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继业:中国人获诺贝尔奖对策及预测

  又是一年诺贝尔奖隆重典礼,不用多看就知道这一切皆与中国无缘,为什么中国人一年又一年成为现代世界科学研究和文明发展的看客和观众,这个责任肯定与中国社会的漫长封建历史和酱菜黄河文化有不可推卸的关联。

  中国历史有5000年,根据史载,我们老祖宗生活的封建社会,虽然总的来说是血迹斑斑,但是封建老皇帝们的统治制度也曾领先过当年的某些世界水平;可惜,“好汉莫提当年勇”,我们都知道“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可是今天成天忙忙碌碌的国人从老祖宗那里究竟继承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曾经拥有“四大发明”的古国,现在只能望“诺诺贝尔”干瞪眼呢?我们不得不怀疑,所谓中国人的所谓悠久历史其实不过是一具长长的枷锁,所谓的黄河文明其实不过是一种小井市民的小聪明和大糊涂,或者干脆就是我们现在的体制根本存在着扼杀创造的问题……。

  我们知道,中国民间盛行的文化毫无疑问首当其冲是‘麻将’文化;茶余饭后甚至对茶饭不思,麻将成为当今中国普天之下迎来送往的唯一;不管是什么打法的麻将,其游戏手法不外乎就是:吃拿卡摸碰胡黄,即:要防着上家,要卡着下家,要偷偷摸摸地自抠,又要时常碰一碰小运气,……;在中国社会场这张大麻将桌子上,中国人从上到下,其人生哲学莫不如此,“在单位要防着上司修理自己,要时刻小心翼翼或顺着领导的脾性去梳毛,对同事和下属则要防着他们超越自己,有事无事都给其来一点小动作,好事最好全给他们搅黄,无论什么东西都要卡着他们,即使是集体利益也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独吞,至多给伙伴们一根骨头,偶尔用公款去彩市或股市碰碰运气,不管中奖与否,领导凡过问自己都一概装糊涂,……;已经够了,在21世纪的今天,这样愚昧的办公室文化还奢谈什么去获取诺贝尔奖,不被国际社会开除球籍就已经很不错了。

  其次,中国官府盛行的文化毫无疑问是‘弄臣’文化,自从盘古开天地,中国就出现了依靠取悦王公贵族而向上爬的奸臣贼子,最典型莫过于各朝各代太监和御用文人,其当年所作所为不必再提;眼下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弄臣们现在已经不再生活在皇城里面,不再梳长辫子和自废男身,而是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如:专家、学者、教授、顾问、股评家、投资人等等,他们沐猴而冠、自作多情,成天摇舌鼓噪和无中生有、其下三流手段不外乎就是“欺上瞒下、投其所好、指鹿为马、掩耳盗铃、盲人摸象、贪得无厌”,其最大危害结果就是直接导致:“政府决策失误,国家公信流失,社会人心激愤、贫富两极对立,……”;在拥有互联网的今天,人们的眼睛不可能再被一手遮天,要指望这些只会鹦鹉学舌和坑蒙拐骗的“大师”们去夺取诺贝尔奖桂冠,简直就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再次,中国宫廷盛行的文化毫无疑问是‘家长制’文化,自秦皇汉武伊始,‘君权神授、以德配天’的神权思想渐渐演变成了‘一家天下’的中央集权大一统思想,各朝各代的君主都自封为“天子”,虽已臭名天下,还痴心妄想“万岁万万岁”,中国封建“任人唯亲、近亲繁殖”的遗传基因开始了登峰造极的恶性循环,嫉贤妒能、优汰劣胜则成为最典型的中国元素,从此,中国的所谓盛世一去不复返,不管‘家天下’还是‘帮天下’,宝殿上的人和国号换了无数,但是“老子天下”的本质没有丝毫的改变,人民变成了君王的纯粹打工者,一切宣传说教最终都是虚幻和欺骗,试想,一个缺乏诚信没有独立思想和自由意志的社会哪里来的创新和发展?要想去获得世界顶尖的诺贝尔奖,肯定是不切实际。

  好了够了,古代中国那些非同寻常的酱缸文化今天都得到了‘发扬光大’,具体体现就是“人人都追孔方兄,个个都考公务员”,因此,对于像中国这样一个价值混乱型社会,不仅是诺贝尔奖,任何稍具前瞻性或创造性的世界性奖项都与中国肯定绝缘,如果一定要牵强附会,非要去找什么‘杨大爷、李二爷和高幺爷’等获得诺贝尔奖、而又八竿子打不着的美籍华人来装点门面的话,那么99年获得文学奖的高行健和89年获得和平奖的達賴应该最有资格来代表当今中国,毕竟高行健近40岁才移居法国,達賴20岁才流亡印度;可是由于万恶的意识形态因素,他们的事迹在大陆被严密封杀,他们的名字在大陆讳忌莫深,酱菜文化和階級斗争之弦在当代中华一如既往;高行健的《灵山》及《一个人的圣经》只不过写了些文革的个人感触而已,西藏难道不是中国领土吗?还口口声声说要请達賴回来当副委员长;看一看200多岁的美利坚是什么胸怀,如此看来,中国不是5000岁,也不是60岁,估计至多5-6岁。

  综上所述本人认为,中短期内,本土中国人士要想在物理、化学、医学、生物等领域获得诺贝尔奖,肯定是痴人说梦难上加难,但在和平和文学两方面获奖并不是没有可能;预计在不远的将来,中国的中青年政治人物里面肯定会出现戈尔巴乔夫式似的诺贝尔奖大师,中国现今的自由知识分子之中肯定也会出现哈维尔、曼德拉、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和昂山素姬似的人文精神领袖,而在工人农民市民阶层中,瓦文萨、图图和马丁.路德金等群众运动英才的诞生自然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历史前进的车轮无法阻挡,一切只是时间和时机问题,当然,有志于诺贝尔奖的人们切不可守株待兔……。

  作者:何继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获诺贝尔奖对策及预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