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专制中国是一个暴君层出不穷的国度,从普通国民耳熟能详的殷纣、夏桀、隋炀帝杨广、儿皇帝石敬塘到只有历史学家才知情的前秦皇帝苻生(命宫女当众与羊性交,看能否生下小羊),南宋六任帝刘子业(命令亲信大臣当众轮奸自家的王妃公主)和专好同儿媳妇睡觉的后梁皇帝朱温,无不对国家民族造成巨大伤害。

  从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来看,真正对中华文明造成深重久远伤害的专制帝王并不是上述几位禽兽不如的暴君。杨广、刘子业之流在任时为非做歹无恶不作,但伤害只停留在他们当皇帝期间,人死伤害即告终止。

  历史上有三位专制帝王不仅在世在位时对国家民族的伤害无与伦比,死后其遗毒还流恶千年,甚至直到今天我们仍能强烈感受到他们所创立邪恶体制的负面影响。这几个遗害千古的专制帝王虽然在历史学家著述中没有暴君的名头,但对中华文明的伤害比历史上所有暴君的总和还要大出百倍。

  他们是汉武帝、武则天、朱元璋!

  汉武帝刘彻在历史学家眼中是一位雄才大略的伟大帝王。今天的媚俗影视剧也把他的马屁拍得山响,屏幕上的刘彻在国民眼中已升华为抗击匈奴开疆拓土的民族英雄和超级猛男。

  掀开华丽的历史外衣和影视光环看真实的刘彻,不过是一个专横暴虐、任人唯亲、喜怒无常,贪功好杀的可怕帝王,如果不暴虐也不会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灭族”。刘彻的可怕性格不仅给当世的中国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强大的汉帝国在他的统治下由盛转衰,中国第一个黄金时代在他手里结束;也给后世的中国带来了难以估量的灾难性后果。

  刘彻遗害后世的最大邪恶暴政就是“罢赎百家,独尊儒术”。

  刘彻以前的中国是思想文化最为活跃的时代。中国历史上有影响的十位思想家,有八位活跃在春秋战国时期。思想的活跃必然带来实用技术的创新,所以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人在四百年时间内创造的文明成果比皇权中国两千多年创造成果的总和还要多。

  刘彻前中国的专制统治只限于国家的行政管理方面,思想则是相对自由开放的。所以诸子百家才能在春秋时期受到各国统治者的最大礼敬,得以匡时济世各显神通;才能实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由高层统治者启动的成功的政治变革。中国的思想专制自刘彻始,“罢赎百家,独尊儒术”把中华民族思想发展的长河拦腰斩断,中国自此堕入了“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思想黑暗学术停滞的草昧时代。结果中国在刘彻后的两千多年皇权专制时期居然没有产生出哪怕一位有影响的思想家。

  刘彻从精神上阉割了中国人的思想力。中国人自此不爱思考,人云亦云,盲目从众,像一群盲鸭随大流瞎起哄。

  所以汉武帝刘彻是伤害中华文明的第一大罪人。

  伤害中华文明的第二大罪人是南周皇帝武则天。

  中国传统政治体制的两大毒瘤是特务统治和刑讯司法。

  特务和刑讯逼供在武则天前中国一样存在,如汉武帝时的张汤就是出了名的酷吏,但仅限局部和个别现象。武则天则把特务统治和刑迅司法发展成为一种统治阶层广为实践的政治制度。

  特务统治鼓励告密,习惯用暗箱操作来处理政治争端。喜欢告密打小报告者都是灵魂阴暗的卑污小人,奖励告密必然毒害国民的品格。告密文化的蔓延必然使小人无赖横行当道,正人君子举步维艰,国民道德水准因此整体下滑。自告密文化普及后,中国再也没有出现千金一诺的季布、以自刭挑战“成功政客”的田横五百壮士、宁可烧死也不肯出山做官的介子推、慷慨悲歌的燕赵侠客等热血英豪。武则天毁灭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诚信品格,中国自此步入了灵魂阴暗的“小人时代”。

  刑讯司法必然造就冤假错案,在恐怖的刑罚下,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够不被屈打成招。刑讯逼供一旦成为司法制度,刑法就没有任何公正可言,根本起不到惩治罪恶维护社会治安的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作为权贵阶层迫害无辜平民的暴政机器。一个人犯了法不要紧,只要他有权有钱,就可威逼或贿赂执法者徇私枉法,把被害人屈打成招,或另找一位根本没有犯罪的替罪羊。在这样的司法体制下,权贵可以随意胡作非为,平民利益被权贵粗暴侵害根本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刑讯司法还为政治迫害大开方便之门,某人一旦在政治斗争中失败,就可被胜利者栽赃“莫须有”罪名,并施以恐怖的刑罚,对强加给他身上的罪名供认不讳。

  如果说汉武帝开启了中国黑暗政治的“潘朵拉魔盒”;武则天在制度技术上丰富了黑暗政治的邪恶内容;朱元璋则是中国邪恶政治的集大成者。

  朱元璋出身和尚佃农,心灵深层有浓厚的自卑情结。因为自己没有智慧、良知和美德;因此也就格外仇视这三样最宝贵的人性。朱元璋在位时采取的所有统治手段就是尽可能消灭中华民族的智慧和良知。

  为了最大限度地扼杀中国人的智慧和良知,朱元璋把中国的集权专制体制发展到极端,把国家的统治权力事无巨细紧紧抓在自己一人手中。全国只有他一个人在思考国家大事,其余的国民上至文臣武将下至草民百姓都被剥夺了思考的权力,他也不允许任何人独立思考个人急功近利之上的朝政国事。

  朱元璋的最大暴政是文字狱、庭仗和八股文。

  文字狱扼杀了知识分子的独立思维能力。自朱元璋以后,中国知识分子只会写歌功颂德的马屁文章和无病呻吟的“码字游戏”,不再是中国的进步力量。

  庭仗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拔下裤子打体面人物的屁股。这是一种血气之士根本不能忍受的羞辱,施加在精神上的痛苦远远大于肉体的痛苦。庭仗刑罚彻底毁灭了中国人的尊严,“尊严”自此在个人修养中狗屁不值。没有尊严的人什么下三滥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八股文则腐蚀了整个读书人队伍。自八股文制度出台后,读书的目的不再是增长知识、启迪智慧、陶冶情操和探索真理,而是为了做官。“官本位文化”自此浸润了整个知识分子阶层。当所有的读书人都去追逐官帽子时,中国就永远失去了“文明进步”的机会,思想文化一步步向沙漠化演变。

  朱元璋对中国上流社会的毒害无与伦比!

  今天的国民很难想象汉唐时期的中国人是何等英雄?孤身走天涯的大探险家张骞、率领三十六勇士征服了整个西域的定远侯班超,喋血孤城的大兵耿恭等热血英豪,就是今天美、日两国的超级猛男也难得与之比肩。就是这些生龙活虎一样使山河动摇的旷世英雄,经过汉武帝、武则天、朱元璋创立的邪恶極權专制体制的毒害修理后,就成了我们今天这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熊样。

  汉武帝扼杀了中国人的思想力!

  武则天毒害了中国下层民众的品格!

  朱元璋毁灭了中国上流社会的脊梁!

  二十世纪中叶,万寿无疆继承、捍卫和发展了三帝王的極權专制主义,给中华民族创作了亘古未有的黑色政治幽默。

  相关文章:

  1、《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2、《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3、《封建王朝的权力女人》

  二00九年九月二十四日

  作者:熊飞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qwerty 说:,

    2009年09月30日 星期三 @ 13:47:50

    1

    近代中國有位偉大舵手一個人做了漢武帝、武則天、朱元璋三個人做的事情。

    回复

  2. rct 说:,

    2009年10月06日 星期二 @ 16:58:53

    2

    中华文明是什么?

    回复

  3. 阿拉法可 说:,

    2009年10月07日 星期三 @ 13:06:24

    3

    庭仗刑罚彻底毁灭了中國人的尊严,“尊严”自此在个人修养中狗屁不值。没有尊严的人什么下三滥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之前的文化,也根本没有尊严。自己的儿子叫 小犬, 老婆叫拙荆, 自己叫鄙人, 妇女叫妾身, 皇帝都叫寡人,什么难听叫什么,还说是谦虚,这样才能不被注意,不被打击,才能生存,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自保的力量。从老孔开始 就以作践人为晋身之本,什么磕头,下跪,负荆,守孝3年,从1而终,只要他自己不是被作践的,或者没别人那么惨就行了。被他捧上天的武王姬发,还不是军阀作乱,干掉老板商纣王,打下周的江山?理由还不好找吗,这个正是儒家的强项啊?有那个朝代不说前朝是王八蛋的?董仲舒更恶心,向刘彻撒娇,卖弄,教唆刘彻洗头天下来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除了这个他也没别的好卖给刘彻了。刘彻打仗的银子,是他父祖3代实行黄老,不扰民攒下的。朱熹,据说有田地千亩,小妾数十,教别人礼义廉耻,自己肚子里男盗女娼。儒家的目的,就是当个奴才头,帮助主子欺压鱼肉,换取自己的口粮,至于主子是谁,什么契丹,靶鞑,鲜卑,蒙古,女真,无所谓,只要他自己能当奴才头就可以了。比如在崖山刻下“宋张弘范灭宋于此”的张弘范的老师,郝经(看这个名字起的多好),被南宋扣压了几十年,仍然不忘“故主”北元。 史书将牧羊的苏武与之并称。可怜苏武。 好在儒家确实是亡国利器,凡是骑马民族都需要儒家帮忙管理,在儒家的教唆下,不出几代就玩物丧志,内耗不止,比如西夏,元,清,很快就完蛋了。要是李斯 韩非 魏缭 商鞅肯给蒙古人打工,忽必烈恐怕连南美也平定了。凡是朝代的末期,儒学必定兴盛。最搞笑的是,运筹帷幄的儒家,有哪一次面对不识字的野蛮人,赢过?汉后五胡,宋之夏辽金,明之女真?说起阵法,就飞砂走石,对起垒来就失地千里。要不是袁崇焕这个军师白痴,女真怎么会进关?要不是明末的党争,怎么会民不聊生?

    农耕民族出现老孔这样的缩头乌龟教主,意料之中。渔猎民族不可能产生这样的思想。地理条件决定了中国必然是农耕文化。天意。狼行千里吃肉 狗行千里chi’shi。人是猴子变的,但是猴子不都是1个品种。但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要捧上天,歌颂,就不止是天性这么简单了。

    2战后斯大林听说邱吉尔“被下岗”了, 笑话他说你忙活半天,还不是下岗了?看我 ,谁能罢免我?老邱答,我打仗就是为了保护他们有罢免我的权利。掷地有声。历来天下都是胜利者的红利而已,所谓24史,24姓家谱也。拱手送出天下的,古今能有几人?

    不过,孟子有曰 民之所欲 天必从之 。

    回复

    阿卜杜拉 在 十月 10th, 2009 18:25:34 回复:

    孟子说这话的时候还没AK47呢

    LinXiaokang 在 十月 24th, 2011 07:02:57 回复:

    说得比主贴还好啊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