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只眼:西部暂不开发,行不?

  西部大开发,如惯常搞过的各种运动一样,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乍一看从中央到地方的层层宣传鼓动,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大跃进那些难忘的岁月。有所不同的是,满山遍野的红旗招展被今天发达快捷的媒体摇旗呐喊、推波助澜代替。

  其实,透过红旗飘飘和传媒叫嚣的现象看本质,大跃进和西部大开发还是有更深层次差异的:前者是狂热盲从的愚民干了一件违背科学规律的傻事,后者是头脑清醒冷静的当政者正在进行一次目标明确的“德政”工程。

  大跃进是一项全民参与的全能运动。可以想象,光凭几个官员声嘶力竭地捣鼓,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树木是这么容易被砍光,并丢进炼造废铁疙瘩的土高炉里去的?西部大开发就不同了,它是一种为官员提供“建功立业”机会的单项运动。别看大报小报、电视电台叫得欢,真正有强热参与意识的只有官员们,——大家聚集到西部又一次享用盛会大餐。至于一般平民百姓嘛,你就是扳起指头数上三天,也找不出那一杯羹与自己沾边。

  官员们参与意识是如此之强烈,如此之浓厚,大家你争我夺,都抢着把西部的帽子往自己管辖的省市县乡头上戴。不管有无条件,不管有无科学依据,不管人民有无看法意见,都削尖脑袋钻进“西部地区”,一门心思瞄准“开发”二字。但是,西部地区曾是写照中国贫穷落后的苦寒之地,为啥一夜之间魔力倍增,成为官员舍身忘死地渴望参与“开发”的黄金地段了呢?

  如果说官员们都是抱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宗旨,希望在西部的广阔天地里,大大地作为一番,你会相信吗?

  如果你以为官员们都会借此机遇,把东部或者西部开发成一个民主社会、经济发达地区什么的,是不是太幼稚了点?其实,在中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是舞台上大家人人得抹的油彩:“千里为官只为财”才是油彩覆盖下的真实面目。

  所以,举世瞩目的,当初不顾众多反对意见的三峡工程,现在有人竟敢在大坝浇筑过程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用落标的外加剂产品!(相关报道见《中国青年报》8 月7 日)

  其实,在当今中国,有哪一项工程,哪一个经济活动,不能成为官员们肆意掠夺侵吞的唐僧肉?官员们每人管理的那一块项目,都不过是自家后院的自留地,吃葱子,掐蒜苗,还不是图个高兴,凭一时心血来潮!所以,不管是建房屋,修公路,架桥梁,办公司,搞经贸,扶贫款,移民款,……哪一块肥肉没被官员们的馋嘴尝过腥?这一次,三峡工地市值1.8 亿的外加剂成了自留地里的韭菜。

  记得在三峡工程上马前夕,有人大代表反对开工的一条理由是,他认为大坝建成后将成为敌国飞弹攻击讹诈我们的靶子。现在看来,这条意见非常迂腐。美国政府在与我们交恶时真要拿牵涉千百万平民生命的民用设施开炸,用不着我们用飞弹回敬它,它自己的选民早就把它轰下台了;再说,用得着美国飞弹来炸吗?这种外加剂不合格(鬼知道还有什么玩意没被《中青报》发现不合格)的“豆腐渣”大坝,只需我们自己多上去几个人踩踩,说不定就象綦江虹桥一样跨塌了,还轮得到美帝国主义来射飞弹?

  因此,三峡工程不宜这个年代的上马的主要理由,不是科学技术水平是否达到了可以解决大坝所有技术难题的问题,也不是有无国际矛盾隐患的问题。真正的理由只有一条,大坝承建者的人格素质还不能保证他是“百年大计”、“千年大计”。由于官员们的贪婪腐败,“豆腐渣”大坝只会给国人平添一块心病,完全有违建坝的初衷。

  同理,在腐败不除,贪污盛行的前提下,搞西部大开发只能引发出更多的官员竞相腐败,疯狂掠夺。这无疑会让本已穷苦艰辛的西部百姓再遭重创,雪上加霜。为此,窃以为在目前这种吏治腐败情形下,西部地区应该暂缓开发。可以集中精力抓好政治体制改革,廉政建设,待到吏治清明之后,再言开发不迟。其实,西部百姓已经穷惯了,脱贫致富也不必争这一朝一夕。只要不给腐败分子在西部地区贪污扰民以可乘之机,则善莫大焉了!

原载[第三只眼]

  作者:第三只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西部暂不开发,行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