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万然:有心解决问题,何须追问网友姓名

  6月29日,广东省委办公厅召开网友集中反映问题交办会。1个半月后,交办的5个方面17个问题已全部有了答复,大部分问题已经彻底解决,少数问题正在办理。意味着广东探索网络文正长效机制初显成效。(8月14日《南方日报》)这17个问题都来自网络,省委省政府并没有要求实名制,如红海湾教育局挪用教师财政津贴的帖子,没有署真名。调查结果红海湾教师工资、补贴仍由区财政统发至个人帐户,不存在挪用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并没有人去追究谁发这个贴。证明了广东省委省政府问政网络在于真心实意替老百姓办事,并不是要追究某个网民有不实之词,这与口口声声要实名制的官员和专家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14日《南方都市报》引用《光明日报》的一则消息,却让人感到相当地不舒服。8月10日举办的“第一届中国互联网治理与法律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表示,为促进信息安全,目前实行实名制的时机已经成熟,应大力推广,尽快解决。方校长表示,没有网络实名制的现状,难以真正建立起网络的诚信体系,因为网络的虚拟性和随意性给网络犯罪的侦破带来了很大不便,一旦初出现问题,将极大地增加人们的维权难度。笔者地处偏僻,信息闭塞,只听说过跨省追捕网络发帖的人,但还没听说过有侦不破的非实名制发帖犯罪案件。究竟是公安部门谎报军情还是方院士故弄玄虚,笔者就无从知道了。

  笔者顽固地认为,网络实名制犯罪比网络非实名制犯罪更难侦破。理由是:网络实名制就是要求用户在网络注册用户名的时候一定要填写身份证号码。身份证号码和姓名是否相符,还得靠技术手段才能判别,在目前,这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用户自己注册罢了,并没有人来鉴别。要鉴别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难,就得让网络与派出所的户口联网,确保身份证号码与姓名保持一致。但是,一旦派出所的户口管理与网络自由联网后,会不会造成户口涉密,侵犯个人隐私权?如果不联网,人们随便填写个身份证号码及姓名,那么,与没有实名制还不是一样?

  如果联网了,别有用心的人照样会用假名上网,说些造谣中伤的话,干些违法乱纪的事,警察依然很难查出,照样禁止不了。用身份证号码注册为何还可以用假名呢?别忘了,身份证号码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知道,派出所知道,单位知道,银行的人知道,房管局知道,房屋交易所知道,水电部门知道,邮电部门也知道,还有参加什么考试、评职称及有奖活动等,主办单位的人也知道,他们不但看过还复印了我们的身份证,如此说来,每个人的身份证号码与姓名是无法保密的,谁都有机会用我们的身份去网络注册实名,干些违法、违纪的勾当,然后栽赃寄祸我们——不用查,就是某人!

  我们知道,目前已经有个别地方要求网络实名制,并不是当地官员喜欢网民上网说真话,而是怕人家说真话。表面上他们是怕人家上网造谣、诬陷,给政府抹黑,事实上是怕人家批评官员、批评政府。至于网络上的诬陷、造谣,不管是否实名,公安部门照样查得到,实名制后,反而加大查处的难度。原因是身份证号码不是保密的,谁都可以用别人的身份证号码注册真实姓名上网造谣惑众,公安部门按“名”索骥极有可能会抓错人。

  有些网民虽然在网络上批这批那,其实他们也没什么目的,不外乎就是上网发发牢骚,发完了就睡个清心觉,实行实名制,他们连牢骚都不敢发,怕惹上麻烦。假如他们的牢骚引起领导的重视并尽快解决,那就更高兴了。因而,实名制会使老百姓噤若寒蝉,网络就会出现一片歌舞升平。群众没地方发表意见,官员不知道老百姓想什么、需要什么、痛恨什么,久而久之,老百姓因无处发泄,积怨就越来越多,容易被坏人所利用。

  网络的虚拟性必定有虚拟的空间,正是网络的虚拟,才使不少网民用网名或匿名在网络畅所欲言,也正是这些匿名的帖子,成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决策广东的重要信息,不少匿名网民的意见成了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决策依据。近来广东省委省政府探索网络问政长效机制,并没有要求网民实名制,只要是可信度高的,政府就会去交办调查、处理。问题解决了,社会和谐了,何必再去追查提问题的人是谁呢?

  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作者单位:广东省 汕尾市 汕尾日报社 王万然

  邮箱:gdwwr(at)sohu.com

  作者:王万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有心解决问题,何须追问网友姓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