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铮:关于集体林权改革的疑问

  题记

  谁把我们的国家当做他的家?

  谁把我们家屋前屋后的树当做我们家园的庇护 —— 冬日里为我们遮风挡寒,夏日里为我们庇荫遮雨?

  牛到了花园里看到的是饲料;那些人见到我们家屋前屋后的树只看到木材和纸浆。

  前言

  2008年七月,中共中央发布通过全面推进林权改革的文件,林权改革在全国铺开。“我国集体林权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到2010年,基本完成以农民家庭承包经营为主体,以明晰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为主要内容的改革任务。”我们从推动林改的背景和林改试点,林业专家及林业官员为推进林改的言谈,关于林改的宣传报道,林改的推广实践中发现很多问题。让人不安的是,一项关系到国家安全,关系到每个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和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的重大改革,在改革之前和在改革推进一年之后,没有听到公众参与对其利弊的讨论,而只有国家林业部门及政府媒体异口同声的  “林改就是好就好”千篇一律的宣传报道。这种对关系国家民族安全的林改的统一口径的报道宣传,与大跃进、文革、农业学大寨时期的宣传报道如出一徹,令人毛骨悚然。

  此次林改是在我国正在迅速工业化的今天,农业林业已经退居国民生产总产值的次要地位,我国许多地方农田被大量抛荒,山地上还有几棵树木时,大张旗鼓地要“掏金山”,要“把山当田耕”,欲把开发我国急需继续保护的地表林木当作寻求农村经济发展的突破口。这种不顾国家总体发展趋势,不顾国家安危,在经济发展疯下的政府行为,如不彻底改变方向和侧重点,我国集体林地中侥幸存活下来的自然林将在这次林改中遇上空前劫难,我国所剩不多的地表林木将在短期内遭受比大炼钢铁,农业学大寨更为严重的毁损,从而给国家安全带来无法预估的空前灾难。

  在对鼓吹林改的宣传报道,对林改的现实操作有了点了解后,我只见林改背后一只只昏官,奸商的黑手,正欲掏我国基,毁我长城。我奇怪中华大国有如此昏庸的林业部长,有如此无头无脑的新闻媒体。更让我不安的是,闹哄哄的林改搞了一年,各地的树被砍倒无数,国民对此却次林改几乎无知无觉。本人为此寝食难安,在此仅谈谈个人对林改的想法,驳杂不成条理,唯望引起全体国民对林改的共同关注。

  鼓吹林改,林业部长贾治邦不知所云

  贾治邦说林改是30年前土地改革的继续,“今后30年我国新一轮的改革开放将以林地为切入点和突破口”  ,此次林改是“深入推进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举措,必将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又一座新的里程碑。”“通过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解放”八分山“的生产力,必将充分释放出25亿亩集体林地的巨大潜力” “将”八分山“落实到农户,把林地的潜力释放出来,必将大大地拓展农民就业增收的新空间” .

  本人认为,贾部长对我国社会总体发展趋势缺乏基本了解。30年前,我国是个农业占国民总收入主体的国家,30年后的今天,农业收入已经成为国民总收入的一个很小部分。30年前我们国家80%以上人口在从事农业生产,而现在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只占从业人口的很小比例。虽然由于我国落后的户籍制度显示农民还占很大部分,但按国际通行的从业人口算,我国农业人口实际只占整个从业人口的30%左右。30年前,我国农民都被固定在农村,他们别无选择,只有从田地里抠收入。现在由于种田收入太少, 30年前农民分厘必争的田地已被大面积抛荒,无人种植。在大量山脚下的田地没人种植的此时,却鼓励农民去山上“把树当菜种,把山当田耕”,岂不荒谬?

  现在山上还有几棵树,又继续这种土地“改革”,鼓励田地里种粮无获的农民去“耕山”。要知道,我国各地经过“农业学大寨”,许多可改成田地的山都已被改成田地了,所剩的山地多是贫瘠得无法耕种的。这回让农民“把山当田耕”,山被“耕”了一回,让农民收获一匝后,再种树而无收,农民又会对其如何处置呢?恐怕还只有大量抛荒。而树是易砍难种,种后难长。我国集体林地里现存的那几棵树经得起折腾吗?我国那贫瘠的山地经得起折腾吗?

  林业部长为了成就一番林改大业,撺掇中央同意林改,几近行骗。“要认真准备好会议典型材料,会议安排的典型发言和书面交流材料,都是林业系统向中央汇报工作,展示风貌的难得机会,各地一定要精心准备,把最能代表本地林业发展特色的典型选出来,把最能反映林业建设成果的事迹些出来,确保向中央作一次精彩的工作汇报。”  (林业部长贾治邦2008年7月14日在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厅局张培训班上的讲话)。说白了,就是要拿些“林改就是好就是好”的东西去蒙中央,去蒙中国人民。

  贾治邦说:“浙江省一些地方每亩竹林年收入达到1万元,山东、河南省许多地方杨树的年收入每亩也达到近千元。如果25亿亩集体林地的产出都能提高到耕地的产出水平,其经济效益是多么地可观。实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将”八分山“落实到农户,把林地的潜力释放出来,必将大大地拓展农民就业增收的新空间。”

  现在许多人只关心"增收“ 贾部长就谈增收:”每亩竹林年收入达到1万元“,”杨树的年收入每亩也达到近千元“。 可贾部长知道什么叫”年收入“吗?竖起耳朵听贾部长在那儿念别人替他写的讲稿的全国林业厅局长听到我们肉头肉脑的贾部长说什么了吗?—— 要是种竹子每亩”年收入“能达到万元,浙江人民啥也别种,啥也别干了,全去种竹子得了! 种杨树”年收入每亩“达千元,山东,河南人民还傻种什么小麦茶叶,全去种杨树得了!

  新华社基于贾治邦的发言,发了一条新闻,标题是“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林农收入将大幅度增加。”新闻中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先行省福建、江西、浙江等地区农民的纯收入有一半来自林地。现在用材林、经济林等林木一亩收益就在上万块钱。这正是因为我们放活了经营权。”

  五八年大跃进有亩产万斤粮;我奇怪当时怎么有人敢那么厚颜无耻地胡吹,中国人民怎么都弱智到相信这鬼话;看了贾部长的发言,新华社的新闻,我就不奇怪了。在我们伟大的祖国,有如此圣明的人如贾治邦这样的当着林业部长,敢于为了某种目的闭上眼胡说八道,而台下又有一帮糊涂官员张着嘴闭着眼傻听,还有新华社这样的大中央媒体跟着没头没脑地附和,把胡言乱语当真理加以传播,你不信就得怀疑自己有病了。林改就是神,他们一放活了经营权,“现在用材林、经济林等林木一亩收益就在上万块钱”!

  出个小学三年级的数学应用题给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林业部长贾治邦算算:2008年农民胡图因林改分得一亩林地,林地里有1960年种的10棵树。2009年政策鼓励农民砍树卖树,胡图把10棵树全砍倒卖了,共卖了2000元。请问胡图那块林地年亩产多少元?贾部长必答:“年亩产2000元。这全是因为我们实行了林改,放活了经营权。”

  我们不敢想象,如此有头脑的林业部长主持下搞的林改会是个什么样子?有如此昏官掌管堂堂大中华几十亿亩林木的命运,这些林木会有好下场吗?中华人民共和国有这样圣明的人当林业部长,关心国家生态环境安全的中国人有谁睡得着啊?

  因为此次林改的牵涉对象主要是农民,无论贾部长还是所谓的林业专家,官方新闻,为了鼓吹林改的好处,都在给农民戴花帽子。农民被吹捧成高明的经济学家,商务专家,植树造林行家。“农民根据市场,种什么、怎么种都由自己决定,而且什么时候伐、什么时候种,都是由他自己决定。(贾治邦语)”

  这也许是基于林改试点地方农民的状况。但林改试点都是为了“向中央汇报工作”,“把最能代表本地林业发展特色的典型选出来,把最能反映林业建设成果的事迹选出来”。浙江、福建、江西的经由挑选的农民,有很强的经营意识,懂市场,但并不能代表所有农民。给所有农民戴花帽子是别有用心。

  许多集体林木丰富的地方往往交通不便,教育落后。滞留在那里的农民,许多不说目光短浅,至少不会都高瞻远瞩,胸怀天下,懂什么生态、环境,会顾及砍了他们家山上的树会对山那边人家的庄稼的影响。在全国各地农村,七八年后短短几年,当青蛙有了市场后,国家没有出台严格保护青蛙的法规,许多地方农民日不睡夜不眠把各地的青蛙捉个精光,全卖了变成现钱;现在许多农村青蛙完全绝迹,而农民得为此花费更多的农药于农作物,生产成本提高,更可怕的是所有食用那些农产品的国人得为此付出无法以金钱计的健康代价!

  在自己地里种什么树,什么时候砍,什么时候卖,农民并不能掌握主动权。只要政府说你种这种树可以来钱,他们就会盲目地种;只要企业说你现在把树卖给我我给你钱他们就会把树砍得一棵不剩。要知道,许多林地附近的农民,尤其是仍然滞留在农村无处可去的农民,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 (说土点就是穷得都快疯了),许多都渴望多快好省地搞点现钱。你要给农民对树木的经营处置权而不加限制,很多地方农民就会你分给他们一棵树他们给你砍一棵,分给他们一片他们给你砍一片,分给他们一座山他们立马把那座山给你砍个精光!决不会再劳神费力去种什么树。装作对农民的无知,给所有农民戴花帽子傻得有点让人发笑。(关于农民,请参看杨豪《伤心的故乡》 )

  也别指望农民懂什么市场,连贾治邦本人也不定懂木材市场,更不要说农民了。很多地方农民必将听某些政府部门的指示来种植。如湖北,现在很多人就种白杨,因为地方政府为某些纸业集团收买,大搞“林纸浆一体化”  (全国上下都在搞林纸浆一体化,请大家在网上查查这“林纸浆一体化”),鼓励种这些树。且不谈环境,单淡经济效益,农民并不知道二十年后该树的销售价格。要知道,20年后,我国经济发展必将放缓甚至因人口老化而出现负增长,木材需求将大大缩减。现在所有人都种杨树,二十年后到处都是杨树,杨树供过于求,将廉如粪土,农民哪知道这些(贾治邦先生知道吗?)?农民哪知道他们的预期回报可能落空?

  此次林改的一个口号就是见诸贾治邦的发言的“把树当菜种,把山当田耕”。虽然只是一个漂亮口号,但足见推动林改的林业官员,对中国山地土壤实况、对植树艰难的无知。

  种树比种菜复杂万倍!它牵涉到土壤气候环境等等,非常复杂,农民并不全知。种树需要知识、技术、远见。尤其是在山上种树。山东山西不同,山南山北不一,山腰山脚迥异。种菜不成,重来,砍了树,种不成,山荒了,土流失了,很可能什么都种不起来,原来有树的山就会秃头了。而更关键的是种树收获期太长,市场无法预测。如现在白杨价格高,等20年后树长成了,那树分文不值。到时候“耕山”与现在耕田一样,农民劳而无获,又只得将林地大面积抛荒。白杨对地力的消耗巨大,长过白杨的地方别的树还能长吗?

  贾治邦开口闭口林改试点如何成功。林木对环境的影响需要三十年甚至更久才能知道!林改试点试了几年?那几个鼓吹林改的买办专家知道国家地表林木的真正功能吗?而小面积砍伐自然林种植单一林木的短时间结果,有何普遍意义?如种几百亩速成林,对当地环境影响不大,对林木的价格影响也不大,但若在全国各地都种上速成林,那对生态环境、林木价格的影响就不同了!贾部长知道这些吗?

  林改宣传报道千篇一律:“林改就是好就是好!”

  林业部长贾治邦在谈及中央《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时说(2008年7月14日),  “各地要高度重视《意见》的舆论宣传工作,凝聚宣传部门和各大媒体的力量,采取各种形式和各种手段,加大宣传力度,努力营造有利于改革的舆论氛围”。此后全国舆论就开始“凝聚宣传部门和各大媒体的力量,采取各种形式和各种手段”,努力营造有利于集体林权改革的舆论氛围。

  请大家在网上搜寻“集体林权改革”,看看这种没头没脑没脖子的新闻多荒谬可笑而又多么恐怖。全是“林改就是好就是好。”这些新闻大至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一林改农民马上就增收了;一林改盗伐就没有了,火灾也减少了,农民百分之百满意等等。

  看看这条新闻:“国家林业局:林改后林农增收最高达50% ”(标题)“在先期进行林改的试点省份,农民平均增收20%,部分地区增收幅度高达50%.”请大家用脖子想想:怎么可能林改一年半载农民就增收20%到50%?速成树也得10年才长成,种果树也得3-5年才有收获啊。该新闻说: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育才介绍:“2008年我国木材产量为8108万立方米,比2007年增长16.22%,为历史最高水平。”这样的木材产量新高说明了林改就是好就是好?只说明林改后,全国上下都在猛砍树!

  种树不是种菜,三年五年未必能给你带来收入,相反,种树要很多投资。农民除了砍卖原来不让砍,而这次林改却让他自由砍卖的树外,怎么一林改就增收?一林改农民就增收了,只说明一个问题:林改后,砍伐量大大增加了,积蓄多年不让动的树放开砍了!当然,树木让公开砍卖了,哪还用盗伐。原来实施的是封山育林,只有盗伐。树砍多了,稀了,光了,火灾自然减少了—光山上放把火也烧不起来啊。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育才还预测:“按照山区农户每户经营50亩林地,每户有2个劳动力进行生产计算,25亿亩林地预计可吸纳1亿左右的农民就业,能极大地缓解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就业压力。”

  我国集体林地号称25亿亩,实际上许多都是在极为贫瘠的山地,许多山上的树是砍后就不能复生的,根本不可能种解决木材需求的速成林或者经济效益显著的果木。25亿亩林地中,只有很少部分还可收获,更少部分收获之后还可种植。而要靠种植以收获木材为主的树木,在贫瘠的山地,百亩以上的山地也未必能保障一个农民的生计所需。这个国家林业局副局长知道他谈的是中国的贫瘠山地吗?他以为中国的山地都是黑土三尺,种什么长什么?

  再请看新闻“林权改革森林变银行,村民分林喜获‘增收果’”,阳新县林改办提供的数据显示,在集体林较多的乡镇,一般农户都能分到几亩甚至上百亩的林地林木,农民家庭财产直接增加了几千元甚至几万元。 农民这回发大了,一林改就得了“增收果”。那林子不分就分文不值,一分了每个“农民家庭财产直接增加了几千元甚至几万元”照这么算,该县的GDP也增加了几个百分点。你说林改神不神?(林改这么神,我们就把林改继续深入下去,把黄山泰山庐山武当山等所有名山都全体过民按人头分了,只要一分,中国人的“家庭财产就直接增加了几千元甚至几万元”!)!

  再看富农网的消息,“集体林业显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出现了”一人承包、全家就业“、”城里下岗、山上创业“的可喜局面”,“据不完全统计(注:”不完全统计“=”凭主观臆测“),已经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13个省份,林改开展以来已吸纳劳动力3689.3万人;农民人均纯收入4922.7元中,来自林业的收入为613.9元,有的地区农民来自林业的收入占到人均收入的50%以上。福建省55万农民工返乡就业,仅永安市就新增林业就业岗位5.8万个,占全市新增就业岗位的一半以上。”这条玄而又玄的典型中国官方新闻太大了,没法查实。但请网民到福建永安市实地调查一下,看该市是否“新增林业就业岗位5.8万个”?这“5.8万个”是怎么统计出来的?

  人民网有个报道,题为“林改好不好,农民说了算” .这说法很新鲜,还真把农民当人。当然,该新闻要说的是林改就是好。而我要说的是,这说法有问题。

  林木不是“菜”,自种自收,无涉旁人。林木是个特殊的作物,其存亡影响深远。比如在湖北,地北的一片松树林砍了,树林南边的一片橘树就可能在冬天全被冻死;山上的树砍光了,山脚下的一片地就会在大雨之后被冲得沟壑纵横,无法种植。从国家大范围看,内蒙的树砍了,风沙就会袭击北京;四川的树砍了,湖北就会有水灾;湖北的树砍了,湖南就会有雪灾。林木的存在或毁灭,它的积蓄的厚薄,不仅仅关系林木所有者和林木附近的人,远离林子的人也与它息息相关。树木的种植与砍伐,绝不能由林地附近的人说了算,林改的好坏,也决不能单由农民说了算。各地的林木处置,也决不能交给农民。因为交给农民,实际上是交给了林木购买者。农民是只要你给钱我就卖,他决想不了那么多。而一旦农民赖以生存的林地被毁了,最先受害的正是林地边上的农民。

  林改好不好 不是农民说了算,不是林业部门那几个糊涂官员说了算,而得由关心这个国家前途命运,关心这个国家安全的有远见的每一个公民说了算。国家国民生存安全,中华民族子子孙孙的生存安全的重大决定不能推给树林边上的几个农民。

  我国地表林木的主要功能是保护生态环境

  地表林木,不管是国有还是集体所有还是私有,不管是公益林还是经济林,都负有以下使命或功能:1.保护环境:蓄水护土,减少水灾旱灾; 调节气温,夏日降温,减少酷热,削弱飓风或减少飓风;冬天迟滞寒流,避免或减少寒灾; 净化空气,保护人民身体健康; 养育各种生物,保护生态平衡,减少虫害,降低低农业成本等; 2. 提供工业原材料: 提供建筑,家具制作及工业等用材,提供造纸原料、柴火等; 3. 提供副食及食用油; 4. 观赏及美化环境等。

  而此次推动林改的首要目的是为了提供木材纸浆等工业原材料,旨在弥补我国的木材需求缺口,使我国木材不再依赖进口。“随着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快速发展,对木材的需求越来越大,目前每年进口木材及其制品折合原木1.5亿立方米。我国用18亿亩耕地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43亿亩林地却没有解决13亿人的木材需求问题,根本原因就在于林业生产力没有得到有效解放”。在林业部长眼里,林地只是同耕地一样,“是农村重要的生产资料,是农民的生计依靠”。林改是为了 “生产力的大解放” ,“中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把物质利益原则与农民增收致富的愿望有机结合,必将调动亿万农民发展林业的积极性,极大地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 “实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可以有效解决我国对木材及林产品的需求问题,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保障”, “通过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解放”八分山“的生产力,必将充分释放出25亿亩集体林地的巨大潜力”。虽然林业部长浮光掠影地提到此次集体林权改革要"维护我国生态安全",但真正落到实处的是“经济”,“增收”, 是“木材及林产品的需求问题”。林改强调的只是树木的经济功能。

  树木的经济功能与其生态功能往往冲突。虽然在砍伐自然林后种上速成林,速成林在成林之后和未砍伐之前也有一定的生态功能,但与繁富重生的自然林从保护水土、哺育其他生物、调节气温、净化空气等方面不可同日而语。如在我国海南种植的桉树,其生态功能如何能与原始森林相提并论?如湖北许多地方是把林木积蓄最深厚的自然林砍掉,种上白杨。一般需要四到五年甚至更久白杨才能具有一定的环境保护功能,而其为落叶灌木,冬天即完全失去其挡风调温功能。更重要的是,白杨对地力消耗太大,其他树难于生长。为了保护生态,自然林为最佳;为了经济而种树,则能变钱的树就是树,许多具有很强的环境保护功能的树都毫无价值,得给有金钱价值的树让路。而我国现在最需要的是具有强大的环境生态保护功能而不定有经济价值的树木。

  未来二十年,正是我国急剧工业化城市化的关键期。这20年里,我们不得不建大量的民居,不得不建大量的水泥沥青覆盖的道路,不得不让城市向乡村无限扩张,不得不让更多公民拥有汽车,不得不建大量的停车场,不得不烧大量的煤和油来保障能源供给。而这一切,都给我们的生存环境带来巨大挑战。这些发展带来的大面积地表调温蓄水功能的丧失,更多的废气排放和空气污染都可由加厚国家地表林木覆盖来稍加弥补。如果在国家急剧发展的今后二十年,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地表林木的毁损同步进行,双管其下,将会重创我国人民的生存环境,人民得为此付出难以想象的生命健康代价,我国将会遭受难以应付的天灾,国家得为应付天灾付出沉重得难以预估的代价!

  为了把我国建成一个相较发达国家,从现在起,我们要尽国力之可能来保护扩充国家地表林木。国家林木需求,只要能进口就大量进口。我国现在木材供给不足,不仅是由于我国目前所处的特殊快速发展时期的建筑及工业发展对木材的超常需求,重要原因是我国大量的木制品出口。如在我国收购近两千万亩积蓄最丰富林地的加拿大嘉汉林业,在过去十几年间其收购砍伐的现存林木的大部分就是用于出口(加拿大的公司怎么不砍加拿大的树而到中国来砍树?请网友追查一下:嘉汉林业砍卖的树有多少是用于出口)。确有国际媒体在大肆渲染中国发展给全球地表林木造成的威胁,什么中国砍了南美的树,非洲的树,但要知道,许多中国进口的木材是用于出口木制品。中国出口那么多木制品,进口木材无可厚非。更合理的是,木材制品出口到美国,就得由美国给中国提供原木。为进口木材,我国就算每年要花费500亿美元,我们也应花费得起。我国现在及今后20年,缺的不是外汇,缺的不是卖那几棵树得来的钱,而缺的是良好的生态环境,缺的是保国护民的天然屏障,缺的是清洁空气,缺的是风调雨顺,缺的是国泰民安。刨挖那山,倒腾那几棵树所得的可数金钱利益与国民生存安全、国家发展安全相比,微不足道。

  因此,在未来二十年间,国家地表林木的最重要功能是为国家安全发展提供保障,保护环境为其至上功能。忽略此一功能而去力求满足其木材纸浆供应功能,是对国家生存环境、国家发展安全的预先残害。

  树砍山秃 ——谁对这个国家负责?

  就是在文革大割资本主义尾巴,集体把许多大树砍倒做了柴火,不准农民在屋前屋后种瓜菜的七十年代,我老家每户农民屋前后左右两丈之内的树也归属农民,集体不得轻动。为什么? 我们那儿夏天常七级大风夹着大雨,农民的房子多为土砖青瓦,屋前屋后有那几棵树,大风大雨时树断而屋无损!农民在建屋之先就往往先在屋基四周种上树!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他们家的护屏,攸关生死。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哪片树林不是我们家园的保护屏障,攸关国民国家生存发展安全?有谁把我们的国家当做他的家?

  现在我们国家许多人都发着发展经济疯,挖空心思,上山入海,找金找银,有一点可以变成现钱的东西决不放过!这回奸商、昏官全盯上我国集体林地里的几棵树。可我国以林木为主的地表植被经历了两千年的农耕破坏,建国后的不断过度索取和人为毁损,急需恢复。所幸的是九十年代的“退耕还林”,“封山育林”政策使许多地方的砍伐得以暂时中止,许多地方林木有了短暂的休息,而今,又要去闹腾着去“耕山”,把那几棵树砍了。稍微清醒点的人都知道,这是跟大跃进时一样发疯。但为了排除反对林改声音,许多地方号召大家学习林改新精神以“解放思想”(请大家网上搜寻“林改,解放思想”)。  “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别老惦记着封山育林,那是过时的政策),抓住机遇(国家现在鼓励砍树卖树发展经济)、理清思路,把丰富的(林业)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使林业走上良性循环的轨道,把林业尽快培育成全省的一个大产业(别守着金山讨饭吃)(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语言)。”

  大的纸业集团、林木采伐公司动用了多少公关资源来打通我们的政府决策机关以推动这次林改(请网友们去追踪调查)?有多少纸业公司、林业公司正借林改之机,与地方政府勾结,大肆收购砍伐我国现有集体林地中积蓄最丰富的林地?如拿着外国资本的加拿大公司嘉汉林业打着“植树造林”旗号,与各地思金如渴的政府勾结,已经买得近两千万亩(!)积蓄最丰富的林地,并每年大面积疯狂砍伐。林改后他们更可以放开手脚砍伐了。

  我国有多少树可砍,有多少山可耕?这个砍树耕山的产业能有多大?能持续多久?林业部门有人算好了,我国现在的集体林地上的树木总价值在二万亿,是座金山。 辖区内有几棵树的地方官员都急于“开金山”  以建政绩。如湖北咸宁市长任振鹤要在咸宁的山上再造一个咸宁(他一定奇怪咸宁那么多树,一砍一卖就能变钱的东西怎么没人动?),要在咸宁搞个年产50万吨的纸浆厂。湖北黄冈也想搞一个50万吨的纸浆厂,安徽安庆也要搞一个30万吨的纸浆厂。纸浆厂排污造成的环境污染且不说,单说林木消耗。这些地方官员、国家发改委的官员想过没有,50万吨的纸浆厂,一年要约砍伐100万亩积蓄深厚的林地林木(积蓄每亩2立方米以上),10年要将积蓄丰厚的1000万亩的林地林木砍伐一遍。虽然湖北咸宁黄冈山上有些树,但哪经得起那么砍?在山上全种上速成林也供不应求啊。砍咸宁黄冈百年积蓄的树,一时的GDP上去了,地方主要官员政绩卓著,可以乔迁升官,但湖北咸宁黄冈都水入长江,山上的树砍了,造成水土严重流失,长江中下游多少人得为此丧生?再如湘西自治州一次把本地积蓄最深厚的600万亩林地卖给嘉汉林业,让其去“糟(造)”  ,该州当年GDP就因得到出卖树林的预付款一下大增。美丽的湘西,没有了繁富多样的树木,它还魅力依旧吗?开了金山就有饭吃。这饭能养多少人?这饭能吃多久?

  我国的那点山地,大多土薄坡陡,经不起旨在种植用材林的折腾。大的林业公司、纸业公司、小商人,租用林地30年,50年,将现有积蓄最丰厚的林地砍伐一次,再种上一次速成林,有限的一点沃土被一匝速成林吸干之后,地上还长不长别的树?而大多贫瘠的山地数十年甚至更久的林木积蓄,在“林改”的号召下,当菜收割一回后,山秃了,再也不长别的了,水土流失了,谁管?纸业集体谋了利,中国的林木后续不继,它们可以外迁或宣布倒闭;支持砍树的地方政府主要官员砍树卖林,建立了政绩,升官走了。国家的积蓄林木毁了,山秃了,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首先是农民)就只有承受水灾、旱灾、酷寒、暴热、虫害、空气污染之祸!

  纸业集团、林木采伐公司都以牟利为天职,不砍树何以获利?政府官员以在位时建立政绩为至上目标,树多的地方往往更急于“把丰富的(林业)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农民要致富,早恼恨国家要他们“守着金山讨饭吃”。原来有很多砍伐限制碍着纸业公司、林木采伐公司的手脚,穷地方的政府官员要搞政绩也是一筹莫展;农民也只好盗伐。现在林改了,林木处置权、采伐权、经营权放松了,大家都“抓住机遇”赶紧砍。天啦,国家地表林木,它不仅仅是个经济作物,它牵涉到我们每个生活在这个国度里的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牵涉到我们子孙后代的生存安全!林改打的旗号是“把树当菜种,把山当田耕”。种菜前要先把树当菜砍—不砍怎么种?把山当田耕,耕完长不长谁管?这次林改正是鼓励企业砍树牟利,鼓励官员卖树建政绩,鼓励农民砍树卖树致富。全国各地的树林正在被大片大片地悄悄砍掉,变成木材,变成纸浆。林木毁损带来的天灾尚在路上,不足以惊醒国人,而砍伐林木的实利却在眼前,企业、商人、政府官员、农民、买办(花钱就为你办事)媒体、买办学者专家都从中得到实利。国家可怜的那点集体林木就要这样被悄悄折腾掉!国家人民生存的安全屏障就这样被悄悄削弱撤除!谁也不管我死之后这个国家洪水滔天!

  谁对这个国家负责?!谁对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负责?!?!

  为了国家发展安全,必须彻底更改林改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国家地表林木,不管国有、集体拥有,不管是天然林、人工林,不管是在大兴安岭还是在海南岛,都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屏障。我国现在正在急速工业化城市化,地表林木的毁损与工业化城市化同步,双管其下,将导致我国难以预测的环境灾难。如果我们国家铁定了要接受国际上某些人给我们国家的国际定位分工,老实坐定农业国的交椅,永远心甘情愿做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那么就继续琢磨着如何折腾那“八分山地”,如何从那25亿亩贫瘠的山地里榨取“生产力”来“增收”,死死盯着那几亩山地和那山上的几棵树谋发展。如果我们要让我们国家脱离第三世界,把我国建成一个工业化、城市化的现代国家,进入到“中等发发达国家”行列,进入到不靠出卖资源、出卖农林产品为主的相较富裕国家,我们的政府就必须向其他发达国家如日本学习,尽国力之所能,把那山保护起来,把山上那几棵树保护起来,让其积蓄生长,多种多蓄,“国无树不富”,朝着如何加强农民子女的教育投资,让更多得农民子女有知识,有技术,从而脱离本土从事非农业生产以谋生。我们的国家只有这样才能走向富强。

  此次林改是要在30年前土地改革后,农民从田地中最也刨不出什么,大量田地被抛荒,我国集体林地   (25亿亩,国人人均2.亩,农民人均5亩左右)在“封山育林”之后,还有几棵树时,从这山上的几棵树上找“生产力”,靠折腾这几棵树来“增收”。我们认为,这是条根本走不通的路。不管所谓的专家说的前景如何美好,林业官员说前景如何堂皇,什么是“又一个改革的里程碑”,“极大地释放农村生产力”,不管各地官方媒体统一炮制的关于林权改革的报道多么激动人心,这次林改实质上只是在撤除我们国家的最后一道安全屏障来变钱,把山当田耕的必然结果就是我国的现有的集体所有的自然林和现存自然与人工林混合的林木的大面积毁灭。因为现在人们的毁林能力超强,一般农民也可用机械操作,砍伐了自然林后为种速成林还把地翻耕一遍,将各种杂树连根拔除。这将是对我国在经历大炼钢铁,农业学大寨后侥幸存活下来的大部分自然林的最后一击。

  一个发展中国家,不能有效保护自身地表林木,它就注定要在穷窝里打滚。不能保护国家国民生存环境与国家贫困互为因果。靠砍树刨山只会越来越穷。其中重要原因就是生态破坏。虽然林木为可再生资源,但其再生条件有限,再生速度有限。我国未来20年经济急剧发展的特殊阶段的大量木材需求,靠刨挖我国自身现有的可种林地和现有林木不可能满足,因为我国林木积蓄太少,人均林地面积太小。就是把我国地表上所有林木砍光也不可能满足我国未来二十年间的木材需求。在未来二三十年间,国家木材需要只能主要依赖进口。我们不能为满足这一时期的林木需求竭泽而鱼。

  对国家地表林木的保护是个国家战略安全问题,是国防建设的一个重要部分。林木的毁损导致的水灾、旱灾、雪灾、虫灾,将严重威胁国家安全发展,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许多时候其造成的破坏超出无数枚原子弹爆炸所造成的破坏。灾害发生后国家往往不得不动用大量的军事力量救灾,其对国家人民的损害无法以金钱计。而有了丰厚的林木积蓄,各种灾害会少许多,程度也会轻许多。九十年代长江大水导致数千人丧生,在公众和专家的呼吁下我国实施了“封山育林”。我们怎么能这么块就忘记那惨痛的教训,一下就要转为耕山毁林?

  国家地表林木肩负着保障国民生存安全,国家发展安全的重任。护之不见实利,但只要林木生长在那儿,保护它,它就不断积蓄加厚,它就是国家绿色银行里的巨大财富,国民就可得巨大的无形利益:空气会好许多,虫害会少许多,干旱水灾会少许多,酷寒暴热会少许多,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林木积蓄厚了,在二三十年后只需点采极小部分即可满足人民生产生活的木材需求。

  13亿人生活在如此促狭的地域,我们只有很少的一点林木。这点林木,理论上是可再生资源,但由于我国大多山地的土质,它的再生能力极为有限,我们要把它当做类不可再生资源一样保护。在国家急剧发展的今后20年左右,对不起,我们只得动用别国的树木来满足国家发展需要——加拿大、俄国、美国、南美、非洲许多国家的林木积蓄比我国丰富万倍,千百年来很少有人砍伐,其林木再生条件也比我国优越百倍。此时此后,我国的山地该歇会了。

  中国要富强,需要和谐的自然环境。为了国家的安全发展,为了确保我国步入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我们需要林改,但要彻底更改林改的出发点和立足点。林改的立足点不是要让国家靠这次林改来增加国民总收入,不是让农民通过砍树种树“增收”,而是要大力种树护林来弥补我国两千年农耕和过去六十年来大炼钢铁、“农业学大寨”给国家地表林木带来的巨大损害。各地林业部门要根据各地的土壤气候等,召集林业专家,寻找最利于本地环境的各种树木,以拨款补贴等方式鼓励农民加以种植保护。国家对种树种得多,植被恢复得快,林木覆盖加大加厚的地方加以补贴奖励。只要有利于环境生态的树就大量栽种,不利于生态环境的就少种,对于没有经济价值却有强的生态价值的树不容许轻动。分林地是为了更有效地保护它,扩冲它,而不是分而伐之,分而毁之。要严格限制公司或个人到积蓄深厚的林地上去“植树造林”,严革限制以植树造林之名,行砍树毁林之实。全国各地要严控各地林木的同步采伐以免破坏环境;要严格限制速成林的种植,以免破坏生态平衡。各级政府、林业部门、各地农民、每个公民都要充分认识到国家发展面临的生态环境失衡的严重威胁,尽全力让我国集体林地林木积蓄加宽加厚,使林木为我国安全发展提供坚厚的保护屏障。

  让我们一起关注林改, 防止人祸天灾

  本人认为,此次林改几乎是在从上到下的弥天大谎中进行。对此次林改真相国人几乎全然不知。因为有各级政府操控的媒体全在“为林改营造良好的氛围”, 铺天盖地都是林改就是好就是好的新闻报道,我们看不到任何反对林改的声音。纸业集团买通媒体,个别专家,甚至某些林业官员,在电视上大讲特讲“林纸浆一体化”和广种桉树等速成林的美妙。林木的收购砍伐都发生在偏远地区,关心国家安全的知识精英多住在城市,关心国家生态环境的国民每天听到的是铺天盖地的林改就是好就是好,种桉树好、种速成林好、林纸浆一体化好的宣传报道,对山上发生的事因媒体误导而无从得知。大家可以探究一下,林业部长、林业官员如此积极推动林改的背后动机是什么?是否有大林木砍伐公司、大纸业集团对他们中某些人的暗中“赞助”?大家可随意追问调查一下任一林改就是好的新闻报道。比如新闻说某地种植树木一千亩,实际上更可能是毁灭自然林一千亩;说某地有人投资100万植树造林,而实际上某人出100万收购了该地最丰厚的林地而准备大肆砍伐。几乎所有所谓“植树造林”的公司或个人,都是选购林木积蓄最丰厚的林地去“造”(糟)林。你要植树造林,该到大西北,到荒山荒地上去造,为什么专挑林木积蓄丰厚的地方去造?(大家可查查嘉汉林业、曼图林业是在哪些地方“造(糟)林”,看看它们的利润有多少是来自他们自己种植的树)。大家要特别关注偏僻落后地地区。那里往往是我国集体林木积蓄最丰厚的地方,也正是教育落后、知识精英缺乏、地方政府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由于政府控制媒体,许多地方的林木毁损真相外人无从得知。

  看到汶川地震人民所经受的苦难时,我们谁不伤心落泪?人民遭受那么沉重的生命财产损失,一半是天灾,一半是人祸。如今许多目光短浅的人在有意或无意地为国家人民制造天灾。——许多人正发着经济发展疯,上山入海,遍地寻找,有什么卖什么。这回他们看中了我国那残存的可以变钱的几棵树。此时,见钱不见林的急于搞出政绩的官员与唯利是图的商人正借林改之机,打着开发林业振兴经济的旗号,悄悄把千百万亩数十年上百年生成的具有极强的生态保护功能的林木倒卖砍伐一空,变成木材,变成纸浆,种上单一的速成林!当原有的积蓄深厚品种繁多的林木被砍伐干净,更多的自然灾害,更可怕的“天灾”将降临我们的国家。此时,你我能为阻止人祸天灾做些什么?

  许多资金雄厚的林业公司(砍树公司)、纸业集团,他们可以买断我们的某些政府官员,买断我们的某些媒体,买断某些专家,从而左右我们的国家林业政策,靠毁损我们国家生存之基、国民生存保障的林木来牟取暴利。国际上有些人一直在叫嚷说中国发展砍了全世界的树,他们要把中国人的砍树之斧引向中国自身。如外资“造(糟)林”企业嘉汉林业、曼图林业,已经在国际上谋得资金,当了收购砍伐中国林木的先行者。但从前它们处处遇到严格的砍伐限制。此次林改名义上是为农民谋利益,而很大程度上正是为无数伐木公司顺利收购砍伐我国现存林木扫清障碍。我们每个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公民,有树共荫,有灾同受,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却没有一个“共同基金”去买通那些昏官、“专家”、媒体,但我们有我们的声音!

  为了国家安全,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要各尽所能去了解林改真相,左右林改方向,左右林改结果。这个国家是我们的家,是我们后代子孙生息的家园。我们家屋前屋后的树是我们家园的庇护 —— 冬日里为我们遮风挡寒,夏日里为我们庇荫遮雨。牛到了花园里看到的是饲料;在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和一些昏庸的林业官员和地方官员眼里我们家屋前屋后的树上只是可变成钞票或政绩的木材和纸浆。我们要共同发出我们的声音:不,这些树是我们的生存安全屏障!不许轻动!

  2009年8月

  作者:蔡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关于集体林权改革的疑问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9年09月13日 星期日 @ 03:36:27

    1

    所以说,将这些当官的挨个枪毙了,也决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连林业干部都可以如何犯罪。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