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从欧洲看中国边疆民族问题

  今年是德国著名诗人、历史学家和剧作家席勒(Schiller,1759-1805)诞辰250周年,提到席勒,中国读者一般立刻联想到他的《强盗》和《阴谋与爱情》,很少中国人知道席勒的历史巨著《三十年战争史》。

  三十年战争(1618年-1648年),是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而成的全欧洲参与的一次大规模国际战争。这场战争是欧洲各国争夺利益、树立霸权以及宗教纠纷剧化的产物,战争以波希米亚(即今捷克)人民反抗奥国哈布斯堡皇室(Die Habsburger)统治为肇始,最后以哈布斯堡皇室战败并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而告结束。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英语:Peace of Westphalia,德语:Westfaelischer Friede)签约的一方是统治西班牙王国、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大公国的哈布斯堡王朝以及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巴伐利亚公国,另一方是法兰西王国的波旁王朝、瑞典王国以及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勃兰登堡、萨克森公国等诸侯国。而在1648年10月24日签定的西荷和约,正式确认了威斯特伐利亚这一系列和约,并象征三十年战争结束。政治学者一般将该条约的签订视为民族国家的开始。和约主要内容如下:

  重申1555年的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和1635年的布拉格和约继续有效;哈布斯堡皇室承认新教在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合法地位,同时新教诸侯和天主教诸侯在帝国内地位平等;帝国境内各诸侯国可自行订定官方宗教,其中,归正宗(或改革宗,英文Reformed,基督教派的宗派之一)、喀尔文(Jean Chauvin)教派获帝国政府承认为合法宗教;帝国境内各诸侯国有主权及外交自主权,惟不得对皇帝及皇室宣战;正式承认荷兰及瑞士为独立国家。

  ……

  经过三十年战争,德意志分裂,而且战后诸侯国各割地盘,神圣罗马帝国变得名存实亡。瑞典国王取得了德意志的波罗的海沿岸的大片土地,并因此成为了德意志的诸侯,可以随时插手德意志的内部事务。而且瑞典亦得到五百万杜卡登的赔款,并从此一跃成为北欧强国。这场战争后,荷兰与瑞士的独立受到保障,而荷兰更为新的海上霸主。西班牙在战争中不论陆战还是海战均告失利,并从此失去了欧洲一等强国的地位。法国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了阿尔萨斯与洛林,并获得了欧洲霸主的地位。

  如果论人口和面积,中国与欧洲差不多。与中国一样,欧洲大陆也是多民族,而且欧洲历史上多战多难。古今中外,给民族病痛开出的药方无非有二:战争后签订合约,各族和平共处;战争后强权高压,强族压迫弱族。

  民族问题考验北京中央政府的关键是,中国除了汉族以外的人数比较多的民族往往在中国领土的边疆,在战略上有关中华民族存亡的地位,新疆蒙古接邻强大的俄罗斯,西藏接邻“金砖”印度,失去新疆蒙古西藏,不仅仅是失去这半壁江山,恐怕会断送中原。

  北京领导人当然知道,苏联的垮台和南斯拉夫的分裂,固然有众多的国际因素,但是,最根本的关键是,苏联民族的真正高度自治。当然,北京领导人也明白,强权高压绝对不是永久的办法。

  孙中山的各民族在一个大家庭内相互融合并和平共处,“共有、共治、共享”资源的大同世界,是人类追求的一种意境,现代人类根本无法做到,或者准确地说,根本无法真正做到。

  既然强权高压不是永久的办法,北京中央政府干脆取消边疆民族的所有优惠政策,全部改革开放,自由选举边疆民族地区的最高领导人,但是有两个前提条件:边疆民族(比如藏族)推出自己的一个候选人、中央政府指定一个汉人候选人,两者竞选,赢者执政;在边疆民族地区发生叛乱、动乱时,中央政府军队有平乱的权利和义务。

  若自己选定的领导人,至少在他(她)的任期内,选民应该服从其领导;若他(她)不胜任,选民五年后再把他(她)选下去,但是,中国中央政府绝对拥有边疆领土的主权。

  写于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从欧洲看中国边疆民族问题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沉舟 说:,

    2009年08月16日 星期日 @ 22:56:12

    1

    引:”…….当然,北京领导人也明白,强权高压绝对不是永久的办法。”

    我的看法刚刚相反,北京当局不明白。他们几十年了,他很强大,没有人能挑战他,派兵弹压一切是他骨髓的基因,从藏、疆事件的演变、发生、恶化、出兵、镇压、宵禁、对外对内控媒、掀起内地汉民族的仇恨……等等等等。你不能只听那些光面堂煌的漂亮之辞,要从不合情理的乱象中去解读,就不是作者所判断的那样。庸人能治泰平国吗?一个国家中,一个小小局部他弄得歌舞升平,然后再满世界宣扬,其它与之不合的声音统统扼杀……..请注意,现不管他宣扬的是什么,他扼杀的是什么,就是这种治理社会的模态,你就知道要出问题。你不信?你等着瞧吧,不光藏、维…….族,汉族也要闹,很简单嘛,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然后就派兵弹压,得逞,以后再闹、再镇压……..他爽得很。你知道,那火种埋在人的心里,这一坨那一堆,它不明燃,它在等待。然而他总有压不住怒火的那一天,这怒火或许在旷野或许在后院,你我现在不可知,但天可知。知道这之后要发生什么?自己去想吧,你不想,那你就等着看吧。

    回复

  2. E 说:,

    2009年08月17日 星期一 @ 01:23:26

    2

    裤裆里长了瘤,拼命捂,捂了快60年了,变成什么也说不准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