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拉:温总理要继续流泪的四大理由

  姜维平先生在其文章《温总理不要再流泪》里说,“他流泪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人们似乎已经被他流泪流得麻木不仁了”,并问温总理“为什么不学得强硬一点呢?难道人大代表被动地选举他当上国务院总理,就是让我们看他流眼泪吗?”希望温总“不要再流泪啦,为中国的宪政民主踏踏实实地做点事吧”!

  但愚以为,温总理的眼泪不仅不会停下来,而且会继续大流特流。这倒不是因为在他手里无法实现宪政,否则,那他可能要真哭了——宪政之民众票选,温哥可能就当不上这个总理了。

  哭者,因痛苦或悲哀而流泪发声也。哭和流泪是不同的。哭一般都会流泪,但也会出现眼泪流尽而干嚎的情景。所幸温总比较矜持、稳重,每次都“流”有余“滴”。而流泪不一定就是哭,风迷了眼,喜极而泣,都会流泪。

  流泪是演员们必须会的一门基本功。当然,这不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有很多人就特会这一手。当年智商特低的咸丰皇帝,就是凭着一把眼泪得到了帝位的。道光皇帝老时,要在奕詝和奕之间选太子。奕天资聪明,能文能武,比之奕詝要强上许多。奕詝的老师名杜受田,给奕詝出了个孝的主意,让他死守这一点。一天,老皇帝先后叫来奕和奕詝,说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问以后这个国家该如何治理呢?奕滔滔不绝地讲叙治国方略,深得老皇帝赞赏。当老皇帝用同样的话问奕詝时,奕詝立刻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就是不回答。老皇帝就问为什么?奕宁说,我就希望父亲健康长寿不会有其它事情,我就要孝顺父亲。

  结果老皇帝被感动死了,大清朝出现了历史上最无能的四无皇帝——无远见、无胆识、无才能、无作为。奕詝(咸丰)登基不久就发生了太平天国农民起义,之后又有英法联军进攻北京火烧圆明园,他在重大事件面前无所决策,迷于酒色,荒废朝政,宠爱叶赫那拉(日后的慈禧),误国殃民,留下千古遗憾。

  虽然有反动派因为爱流泪而给敬爱的温总理送上“影帝”的雅号,但不能说温哥的总理之位就是靠流眼泪上去的。

  温哥流泪是当了总理之后的事。虽然可以肯定他当上总理不是靠眼泪,但为了当稳这个总理,他似乎很爱靠眼泪——这就是外界那些异己分子所指责的“做秀”。

  这个且不管。与階級敌人站在不同的战线上,白费唾沫论不清。我们还是站在温总理的立场上,认认真真地分析一下温总理还得流泪的诸大理由。

  理由一:手里没战略行业。2009年12月21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鲜为人知的中组部》一文说,中国高层领导人长期以来掌握着特定部门和行业的大权。前总理李鵬曾是电力行业的长期统治者,科技部门则由党的前总书记江澤民把持。在能源部门高层的任命上,某些主管法制和国家安全的政治局成员也发挥了相当的影响力。该文没有说明这些战略行业,有没有温总什么事。但从现状来看,温总至少还不能在某一行业一手遮天。虽然金融行业正在洗牌,但前总理朱镕基的影响力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除掉的,眼看十八大快到了,温总也一下子吃不下。而国企方面,直接管事的是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及二把手李伟,都是朱镕基的部下,温总虽贵为一国总理,却不能对国企直接插手,虽然可以通过让审计署审计一些国企,趁势让自己孩子的私募基金提前进入到要上市的项目中,但终归赚的是一些零花钱,不能直接把自己的马仔派到国企去。能源行业方面,那是曾庆红、周永康的天下,虽然温总可以通过调整内阁成员,比如任命张国宝担任能源局局长来实现部分利益,比如通过张国宝,让温云松入股某大电力公司煤化工项目,未来上市套利也在数亿之巨,但终归是旁敲侧击,不能起主导作用,无法施展大手笔。没有了这些行业的话语权,就没有了现实和未来的影响力。温总能不着急吗?

  理由二:总理任期快完了,还没有风风光光带夫人出过一趟国。前前总理夫人之朱琳,前总理夫人之劳安,哪个不是风风光光、体体面面?不仅引领一时之时尚,且大增我中华妇女之风采,其光彩比起那些发达国家的第一夫人来,不让些许。而到了温总这里,竟然连个夫人都不敢带。要知道,温太太那是国际知名的珠宝大亨,那要是随温总理出去,亮温家之物力,贬与国之夫人,浑身的珠光宝气,还不把外国元首的夫人比残废喽,该会谋杀国际新闻界多少版面多少胶卷啊,该是多么大涨我国人之威风,呈中华复兴盛世来临之气象,护我国体,展我雄风啊。这个道理难道温总不懂吗。当然懂。但无奈,温总总是觉得有小人在背后指指戳戳,每听到“地质一姐”、“珠宝大亨”这些称号,温总就觉得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宁——他可是以清廉示人啊。于是温总后来就不再敢带夫人了。在维护自身清廉与顾全国体方法,可怜的温总不得不选择前者,实在是令人扼腕。俗话说,大礼不顾小让。愚以为,只要夫人不是利用跟总理出国的机会去谈珠宝生意,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带出去。像现在这样,由于太过爱惜自己的羽毛,连老婆都不敢带出去,反而给外界以总理心虚的口实,你说这总理当的窝囊不窝囊。

  理由三:人家的儿子当了大亨又当大官,温总的儿子,搞个私募还被人指指戳戳。李小鹏那是大亨吧,闪着光还带电人的,多厉害。银子花到手软,又跑去当官,将来也是要进局子的——当然不是公安局,是政治局啦。瞧瞧人家,想要啥风光,就有啥风光。昨天大把花钱,今天大权独揽。这才叫人上人呢。他为什么能这样,敢这样?不就因为他老子当过总理嘛。现在温哥也是总理,但为什么温总的儿子就不能光明正大地挣大钱,甚至也去当个省长呢。这不公平嘛,都是人,都是共产党的超高级领导,都是一国的总理,凭什么温总儿子就不行呢?虽然也怪自己的孩子不争气,一开始就没入正道,就想赚点钱过过闲适的日子,但这也没什么错误啊。弄得孩子多可怜,想花点钱吧,只好偷偷摸摸去搞私募,即不闪光又不能电人,根本就是见不得人。虽然说赚这种钱,符合国际惯例,与国际接轨,就算将来有什么麻烦,查起来,那也是资本市场上名正言顺弄的。也比其他行业来得容易,其他行业又要立项,又要投资,又要盖厂房、买设备,没个十年八年的难见成效,辛苦不说,摊子大人多嘴杂,容易出事。私募这种项目,在别人眼里风险大,但有内幕消息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就成了短平快,比印钱还快。一笔几千万进去,数个月后几个亿回来。但说是这么说,还是不好听,股市跌是因为温总儿子要入市,股市涨是因为温总儿子要套现。这些话都在大街小巷传N遍了。都是当父亲的,凭什么自己就不能让儿子正正当当地花钱又揽权?你说温总多痛苦。

  理由四:老婆、儿子且不说,连兄弟都跟着受苦。弟弟温家宏,多可怜啊,搞官倒,弄批条那阵儿,没他什么份儿。好不容易等哥哥当了总理,才靠处理全国医疗垃圾赚点脏钱,那钱别人都看不上眼,可只要是自己的弟弟去赚了,别人就说是垄断了。全国那么大,垄断的了吗?香港、台湾的医疗垃圾他就没有做嘛。这孩子吧,命不好心好。这不,这几年看着全国污染越来越厉害,又跑前跑后在十几个省搞污水处理,干得也是脏乱差的活,而且是帮别人去处理污水的,是积阴德的事,就处赚点钱,那也是脏钱啊。就这,那帮人还不放过,还是那儿说利用温总的背景去地方上要项目。哎,这孩子实在是穷啊,穷得没办法,前年龚如心去世,他甚至都去掺和人家的遗产案,希望能赚点死人的钱。都到这地步了,那帮小人仍然不放过,最近又拿他当过恒大地产的董事、绿景地产的法人代表来说事。说全国的房价居高不下,就是温总为了让他弟弟赚钱。他赚钱就是靠着当总理的哥哥,这是哪跟哪儿啊?赚脏钱你们说,现在赚点房地产这类衣冠楚楚的钱,你们也说。连弟弟赚什么钱,都要被他们说三道四,你说这总理当的窝火不窝火。

  最可气的是那个姜维平,竟然说要温总搞宪政。若真搞了宪政,温总的家人能不能赚到那么多钱,赚到手的钱能不能安全且不说,仅就上面这四条,那老百姓还不把温家给弄歇了菜。

  所以说,老姜其实是在害总理。真要他不流泪去搞宪政,这不是逼着他哭吗?

  作者:劳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温总理要继续流泪的四大理由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Gordon Wang 说:,

    2010年01月02日 星期六 @ 17:30:37

    1

    很多东西都跟我们经济学教授说的一样,开始听教授讲我还不信,现在在这里得到求证了。

    回复

  2. 说 说:,

    2010年01月03日 星期日 @ 11:49:22

    2

    哎哟,
    要是你老大当上了,
    老大你不捞一把?

    捞不上的就在旁边过过嘴瘾罢,象老大你。

    要死就先死点中国人吧。

    NND
    发个贴都要两遍

    回复

    yslysl 在 一月 4th, 2010 05:27:53 回复:

    没有制约的权力是必然导致腐败的,不论是谁当权,这就是为什么西方政治里都要对手握权力者严加要求,公众人物无隐私,并且适用有罪推定。
    你不能因为人性的这个弱点就嘲讽楼主,大家因为自己没分加上固有的公平观念都对腐败批判否定,这很正常;而没有民众制约的绝对权力,不论是你我他谁上台,都会有绝对的腐败,这个也是常态。正因为如此,我们要追求民权,逐步废除極權,实现民选,三权分立。

  3. 不是主人翁 说:,

    2010年01月05日 星期二 @ 06:00:39

    3

    总理也好书记也罢,一届不如一届——我中华怎么崛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