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平:政府鼓励砍树毁林来“增收”让人对国家绝望

  ——“林权改革”已沦为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态浩劫”

  近来新华社、人民网、中央电视台党和国家各主要新闻机器都在开足马力,宣传大力推进“集体林权体制改革”,口号震天响:“林权改革是我国第三次生产力解放”; “全面解放和发展整个农村生产力(林业部长语)”:“让农民在山上办银行”;相反对于近年来全国各地尤其是海南、云南、湘西,安徽、江西、广东、广西湖北等地大面积卖林毁林的呼声却噤若寒蝉,晦莫如深。

  一项政策不会因为最高机关或最高领导人的推动就一定是正确的;当年大办钢铁和农业学大寨就是最好的例证;一切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无论出于多好的愿望或以何种美丽动人的形式包装;最终会受到大自然无情的惩罚。

  林权改革的主谋者为何人?

  林权改革虽然出自国家发改委之手;但主谋者无疑是国家和地方林政部门。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各级林政部门可以说是破坏国家森林的元凶;他们是真正的砍树的决策者和执行者;也是国家生态遭到空前破坏后唯一的得利者。八十年代后期到2003年大约20多年的时间内,由于国家实行严厉的封山育林政策,强制各级林政部门放下刀斧拿起锄锹改砍树为种树;虽然国家的森林覆盖率和山地生态大为改善,但他们却突然感到空前的失落;看到各部门都在改革开放中得利,自已却被无情地边缘化,大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痛楚。他们一直在寻求重上历史舞台的机会;重找经济改革获利的突破点。

  机会终于来了,国际林纸企业大鳄在中国入关后纷纷在中国闪亮登场;金光公司来了;嘉汉林业来了,远在大西洋小岛上的曼图林业来了;一时各地林业部门将他们敬若神明,奉为上宾;各方为其张罗;处处为其大开绿灯,名曰“林纸浆一体化”;并为这些贪婪的外资大鳄奉上一盘盘、一碟碟中国天然林的大餐。

  没多久,海南的天然林被砍了;云南的天然林被砍了;广西的天然林被砍了;各地反对的呼声一阵接一阵,不绝于耳。可为什么没人理会?没有一个地方林政部门出来制止?不是很奇怪吗?各位看官,一点也不奇怪;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原因:

  国家林业局和和地方林政部门已经成为这些林纸大鳄企业的最新“股东”。已经重新找到了其自身行业和利益增长点和增长方式。他们手中掌握的批林批地权和林木定价权就是他们入股的最原始资本。

  但没有国家政策的允许,他们的股东收益就不能算是合法的,也是没有保障的。他们必须将国家的政策导向让其收益合法化的方向。于是他们首先想到了学者专家;让林纸大鳄们出钱出力,培育培训各类林业专家工程师,不断论证:“森林完全可以象稻麦一样按季成片栽种,又按季成片收割”。“把林地变现可以解放农村劳动生产力”;于是他们又想到了各类媒体,深刻挖掘“森林收割理论”的好处及其正确性和先进性。

  于是,有了资本的推动;有了专家学者的理论武装;又有了新闻媒介的摇旗呐喊;再加上求钱若渴的穷苦农民嗷嗷叫着也要发财致富,终于事成了。国家出台正策参照当年“土地改革”进行“林权改革”;终于实现了一代林业执政者 “山上办银行”的梦想。

  “收割森林”的尚方宝剑既得,国际国内林纸大鳄立即挥师北上,乘胜追击;各地政府部门也迅速响应,纷纷表示“要敢想敢干,超常规发展,在山头再造奇迹(湖北咸宁市长任某语)”;于是乎,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河南处处斧锯横飞,展开了轰轰烈烈的集体“收割森林”运动。

  得利者谁?

  国际林纸资本无庸置疑是最大的获利者。他们在国内银行货款;在国内购得林木,在国内制纸制浆,然后在国际出售成品获得现款。而他们所需要提前支付的不过是买办专家学者的培训费;林政部门的运作费;其他政府部门的打点费;当然在砍树遇到反抗时,还得捐点钱给希望小学,表明“我是慈善家,不是屠夫”。

  其次的最大获利者就是林政部门的当权者。他们是林业资源的真正控制者。批林来钱;批地来钱;注册来钱;办证来钱;转让来钱;拍卖来钱;罚款来钱;批条来钱;行政来钱;监督来钱;研究来钱,考查来钱;真可谓是处处生钱,样样有赚!他们可谓是名符其实的“山上银行的行长”!各位看官,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林政部门的当权者要积极盘活林地,并那么卖力地倡导“森林收割”理论;推行“参与砍树有功;抗议砍树有罪”了吧。

  再次,林改的获利者是那些木材代理商和砍树代理人;他们是这场“森林收割”运动中最活跃的力量。他们是资本利益和权力利益之间的实现者。他们周旋在当权者、资本家和农民之间。砍树顺利时他们是所谓农民致富的带头人;遇到反抗是就是当权者和资本家的打手;遇到政策有变,贪官倒台时,他们就成了追究法律责任的替罪羊。

  最后,按我们的林政部门的当权者的说法,农民是这场“森林收割”运动的最大获利者。那我们要问:农民在这次轰轰烈烈的“森林收割”运动中究竟拿到了什么,获得了什么?

  请看一份有代表性的森林砍伐公司与农民的收购合同条款:

  “计算方式:土地租金12.8元/年亩,林木价格111元/吨。 付款办法:签订合同办理林权证后,按实际面积每亩支付120元定金和第一年土地租金12.8元,共计132.8元/亩。以后每年采伐10%,按实际出材量计算付款,扣除原付定金。(见”湖北黄冈曼图林业公司林地收购补充材料“第八条第三款和第四款http://military.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056/51/96/2_1.html)。”

  请人民注意!

  请注意了:

  上面引文中所提到的每年每亩12.8元才是真正农民所获得的收益,每吨111元的卖林钱归开发商或承包商所有。

  还请注意:

  所谓的开发商和承包商并不是地道的山地农民,而是与地方政府有过硬关系的有钱人,如镇长的亲戚、村支书的朋友、林业局长的同学之类。仅仅有钱是不够的,必须要有钱有势才能拿到这块千载难逢的“唐僧肉”。而真正的山地农民,既没有钱雇请大型机械上山平整林地,也没有钱去买大批的经济树苗,更没钱雇请大量劳力上山砍树;如果不与地方政府官员攀点亲,带点故,就只能老老实实“服从林改大局”,签字出让山林,眼巴巴地看着有钱有势的人将老祖宗留下的林地剃头般地砍个精光,然后种上与自已毫不相干的所谓“经济林”(桉树,杨树)。请网民实地调查各地林改实况。

  还请注意:

  这些未能远走他乡去打工挣钱的老弱病残的农民在“服从林改大局,在”服从全面致富的动员“ 交出林地以后;他们立即被地方电台和报纸描述成”新一代致富人“。地方官员、林政官员和开发商摇身一变成了”林权改革先进个人和集体“。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想去山上砍把柴火烧饭时,那已经不是自已的山了,也不是自已的树了,而且至少30年不能上山了。

  还请注意:

  为了“一鸭三吃”,作到利益最大化,地方政府干脆将已剃光的林地,上报国家说那原是荒地,现在要种树了,申请国家财政补贴。于是县级政府和林业部心领神会,接着将这种上报进行到底,直到国家补贴款到手(湖北黄冈就是实例)。

  还请注意:

  为了“一鸭三吃”,作到利益最大化,地方政府干脆将外出打工谋生的农民手中的水田和旱地威逼利诱征集到手,全部种上所谓“经济林”(桉树,杨树),然后上报国家说那原是林地,后来被开荒种地,现在要“退耕还林”种树了,申请国家“退耕还林”财政补贴。于是县级政府和林业部心领神会,接着将这种上报进行到底,直到国家补贴款到手。等到打工的农民在城里失去工作回乡种田时,满田已是参天的杨树了。即使哭闹几天能拿回一两亩田地,可那种过杨树或桉树的地再也一粒庄稼都种不出来了。农民收获希望的田野,已经成了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收获经济效益的田野了。

  (湖北黄冈各县就是这么干的)

  我们要问:

  各地官方媒体争先恐后报道当地林改业绩:“种了多少多少经济林,农民赚了多少多少钱”,林政部门每年出台国土绿化报告,“绿化面积增加多少多少,植树造林多少多少”,可是我们要问:

  为什么种经济林就不遗余力地宣传报导,大肆砍树毁林却无人咋舌?

  海南的热带林消失了;

  云南的原始森林也快消失了;

  湖北黄冈咸宁的天然林和次生林正在成片地消失;

  湖南安徽江西的天然林和次生林也在成片地消失;

  广东已砍光了,广西正在砍光,重庆将要砍光;

  ……

  所有这些,为什么没人报导?没人关心?没人过问?

  我们还要问:

  林纸大鳄嘉汉在华一年疯狂毁林面积相当于三个香港,为什么没人报导?没人关心?没人过问?

  呜呼,国家之乱,全民砍树始!

  附录:嘉汉在华一年疯狂毁林面积相当于三个香港

  据资料显示,2004年嘉汉林业在中国的林地面积是242000公顷,到2006年就达到了352000公顷,两年间林地占有面积增长了68.75%,而平均每公顷的林木蓄积量从73立方米涨到87立方米。按照04年到06年增长110000公顷换算,也就是两年间占有林地增长了1100平方千米,这相当于一个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面积。如果嘉汉林业要想达到每公顷这么高的木材蓄积量,这就意味着嘉汉林业必须寻找林木更为密集的地区。

  从这份数据分析发现,嘉汉林业在2005年有明显扩张,从04年卖出林地面积从37369公顷到2005年的108013公顷,涨幅惊人。从整个收入来看,每公顷卖出价格从04年的2813美元到06年的3166美元,06年净收益相比较05年增长了36%.这些高价格背后是什么?对林地所有者的无耻掠夺。

  那么这样高收益的背后,老百姓能从每公顷的林地里能获得多少好处呢?

  在黄冈曼图林业公司的一份补充材料上可以看到,土地租金12.8元/年亩,林木价格111元/吨。(根据资料,湖北地区马尾松从活木到干木密度是:0.89吨/立方米——0.40吨/立方米。砍伐季节、气候以及砍伐后放置时间长短将直接影响木材密度)付款方式是签订合同办理林权证后,按实际面积每亩支付120元定金和第一年土地租金12.8元,共计132.8元/亩。以后每年采伐10%,按实际出材量计算付款,扣除原付定金。

  嘉汉林业公司数据显示平均每公顷的林地收益从04年的566美元升到06年的919美元,这些升值排除纸张涨价等因素外,剩下的就是一种可能,林地的所有者拿到的更少了。如果这些林地用作永久轮伐补种,也就是之前宣传的“将低产林转为速生丰产林”,每公顷相比较在06年能够高出509美元的价值,与原生木林每公顷平均获益919美元相比,还是要低很多。

  也就是说,林木完全是被贱卖,而最为关心的林木重建问题很难找到只言片语,嘉汉林业2008年5月16日发布的一份季度材料显示,种植树的比重仅占17%,为53000公顷,而直接购买林木占61%,为188000公顷。显然,所谓“林改”、所谓“林纸浆基地建设”就是地地道道的滥砍乱伐。

  “价格的走高实际上折射出的是高需求”,这是嘉汉林业的原文,正是这些高的利益驱逐这些企业不惜破坏生态环境。这份嘉汉林业2007年度特别会议上明确提出继续投资以取得具有吸引力的高回报,在2到4年之内达到年产出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立方米的目标。同时对这些分厂的负责人下达要求锁定这些丰产林的、能够长期提供木材的地方。现在在中国还有多少木材能够丰产的地方?

  2009-9-7

  作者:李清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政府鼓励砍树毁林来“增收”让人对国家绝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