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以栋:美国富人怎么处理财产

  大家都希望成为富人,但是财富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身外之物。所以,当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努力挣钱时,许多富人却在为怎样分配财富而烦恼。

  过去这些年,因为工作关系和个人兴趣,我旁观了许多美国富人对自己财富的再分配。对照国内现在流行的“富二代”概念,我想在这里提一些个人看法。

  善意的举动——捐出去。虽然美国是一个金钱社会,但是许多美国富人愿意把自己积累的财富回报社会,以各种形式捐出去。远的来看,许多著名的美国私立大学,以及大学里以姓氏命名的大楼及学院名称,都是富人捐钱留下的印记。近的来看,美国的第一和第二大富翁,比尔-盖兹和巴菲特,都决定把他们的主要财富捐给盖兹基金会,用作慈善事业。虽然很多人不相信善有善报,但我认为把钱捐出去属于一个良性行为,对社会和对家庭都有好处。从社会的角度,私人财富可以捐用到急需的地方,从而有利于社会的发展,有助于缩小贫富差别,减少产生暴力行动的土壤。从家庭的角度,巨额财富未必对家族的发展有利。没有了生存的压力,很多人会失去奋斗的动力,长久下去,对家族的繁衍未必是件好事。

  正常的举动——传给子女。虽然许多美国富人把钱捐出去,但大部分美国富人还会选择把钱留给子女。挣钱不容易,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生活得好一些,避免自己当年创业时的那份苦。就是巴菲特,也计划给每个子女留下十亿美元。都是留钱给子女,美国富人的做法跟中国富人也有所不同。在美国,许多企业家选择把主要财富留给自己最杰出的子女,而非平均分配。美国富人认为,财产是我的,财富分配由我作主,如果把我的家产传给我最杰出的那个子女,那么他或她就会继承我的梦想,把我的企业发展壮大,把我的梦延续下去。相比而言,中国富人的子女更容易认为老爸的财富是我们大家的,分给我们是迟早的事,并且应当平均分配。结果是,美国有许多庞大的家族企业,上百年而不衰。中国富人因为经历社会变更的缘故,现在还很难评论。

  理性的举动——钱权分开。在一个正常的社会,财富应当在开办实业中创造和积累。很多大企业家能有今天,与他们过去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在他们过去的创业经历中隐藏着艰难和困苦。虽然许多企业家的子女也很杰出,但很难想象,富人的子女还都能象他们的父辈那样艰苦拼搏,不断进步。首先,这拼搏的动力从哪里来;其次,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吃那份苦的。一位美国老板给我们看他爷爷的汽车牌照,“168”。他问我们“168”代表什么意思,当然我们中国人都知道,“168”等于“一路发”。他爷爷当然不知道我们中国人的意思,他指的是,168=24X7,即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老板都要为自己的企业操心。美国富人当然知道他们的子女不都是管理企业的料,所以他们会选择把公司上市,雇人去经营公司业务,子女掌管董事会,拥有财富而不经营企业。

  谨慎的举动——建立基金会。美国人也是人,是人就倾向于好吃懒做。我们中的许多人,不是不想享受,而是没有条件享受。问问你自己,如果你明天中了五百万美元的彩票,那么你后天是否还会去上班。富人子女不需要为钱去工作,那么怎么让他们去努力工作就是一件很难的事。巴菲特曾经讲过,他工作中的最大挑战,就是当他手下的人不需要为钱工作时,怎样让他们每天早上按时起床去上班。美国富人当然也知道这一挑战,所以他们会选择建立基金会,对子女用钱进行控制,限制用钱目的和用钱额度,减少子女对遗产的过分依赖。从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为什么许多美国富人选择把钱捐出去。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参见拙文“王老先生那块地”。

  传说当年曾有人劝林则徐为子女存点钱,林则徐回答说,我儿如象我,存钱做什么;我儿不象我,存钱做什么。意思是说,我儿子如果能象我这样能干,那么我不存钱他也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我儿子如果不学好,那么我为他存钱会使得他的危害更大。没有多少人有林则徐的胸怀,所以许多人都愿意为子女做出牺牲。但是,美好的愿望未必都能产生良好的结果。当然,财富分配是富人的烦恼,对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授之以渔而非鱼”应当更现实一些。

  作者:刘以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美国富人怎么处理财产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不是主人翁 说:,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 04:48:03

    1

    别瞎操心了,中国永远成不了美国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