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我们这几代人,一生中多多少少都历经了大小不等的各种苦难。/应当如何来对待这些曾经的苦难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人生的经历是不可能割裂的,正常的人也绝不会失忆,所以对此是不能真正迴避的;不写不说是可以暂时或一个时期做到,但那只是把苦水往肚里咽下,而决不可能做到不思不想的。借酒消愁愁更愁,放荡形核不可收,同流合污自毁亡,皆不可取。

  面对苦难,不可避让也无法抗拒的`一代人的`时代的大苦难,虽是只能承受,但不能不明不白地承受,我们是人,人只要有一口气就得坚强,意志要坚强!不能让苦难压垮,不能醉生梦死,更不可自暴自弃。我们是人,就必须用脑,必须头脑清醒:我思故我在。

  历经大难之后,我们更要正视它,面对它,不能迴避,更不能退让,要清楚地回忆一切大小事情的真像与细节,尽力不要片面与主观,更要弄清它的来源与去向,历清是非与责任,把这一切源源本本地弄个明白,想个明白,讲个明白,说个明白。让它暴光,让世人知晓,让真像大白于天下,让世人评说,让历史审判!有什么可怕呢?这又不是我们受难人的错。

  讲出来也就出了一口长气,不只是为自己出气,更是为一代代死不暝目的前辈和后代出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伸了冤,也就得到了一份解脱,一份舒心,一份安宁,一份快乐;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杜鹃夜半啼血:那一声声悲愤,一点点血泪,不是为了感动上天,更不是为求个施舍,而正是为了唤醒人性,唤醒人间的良知,使施害者及其帮凶们心悸`胆怯`害怕`难堪,只要他们还是人,还是父母生父母养的,还吃过人奶,还披着一张人皮,就会无地自容!至少也会红脸,甚至无脸见人的。一个一个,一点一点,明白了,总有一天能使施害者也多少有些自省与悔悟吧,也许还能讲出其过程与内心,这世界就有救了。

  在任何境遇下,我都是快乐的(如果你也不快乃至忧伤,那就正中了奸计)。我对世界文明充満了信心。我深信这人间总还会有爱,有同情,有正义,有道德,有阳光的。我们应当去寻找爱,寻找同情,寻找正义,寻找朋友,不能逃避,不应消沉,要把这一切苦难告诉后代,一代代相传,才会使苦难不再重演,历史不再徘徊,这样就是:化苦难为财富,化悲痛为力量。

  近读老右林宪君文章说:“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这批当年20多岁的小伙子,如今已是七八十岁的老翁,何况我们说真话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不是吗?我们这些幸存者有责任把历史的真相告诉人民。”诚哉,斯言。社会和解是“不计”前嫌,不是“不记”前嫌。记住过去的灾难和创伤不是要算账还债,更不是要以牙还牙,而是为了厘清历史的是非对错,实现和解与和谐,帮助建立正义的新社会关系。对历史的过错道歉,目的不是追溯施害者的罪行责任,而是以全社会的名义承诺,永远不再犯以前的过错。道德的公共政治中,领导人道歉不是替人受过,而是举行一种社会洗涤的仪式。麦克伊钦说,“承诺很重要,表示悔意和道歉很重要,这些都是治疗历史创伤所必不可少的”。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