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俊君:论媒体开放与法制建设

  想写关于媒体开放与法制建设的关系,可诸如此类,早已汗牛充栋。但仍要老生常谈。因为问题还存在,关于问题的辩论就不会停止。

  关于中国传媒的开放程度有多少,只要打开一下电脑就可知了。自上个世纪,网络开始,新兴的信息渠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击传统信息渠道,也脱离了现在政府的控制范围。使政府对于这方面信息的阻止处于一种追赶的状态。而不是一种传统从上而下的控制状态。也就是说,一个新兴的信息渠道都是处于70%的不透明状态。传统的,诸如电视,报纸,书籍则更是如此。文化部一刀就卡死了。

  信息的透明度与制度的透明度,执行力,落实情况息息相关。因为制度是国家的根本,制度的任何一个措施,政策都会在社会,民事,军事上有所反应的。这当然也得借助传媒的渠道以作为辅助落实,但这是另一回事。所以也就是说,信息的透明度与国家的透明度一脉相承。关于这两者的辩证关系,各书籍,各报刊,各文化信息渠道都有讲述。我只是捡了别人穿过的鞋而已,没什么开山见闻。

  中国的国情如何,我想诸如我们这等小儿老百姓也是知道一点点。想必也是老祖宗留下的观念,贪官众多,地痞流氓众多,通俗一点就是黑恶势力盛行。但是也就只是知道这么多,普遍的观念而已。对于中央的裙带关系,派系,党同伐异,几个家伙,几个家伙合在一起,暗箱操作,这一届委员会,那一届委员会。小一点的,就是这几个银行家,那几个金融家,搞点暗箱,一次圈走民间小老百姓多少钱就又不得而知。小老百姓就又成了军阀混战时算盘上算的多少人口,多少地盘,怎么个争法。一回事,只是做了场秀而已。

  上述这些东西是不能让下面的人知道的,因为时代不同。战争年代用的是“我是强盗我怕谁”。当今和平之世,却也是还要保持虚伪的脸面。

  信息的透明与否关系着国家的清晰。因为制度使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10月1日,是个中国人都知道。说起信息的不透明,传媒的不开放却还得从历史讲起。中国自鸦片战争开始到解放战争结束,历经百年,可以说人心都打乱了,所以急需整顿。如果完全实行透明化,你一言我一语,我想只会误导舆论。加上那时是现在的政府执政的,自然会有言语偏向性,为自己服务,这是很正常的。后来国内大大小小的叛乱基本平定,就需要经济建设了。大家知道,社會主義建设是没有物质激励的,就需要精神激励。在这种情况下,传媒就成了精神激励的必然手段。文化部,宣传部地位陡然上升,已处于战略高度。“大跃进运动”,“超英赶美”啊等等也就成为了可能,更不用说“文化大革命”了。直到发生了左倾错误,才有了鄧小平的“改革开放”新战略,“特色的社會主義”。媒体的导向性自然就得与国家高度战略合作。又发展了二三十年。中产階級,贫困階級,富裕階級,官僚階級相继出现。贫富差距拉大,而且越来越大,社会矛盾开始尖锐起来。才有了建立“和谐社会”的方向目标。传媒的开放与否除了是由部分权贵階級把持着,以保有自己特权外这一份私心,也有国家高度战略性的目标,还有现政府所属体制的必然掌握。

  今时已不同往日,今天的中国已不像解放初期的必然集中统一思想,更不像“文化大革命”时的階級对立,而是外在一个新的环境。一个贫富差距拉大,人民思想错位,许多地方不透明,各个阶层暗箱操作的环境。虽然媒体的开放会对现今制度乃至政府机构进行改组,但一个时代必有一个时代的需要,如果不顺应时代,只有被时代所吞没。传媒开放,刻不容缓,阻之,后果不堪设想。

  作者:刘俊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论媒体开放与法制建设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09日 星期日 @ 09:58:19

    1

    何健版八荣八耻:

           以追求民主为荣、以独裁专制为耻,
           以思想自由为荣、以统一思想为耻,
           以言论自由为荣、以扼杀言论为耻,
           以新闻自由为荣、以打压媒体为耻,
           以信仰自由为荣、以宗教迫害为耻,
           以尊重人权为荣、以侵犯人权为耻,
           以诉诸法律为荣、以打砸抢烧为耻,
           以司法独立为荣、以干预司法为耻。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