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国工人的窘境

  中国共产党通过依靠工人和农民所组成的武装队伍,夺取了中国的政权。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章第1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階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會主義国家。”

  建国50多年来,做为中国“领导階級”的工人们,在一定时期确实享受到了一定的好处。中国城市居民从出生、上学、工作、婚姻、疾病到死亡,都是在国家的保障和照顾之下,就算在农村的工人们,过的也是有保障的生活。在绝大多数人是农民的现实中,中国工人们很长时间内拥有特殊地位,因为,中共政权一直宣传依靠工人们维护其统治。

  然而,从1979年开始,中共政权只考虑经济改革,一味埋头快速发展中国城乡的经济,忽略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一个观点:“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在一定经济关系上形成一定的政治关系和思想关系。”在经济改革的过程中,中国的工人階級逐渐成了真正的无产階級,甚至到了无米下锅的地步。他们已经没有了经济力量,彻底丧失了政治发言权。也就是说,上层建筑中没有了工人階級的位置。而建国50多年来,中国农民階級从来就没有发言权。这就出现了一个可笑的政治真空:理论上没有了统治階級,绝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现在是谁说了算!

  由于中共政权没有进行政治改革,所以建国以来所有的政治理论基本失效。这就造成了人们的困惑:西方发达国家是以中产階級为主的,贫穷国家则是極權、强权统治,那么现在的中国到底是什么社会?中国的有钱人是个别的,而且没有形成政治气候,更没有形成階級;中国有权人及其家属在社会中呼风唤雨,但中共政权不敢承认他们就是新贵族,就是统治階級;而中国的知识份子自古以来就没有形成过自己的階級,何况在中共的欺骗和蹂躏下,他们已变成政府附属品。中国的工人们只好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护自己的权益。就是在这种尴尬的政治氛围下,江澤民提出了“叁個代表”,声称中国共产党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可是没有任何阶层的人愿意被它代表了!

  中国人有个传统,只要冻不死、饿不死就不愿意“惹事生非”。所以,在经济改革之初,面对厂长、经理们的贪污腐败行为,中国的工人階級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望这事和自己没有关系。这就造成了有权人可以肆无忌惮地把国有财产变成个人财产的事实。但是,公共财产是有限的,随着私有化进程的加快,有权人就把手伸到了工人階級的口袋中,搞得工人階級一贫如洗!

  应该承认,毛泽东时代的平均主义确实比不上鄧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所以,工人階級一直支持经济改革,并愿意忍受因此带来的阵痛。由于中共政权宣传经济转型会导致一部份人暂时贫困,所以工人階級们是有思想准备的。然而,工人階級们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现在不是从我口袋中拿走多少、而是给我剩下了什么?社会已经到了“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地步!这种把社会转型带来的困难全部转嫁给群众的作法,我个人是坚决反对的!

  国际上有种说法: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到了一定的警戒线,那么这个国家的社会便会出现动乱,政府的基础便会产生动摇。现实中,中国的工人已有大量走上街头抗议。这说明中国的贫富差距不仅达到警戒线,甚至已经到了非常夸张的地步。根据中国民族的传统思维,中国社会将逐渐形成仇视有钱人、有权人的意识形态,占绝对大多数的中国人将采取对立的姿态来对待资本家、官僚们。而由市民们所发动的游行示威将冲击党政部门,甚至造成大规模的骚乱,并将越演越烈。处于绝望状态的市民们和工人階級,就有可能把天安門视为自杀的圣地!

  邮编:116000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中国工人的窘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