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冷战政治遗产柏林墙

  1989年11月9日,屹立了28年柏林墙被推倒,此后两德签署政治和约,1990年德国重新统一。

  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阿登纳基金会举行了盛大的庆典仪式。参加者有美苏冷战时期的台上对手:戈尔巴乔夫和老布什。联邦德国前总理科尔表示,德国历史上令人感到自豪的事件并不多,但他却有感到自豪的理由。他说:“没有比德国统一能够让我感到更为骄傲的事情。”

  岁月流逝,也在戈尔巴乔夫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他走上讲台时,步履显得很吃力。而与会三位嘉宾中岁数最大的老布什走路时已经离不开拐杖了。这位当年见证了柏林墙倒塌的美国前总统表示:“柏林墙的倒塌以及德国实现统一,意味着冷战的结束。”

  柏林墙在1961年8月13日开始建造,一开始只是铁丝网,后来被大量换成真正的围墙。东德称此围墙为“反法西斯防卫墙”,但多数西方国家认为建围墙的真正目的是禁止东德人逃入西柏林。该墙把柏林隔成两个世界,一边是社會主義,一边是资本主义。

  肯尼迪于1963年6月26日在柏林演讲,题目是《我是一个柏林人》,他说:“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民主国家)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来防止他们分开我们。” “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柏林墙建立后,有人采用跳楼、挖地道、游泳等方式翻越柏林墙,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

  1988年,我乘坐火车从东往西穿越柏林墙,亲眼目睹高墙的威严,东面的大墙干净洁白,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人可以靠近它;西面的大墙五花八门,看上去好像不是一堵高墙,而是艺术画廊。写什么画什么的都有:骨肉同胞,我们时刻想念你!拥抱你,我东边的兄弟!……

  “温暖”的柏林墙

  1989年,我亲眼目睹柏林墙的倒塌,每一位东德公民进入西德,都立刻获得一笔100马克的寒暄费(Begrue??ungsgeld)。仅在1988年,西德政府就支付了2亿6千万马克的寒暄费。柏林墙倒塌之夜,东德人潮涌入西柏林,时任西柏林市长的Walter Momper 指示,所有银行和储蓄所连夜加班加点,为东德人发放寒暄费。

  日前,德国Forsa研究所在《明星周刊》(Stern)公布了一项民意调查,在受访的1002名德国人当中,有15%的人怀念东西德统一前的日子。根据该民调发现,许多西德人对于他们必须缴付重税,以重建前共产东德感到不满。

  过去20年,德国已拨出1万2000亿欧元的国家资金展开重建工程。东德人对于自己的平均收入只是西德人的80%也大为不快。德国人口约8200万,不过,由于失业率上升,东德部分地区的人口已大幅度减少。自1990年以来,东德人口共减少了约200万人。

  该民调也显示,55%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政府能取消征收“团结税” (Solidaritaetszuschlag,收入的5,5%,根据近日德国媒体报道,东德人也缴纳团结税),这将有助于东西德融合;该“团结税”主要是为东德重建筹集资金(根据近日德国媒体报道,该款现在主要用于应付经济危机)。此外,50%的人认为应该提高东德人的退休金,以缓解东西德之间的紧张关系。

  墙把兄弟隔开,都是骨肉同胞,弟弟有困难,哥哥帮一把,没说的。而现在墙没了,大家都一样了,平起平坐,凭什么我要救助你?凭什么我要缴纳团结附加税?在东德的时候,小孩可以免费上幼儿园,可以免费读书,直至大学毕业,享受全民保健,如今,某些东德人反而觉得柏林墙在时更加温暖。

  柏林墙给德国人造成的血泪创伤,不是施奈德(Schneider)的《越墙者》(Der Mauerspringer)一书能够交待清楚,它毕竟是东德社會主義遗留下来的一份特殊的政治遗产,对它的留恋,对它的纪念,有甜酸苦辣。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冷战政治遗产柏林墙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