、生态来建树广东省的“反腐败万里长城”,就首当其冲、必须着眼于60年中国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否则,30年改革开放、60年中国,从广西“一把手”成克杰(原中共广西自治区区委书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腐败案几乎让广西区党政全军覆没,到陈良宇(原中共上海市委书记)腐败祸害了整个上海市乃至全中国的法制环境建设与“法制中国”生态建设……,广东省法制、政制建设剑指何方?中国反腐败之剑又杀向哪里?又怎样建树起“法制中国”、何日才能建树起“法制中国”?60年之中国,能象大跃进、三反五反、文革、是数次路线斗争那样,广西区、上海市等一年又一年的历史沧桑轮回?!

  5)、2009年6月之内,中国又爆出四例最高官员腐败案:17日,中共中央纪委对天津市原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皮黔生腐败案公布;8日,布深圳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宗衡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9日,又公安部原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审查;1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原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工委原主任朱志刚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请注意:此轮中国反腐败,都是自上而下、自中央而下没有中国老百姓没有任何参与的反腐败,且象陈绍基(原广东政协主席,横行广东省公检法近30年,已经到了老百姓根源无可奈何的地步)类中国高官腐败,“已经成精”,到了“反还多、不反又全面爆发”的“三高”(广东省就面临着近30年以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洗礼)——高官、高数额、高智能时期,中国国家、社会反腐败体制严重短缺,中国腐败到了难以遏制的历史高发新时期。

  在我们人类生活的这个年轻地球上的大自然,是一个充满了悖论和生物链及“天敌”、矛盾的社会,而中国至今的60年,却恰恰根源短缺这种生物链的“天敌”、生态环境的孕育和生成,成了60年的一树擎天、一叶知秋、海枯石烂、一国独立于全球、人治盛行之法制国家……怎么不60年固有漏洞?

  为什么陈绍基、于幼军、王元化、许宗衡等从横行20多年到数年?到如今依然是最高机密、只有最高官方自己反,却没有人民、国民的参与的必然环境?

  中国成全球“敌对势力”攻击的唯一大国,从“鍅耣功”到“世维会”,从“陆肆”再到全国风起云涌、席卷全国的“群发性事件”?为什么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国内走向了全球?然而,从哪里来的“敌对势力”?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的产物?“敌对势力”为什么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中国国内走向了全球?这是全球的中国景观,值得世界60多亿人口加以汲取和研究——为什么中国成腐败、“敌对势力”成长的发源地?“敌对势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可以从无到有?为什么又可以从小到大、从中国走向了全球?

  一个没有12亿多中国国民、公民机制参加的“反腐败”行动,永远也无法遏制这个国家的官场严峻腐败!也永远无法建树起这个国家反腐败的“国家法制”环境!否则,中国就永远、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处于亡国的边沿。就像人类、大自然界的任何一草一木、一个个生命迟早会亡去一样,但大自然却生生不息、有永远不变、谁也无法撼动的“大自然规则”  ……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