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评河北省元氏县撤销城管大队的“法制中国”环境

  据2009年7月27日《郑州晚报》题为《河北元氏县城管被撤销始末 城管队长称处分不公》长篇报道:河北省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因乱收费被中共石家庄纪委依法撤销;县委副书记、县长夏生华因行政不作为被免职;同时,负责城管工作的副县长张庆志和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孔宪国受到相应的行政处分。其细节是:就是这样一个无编制、无经费(元氏县财政每月只给经费2000元)、无合法执法权、靠收刮民脂民膏而存活了11年的的城管大队,却莫名其妙向“村村通”客车4年来每辆车每月收取30元、涨到90元的“停车费”,引发当地强烈不满而产生动荡,一举被上级撤销。

  事后,身为该城管大队创建负责人、大队长张志民觉得不公、无不抱怨说:“我们都存在11年了,怎么还是个临时机构?收取停车费的事县政府早就知道,收费、堵车都是无奈之举,是县政府不重视、不作为造成的”。46位城管人员只有大队长张志民为公安编制,其他都没有任何编制,“几十位城管队员需要发工资,办公场地租的是居民楼,要交房租,加上日常办公,每个月需要几万元,县财政每月只给2000元经费,怎么活?”张志民说,5月22日上调停车费是因为城管成本上涨。一句话,没有生存的经费和空间,城管大队就是要利用城管的“特权——向元氏县40万公民来强取豪夺,没有费用就当然要向社会来榨取。这就是所谓”法制政府“——城管执法的冰山一角。

  A、就是这样一个无编制、无经费、无合法办公地址、无专业城管人员、无执法权的“五无”城管大队,却靠收刮民脂民膏生存了11年。按着张志民的说法“每月要几万元,加上日常办公、房租”、执法队46人(46人×1500元﹦69000万元,还有46人的奖金、看病医药、福利等未计算在内)的工资、所需交通车辆、燃油费及其它等等,学者估算每月至少也需要10万元以上开支,一年就是120万元,11年就是1000多万元(每一年减去24000元县财政拨款)。按照“法制政府”的国家游戏规则,执法机构,首先要有合法的授权、有专门政府编制的执法人员,当然要有足够经费和场地;依“市场经济法制”,没有当然“资本”的公司,就是“皮包公司”,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当然应该依国法取缔!

  城管大队没有生存的环境,就当然该象大自然灭绝所有的物种、象恐龙那样,当然退出地球、人类去灭绝!谁能挽救最最伟大的恐龙灭绝?!

  B、“拿着手铐收费”、“以堵车收费”——成为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唯一“执法”收费的绝招,其所为的“执法”行为却没有任何法律、合法的执法依据,成为与民争利、祸害地方的“黑社会”之流(见7月24日《新京报》报道)。值得深究的是:倘若元氏县多上两、三家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这样的执法机构,那么四十万人口的元氏县又怎样发展?怎样让大多数公民们富起来?

  完全为着自已的生存和利益、金钱而铁腕执法、行政,成为中国60年“法制中国”的紊乱之源。如盛行中国全国各地30年铺天盖地的房屋拆迁、三峡库区大移民、还有一些垄断集团的利益等等,都从源头折射出“法制中国”立法艰难和执法的源头不公。这样的社会实践和执法理念怎能不引起社会的动荡和持续的紊乱?中国社会到了执法、立法与一己金钱利益完全脱钩的最关键时期——执法理论、实践与公理、人心向背根源冲突,这个国家与社会又怎么才能够持续安定、富强?

  C、一个靠即得利益——金钱而存活的执法机构,11年以来怎么能为全体公民端平一碗水的来公平执法?将政府的公共权力,化解为全力为生存的经费、金钱,又转嫁到为公民交通出行的“村村通”客车上,这是执什么法?怎样来为人民服务?又怎样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公开的社会财富?社会公权,是维护社会公正运行的利器,然而社会公器成了为金钱、生存目标而存在,国将何国?何以主持和主张社会公义?城管大队靠金钱而存活,无不打了建设一个“法制国家”“法制政府”一击响亮的历史耳光。

  与公民社会争生存者,他怎么不被“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永远覆去?

  D、政府与执法机关,是国家、政府正常运行的必备公器,至今60年的中国政府,不知道还有多少靠“民脂民膏”而生存在的政府与执法机构。中国政府、各级法制机构,若真都要理直气壮、都去以攫取金钱、为一己生存下去而执法,中国有些部门岂能不为利益、为生存而永远巧取豪夺大乱?谁能挡住人类自己在为金钱、为一息生存而奋斗到底?——这是一个国家“法制政府”必须去公正、公平、公开、公义实施的国略方策。

  立法与施法必须各行其道,执法不能以利益而为之,这是“法制国家”最起码的建树。

  E、在一个正常的法制国度,有两种资源是不容置疑乱来的:一种是这个国家的政府与执法机关,都是一种不容“交易”的政治资源,政治资源是不能由任何人、任何机构自己来任意取舍交易的,而要由立法机构立法、执法机关执行来分别实施的,来规范其所有的运行体系(如批权设立政府、执法机构、银行、印钞等等);另一种是这个国家的经济资源,是必须通过竞争来取得的。政治资源“交易”越激烈,这个国家就越乱、越贫穷,目无法度;经济资源越垄断、越没有充分竞争,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财富分配的公平与公正,也就永远、不可能有安宁之日。

  60年、13亿人中国要继续前行吗?今日摆脱了基本贫穷的中国,必须实施“法制中国”的源头跟进,安邦兴国、富庶于民,让国家与国民利益不冲突、不悖论,有法可依的建树生态环境,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当今世界的所有法制国家、富国,莫能如是!今日中国60年了,应该汲取没有法度的前30年、特别是类似此次城管大队以捞钱、为生存而战的历史教训,理清国家“政治资源”与“经济资源”的人类生态环境游戏关系,废除国际惯例中、全球所有法制国家没有城管、如大自然一般建树的法制生态环境,与国际社会更多的衔接、接轨,使国家长期能“法制国家”(中国现行《宪法》规定)、经济稳健、法度有序、人文进步的一步一步扎实的向前发展。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不是主人翁 说:,

    2009年08月11日 星期二 @ 08:26:27

    1

    非法的时间久了,竟然成了合法的了——和我们今天的政府一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