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冲突全球?

  中国与美国欧盟正进入一轮新的经贸较量时期。随着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逐渐退去、中美贸易冲突世纪空前与奥巴马首次访问中国也走过了现场,将揭开中国与美欧贸易冲突的崭新序幕——“市场经济地位”将再次成为博弈中国走向国际化、中国外汇储备再创新纪录等,中国与世界大国发展再成为一个贸易博弈的新战场。

  “市场经济地位”,可能是中国与西方100多个国家(WTO成员国)所取得的唯一最合乎“国际法”的经济法律文件,也是经过中国法律程序通过、最有广泛的“共识”(因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签订了协定、受所有缔约国规定约束,中国“人大”也予以放行通过)。除此而外,中国将以自己独有的“中国特色”与所有西方国家所有经济规则——市场经济地位来极力抗衡。

  现在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中国成美国最大的债权人、债权国,中国影响美国好像比以前不那么费力了,影响世界却依然是难乎其难,中国想影响欧盟这样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依然非常艰难,但中国可以影响美国,用影响美国去影响世界就简单了很多。在哥本哈根的“全球气候峰会”(COP15)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奇迹:美国能轻而易举的去说服、影响世界,中国却不可能;但中国可以影响美国、用影响美国去影响世界!退一步说,就是影响奥巴马的美国全球战略,去改变世界。在全球COP15峰会上,中国与美国上演了G2的“双龙会”,但这种历史新镜像,需要时间、实践来进一步检验。

  1、中美对垒

  美国、欧盟(27个成员国)对“市场经济地位”有一致、明白无误的规则界限,这就是:(1)一国货币自由兑换度,汇率转换依据市场汇率确定,实行货币自由兑换制度,汇率转换依据市场汇率自由确定;(2)对商品而言,政府不能干预被调查商品的定价与产量,没有严重的国家和政府干预;(3)实行国际会计标准独立审计、阳光化、适合于任何目的清晰的会计审计报告;(4)所有主要的投入,不论是实物还是非实物(如劳动力、企业管理费用等)以总投入中所占比率的部分投入,应该当然是按照市场价格来支付(如中国房地产中被拆迁户,几乎一概都是政府一统定价),没有任何市场价格的机制;(5)中国特色的“国进民退”,国有企业的大行其道,将不利于市场经济地位的判断,减低了“市场经济地位”的成份、比例。现实的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正回归到“计划经济”先前的路上,如中移动、中石油、中石化等对中国乃至全球市场经济所占的份额,甚至比“计划经济”时代更前所未有比率。

  “市场经济地位”主要有三道死规则:一是货币(中国还没有动);二是市场(政府依然在油、电、水、煤、气等公共领域全面操纵);三是政府行政(政府要退出市场、商品机制)。否则,“特色中国”的市场经济就永远与全球的市场经济国家冲突、与法制国家冲突。

  据资料可查:在全球190多个联合国成员的国家中,真正需要通过“市场经济地位”审查的,顶多有十几个原实施“计划经济制度”的国家,主要是原苏联分出来的几个波罗海地区的几个国家及东欧的几个国家,加上朝鲜、越南、古巴、委内瑞拉等。但只占韩国经济总量2%的朝鲜、古巴根本对“市场经济地位”没兴任何趣、也不需要通过任何审查,东欧原社會主義国家早已转型、融入到全球化的市场经济体制之中,真正需要通过“市场经济地位”审查的,怕只有中国与俄罗斯等三、五个国家。中国与俄罗斯的“市场经济地位”怕都是很难翻越世纪“尖峰”。

  2、最终的游戏

  美国与欧盟及主要市场经济法制国家,将会一致与中国就货币自由兑换、汇率而与中国一直冲突下去。但中国现在还做不到“货币自由兑换”,中国60年没有做到,可能未来在10年、30年……也依然难以做到。因此,美国、欧盟会一致退而求“货币自由兑换”的方略予以突破,改为压中元升值,致中国经济陷入重重解不完的重围——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自由货币兑换”向中国施压,这是中国加入WTO后、市场经济地位所面临的一致、需要最终解决的“死结”。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后,中元不能自由兑换且不说,然而中国2009年全面实施的中元基准利率5.31%,却一直在美欧日等国际货币的最少5倍、50倍之上(主要国家2009年基准利率是,美元是0.25%,欧元是1.00%,日元是0.10%),这怎么不令全球的货币不与之争端、博弈?“自由货币”比贸易关税博弈,中国将更难以对付。

  最近,中美经济又迎来了历史的颠覆之作、面临着未曾有过历史大考。据美国商务部部长骆家辉均证实,中美双方将就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作出探讨,美国就中国商品已实施10多项惩罚性制裁关税,还有30多个国家也启动了对中国一致的关税制裁。中国与美国经济、贸易今天利益攸关的“共同体”,60年至今、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既极致繁华又突兀多发商战。

  按照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的协定,在中国加入后15年内,各WTOW成员有权决定是否给予中国以完全的市场经济地位。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来,8年时间过去了。尽管至今已有97个WTO成员承认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美国、欧盟、日本等一些关键大国至今不予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有一种说法是,根据WTO协议规定,中国将在2016年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3、还有什么武器?

  关键是:既是到了2016年中国自动取得了“市场经济地位”的截止时间,但中国中元的市场化既货币自由兑换问题依然难以解决,过去60年无法解决,就是再过10年、甚至到中国建国80年、100年也根源难以解决,因为中国至今没有任何“时间表”来变革、逐渐向欧元上市那样解决、推进中元“自由兑换”的国家制度问题。不解决货币的自由兑换问题,中国将永远受制于全球、最富有“高收入国家”的羁绊——“市场经济地位”的历史问题。也就是说到了2016年之后,中国加入WTO过度期满,中国依然有可能因“货币自由”兑换问题而受制于“市场经济地位”体制国家的严重困扰。

  现在的难点是:到2016年中国加入WTO过度期到位、自动取得了“市场经济地位”,但中国货币制度依然无法达到判定“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准,却依然实施着非“货币自由兑换算”体制,这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怎么办?是上、还是下?

  单就“货币自由兑换”的“市场经济地位”国际准则来看,中国可能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据查,中国自1979年开始改革开放,至今也没有出笼过“货币自由兑换”的任何时间表和1、2、3、4、5……步骤策略。仅此货币国略、市场经济体制的总体而言,就严重与全球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家根源悖论、长期冲突。

  4、中国人的小辫子

  美国及欧盟27国、日本等国家,将是全球唯一、最大财富人口区域,涵盖人口8亿左右,超过全球总人口的1/6,超过全球总财富80%以上。中国与之长期经济、货币冲突,其影响、矛盾与结果可想而知,又怎样平衡美欧与中国的这一根源冲突呢?

  一是中元兑换自由化,一是中元汇率升贬值,这是中国“市场经济”长期的根源的历史问题。美国、欧盟及全球所有市场经济、法制国家可能永远拿着这些与中国反反复复的一直较量下去。因为,不管是全球第一货币美元、还是才出生刚满十岁多的欧元,概是自由兑换、利率同向没有冲突。中元的这两点,就象中国人清朝时一个个背在脑后勺的“小辫子”,且永远被欧美揪着不放、一致到中元与美元、欧元能够自由兑换的“和平共处”走下去。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远非象人们所说所叙说那样简单、在不久的2016年WTO期满后得到完全可以解决,然而随着中国制造、中元在全球的兴起、中国外汇储备屡创新高而被全球一直关注,可能在未来10年、20年等也难以解决,因为这要看中國国略的“市场经济体制”要真正与美国、欧盟全面接轨与否(只要有“中国特色”就永远不可能接轨),进而与欧美国家体制不冲突、货币不悖论,美元、欧元、中元的三方能够“共赢”,否则美欧“特保”“制裁”将一致不断的演绎下去……现在,“中国制造”就是一个个外出的“客人”,而这个“客人”到了别人国家,先是当“客人”,接着就要当“主人”,然后就要喧宾夺主、把人家的商品赶出去……,成为这些国家商品的主宰者。怎么办?全球各国怎么办?中国又怎么对策?!

  5、流水不腐?

  而中美建交以来至今、最核心的纠结——“市场经济地位”,是美国除了政治大棒意外、能够在全球遏制中国最后一张具有国际法律许可的顶级“王牌”。现在,不管是经济贸易、还是金融制造业、或是汽车业、出版影视媒体业还是未来的航空母舰制造,中国不是迎头赶上就是欲登顶峰冲刺。2009年下半年,美国除了启动了所有最大幅度、更多品种的“特保”、“关税”惩罚压制、阻止以外,几乎也没有将中国经济的“势头”压下去。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迫切需要与世界各国公平、公正、公开的在“一条起跑线上”,进行对等、公平的全面竞技,假如美国承认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那么美国今后就没有了任何遏制中国的“紧箍咒”了。而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正是中国参与全球化、市场经济国家这种核心问题根源之心。

  现在,奥巴马象当年的尼克松一样、历史性的访问了中国。前不久,2009年7月份,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访问美时敦促美国方面尽快承认或解决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溫家寶总理访问欧洲也多次呼吁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11月18日在奥巴马访华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錦濤表示希望美方尽快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但这是中美、中欧现代国家发展、崛起的最后一个纠结。8月5日,中方在公布的对话成果中称,美方承认中国在市场改革方面不断取得的进展,并将以一种合作的方式迅速讨论、解决、承认中国市场的经济地位。这或许此次是美方不得不面对、或是另寻理由来兑换、替代美国历来“胡萝卜”策略的一种外交占先方式。

  奥巴马这列美国的时代列车,谁也没有办法更改、没有任何人能阻挡的开进了中国。如果不出意外,经过中美商贸联委会反反复复“杀跌”“通气”“磋商”再巅来覆去之后,美方将极有可能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签订相关的协议就在奥巴马访华时昭然于天下、或就在不久的将来就可能宣布……最最不好的结局也是,奥巴马也要指向这列车往哪开、开到何时就要到“市场经济地位”?奥巴马带来的只能是欢天喜地,奥巴马可以对日本不高兴,却不能承受与现今来自中国的任何不高兴或折戟、栽跟头、釜底抽薪……但除了美元,中国外汇储备还能往哪去?但美国——金融海啸已经告诉全球,也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也绝不会就轻易的就善甘罢休,这毕竟是美国能“拿住”中国的最后一张“屠龙”王牌。就象美国当年同意中国加入WTO,美国就预先设置了“市场经济地位”这无中生有的制冑……“中国特色”又为全球的市场经济体制、法制国家提供了无法绕过的实证案例。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

  特注:本文中将人民币统称为“中元”。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冲突全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