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罪恶感不是一种情操

  20多年前我们到欧洲留学是一边打工一边读书,过年过节还要寄钱给国内的父母,因为国内的父母亲收入低微。现在的留学生,其情况与我们当年的相反。

  当年台湾来的李同学假期里不用打工,他说:“我在花自己父母的养老金(其实是防老金),因为我是独子,父母亲反正有多少给我多少。”时,李同学已经28岁,台湾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了几年,才到德国留学,攻读硕士学位。

  今天这种情形发生在来自大陆的留学生身上,这些同学跟我们当年情况一样,即在国内已经是学士毕业;跟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们不需要一边打工一边读书。

  这些同学花父母的钱读书,而这笔钱来源有如下种种:父母本身就很富有;父母几十年省吃俭用的储蓄;留学专用贷款;父母的养老金。

  上次留学生聚会,与会者大约40人。来德国留学的家庭大多是平民百姓,顶多是国内小款或县处级,据我所知,父母挣辛苦钱的,学生比较懂事、知报恩。父母挣钱容易的,学生则会玩会花,不但不打工,假期反而出去旅游。

  我问他们这些22岁以上的学生:“你们花父母亲的钱读书,有没有罪恶感?”

  有一半的同学回答:有罪恶感,所以要赶快读完。

  有一半的同学回答:没有任何罪恶感。

  根据我的观察,承认有罪恶感的同学年龄偏高,认为没有罪恶感的同学年龄偏低,均为22 或23 岁。还有,认为有罪恶感的同学,他们比较善于处理读书和生活的关系,比较超前思考读学位与未来的事情,比如今后如何找工作、如何成家立业等问题。没有任何罪恶感的同学,其生活态度比较无所谓,甚有当“留学校漂族”的嫌疑。

  年满21周岁,按照法律概念,已经是成年人。成年人花父母的钱应该有罪恶感,因为有罪恶感后,你就会分清楚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就会认真规划自己的人生,就会懂得将来如何报答父母、回报社会。

  罪恶感这个被人冷落的东西,其实它是中性的。你可以把罪恶感看成是你人生旅途中背的一个包袱、一个沙袋;也可以视之为人生旅途中的一个自带马达、视之为一种动力。若为后者,我们实在应该感激它,因为罪恶感具有强大的力量,推动着我们在人生旅途中健康前进。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在网络论坛里广泛咨询,获得的信息归纳如下:小孩读大学第一阶段(即本科、学士)时,父母资助,不应该有罪恶感,因为这一阶段是就业前的必需台阶;成年人(尤其是花父母亲养老金)读书,不论轻重,都应该有罪恶感。

  罪恶感像生理上的痛觉一样,是要被医治的。身体用痛觉的语言来告诉我们那里受伤,灵魂也用罪恶感的语言告诉我们,要采取必要步骤以得医治。两者的目的都是为了健康。30岁左右的成年人留学读书,若毫无罪恶感地花费父母的养老金,就是一种病,需要医治。

  罪恶感不是一种能培养出来的情操,罪恶感是带有动力的有方向的一种行动,首先指向过去的罪,然后指向前面的改正。成年人留学,花父母亲养老金,就是一种罪恶。并不是说有罪恶感就不花钱,关键是你花钱时和将来还钱(报答)的心态。罪恶感只是一种症状,你注意到它,你就有指导医治的方向。每个人生在不同阶段,都或多或少有罪恶感,你不能被罪恶感打倒,应该认真对待它,不能一辈子生活在罪恶感的阴影下。

  医治最好的办法是,把罪恶感转化为动力,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以报答父母、回报社会。报答父母各种各样,一是等值报答,父母给多少将来还多少;超值报答,父母给一千将来还一万;无价报答,将来比父母更有前途、更富有。无价报答,可能是天下父母最愿意看到的。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罪恶感不是一种情操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HAHA 说:,

    2009年11月04日 星期三 @ 09:40:02

    1

    罪恶感的提法目前有点前卫
    做孩子的不要有太大压力,平安就好

    回复

    wuwendi 在 十一月 12th, 2009 08:47:23 回复:

    什么呀,我现在就在国外留学,周围的同学大都是拿着父母辛辛苦苦赚的钱漫无目的的在国外漂着,罪恶感的提法当然很必要,特别对于现在越来越多的海外留学生们。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