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万然:朱熹和海瑞的阴暗面

  朱熹和海瑞是千古敬仰的大圣贤,一个是南宋时的大儒家、大理学家,《四书章句集注》的编纂者;一个是嫉恶如仇,刚正不阿,敢于为民请命的青天大老爷。朱熹死后,地位越来越高,不仅有“朱子庙”供奉,而且被称为“朱圣”,几与孔孟齐名。朱熹提倡“读经”,张扬“存天理、灭人欲”的礼(理)教,俨然正人君子、圣人模样。海瑞留下了不少敢于抗争权贵、为民请命的佳话。海瑞不仅为老百姓鼓与呼,而且一生清正廉明,堪称封建社会官员的楷模。

  但是,圣人也有违背常理的乖戾行为,甚至有违反人伦的变态心理。如正人君子模样的朱熹,说的一套,做的一套,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道学家。而海瑞呢,清正廉明的背后有一种道德上的洁癖,有着明显的自虐和他虐倾向,简直就是一个不通人性的虐待狂。

  唐德亮在《朱熹的另一副行状》描述:朱大人当提官时,受人挑拨与台州太守唐与正有隙,特意到了台州把与唐与正有来往的艺妓严蕊抓起来,要她招认与唐太守鬼混,通过诗词唱和诽谤朝廷的“犯罪事实”。任凭被打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严蕊还是咬紧牙关不愿屈服。朱熹看硬的不行,便来软的,通过狱吏劝说严蕊:“你何必那么死心眼,受这个苦?早一点承认了也不过是杖罪,朱大人说不定念你是个弱女子,年轻无知,为你开脱……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年头心眼放活些才不会吃苦头,我劝你把跟那位唐大人的事干脆说了吧!”严蕊义正词严地说:“是人都应该有良心,是人就该懂得是非真假,我不能凭空说假话诬蔑一个朝廷命官……我和唐大人有诗词往来不假,但他从没在词曲中有过诽谤朝廷之意,没有的事我不能昧着良心瞎说,就是把我折磨死我也不会诬谄好人!”这番掷地有声的言词,连狱吏听了都不由肃然起敬。朱熹恼羞成怒,于是密令继续严刑拷打,并用竹签钉进她的十指。严蕊尽管昏死多次,但仍然坚贞不屈,绝不以诬陷别人来换取自己的自由。严蕊的冤案震惊朝野,终于惊动了皇上,宋孝宗便把朱熹调离,并亲自宣布为严蕊平反。

  朱熹不光折磨残害严蕊,还亲自下令逮捕数千名起义的农民,为报私仇,竟抢在皇帝大赦前残忍斩杀十八名“囚犯”。朱大人提倡“存天理,灭人欲”,但他自己却性欲泛滥。在武夷山上,他与学生丽娘就演绎出一场缠绵的婚外恋;其妹妹丧夫,他极力劝阻其守节,而自己却又纳两个尼姑作小妾……这真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典范!后世把理学家称为“道学家”,“道貌岸然”,正是朱熹这类人的活写真。

  而海瑞,也是一个反差很大的人物,我们在看到他清正廉明的一面时,还应看到他那凶狠残暴的一面,这样的海瑞才是一个鲜活的人物。

  在天涯海角之地,海瑞海青天手书大大的“忠孝”二字悬于门庭之上。虽从巡抚任上离职后,闲赋在家,海大人却既不忘经世报国,也不忘先圣千叮咛万嘱咐的价值信条。海青天是中国史上最有名的忠贞廉洁的儒臣,为了维持大明的江山、为了复兴祖制成宪,不仅敢提着脑袋犯颜直谏,更敢直接奚落批评今上。但是,就如忠的本质不同于公民责任一样,孝的本质亦非善待和赡养父母,孝和忠一样,骨子里以不平等的臣服为最高原则,在这一原则之下,精神可以被阉割、伦常可以被忽视、温文而雅的书生也可以变成禽兽。海瑞一生践行忠孝二字,为此不惜尽忠时如蝼蚁,尽孝时如禽兽。他结过三次婚,纳过两个妾。第一位夫人很贤惠,还为海瑞生了两个女儿,但由于和海瑞母亲性格不和,被海瑞一纸休书给休掉了。二夫人刚刚结婚一月,也由于同样的原因而逐出家门。那个年代被休掉的女人要面临着很大的生活压力和道德压力。第三位夫人命运更惨,她在盛年时令人可疑地暴死。另有一妾则于不久前自缢身亡。对待妻妾如此,对待亲生骨肉,也是毫无人性。

  “海忠介公有五岁女,方啖饵,忠介问饵从谁与,女曰,僮某。忠介怒曰,女子岂容漫受僮饵,非吾女也,能即饿死,方称吾女。此妇即涕泣不饮啖,家人百计进食,卒拒之,七日而死。”虎毒不食子,世人很难把一个“爱民如子”的清官海瑞和一个逼死女儿的杀人犯海瑞联系起来。海瑞心里信奉的那个“道德观念”太过强大,所以可以无视任何人的生命。这倒真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以前我们都不知道朱熹和海瑞阴暗的一面,往往把他们树为榜样,没想到,他们这些经过理学教育的儒家代表,居然是如此地心狠手辣,其人性连妓女都不如。自古以来,社会上总把妓女不当好人,其实,妓女中不仅有不少好人,还有不少值得称颂的好人,像唐朝的薛涛,宋朝的李慧娘、王朝云、梁红玉、严蕊,明朝的李香君、柳如是等等。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中共领导人向忠发被捕后即刻叛变,而一位妓女被捕后却一字不供,故周恩来愤然说:“向忠发的节操连妓女都不如。”而朱熹则是比娼妓更可怕的人物,不仅整人、杀人,而且以精神毒害人。

  作者邮箱:gdwwr(at)sohu.com

  作者:王万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朱熹和海瑞的阴暗面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