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三:北京出了个“任志强”

  过去中国有首很著名,很红的经典歌曲《东方红》。里面那句“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被过去的革命党、现在的执政党一直尊奉为“圣旨”。尽管歌中另一句歌词“他是人民的大救星”,被人诟病为与《国际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自相矛盾,但这首歌的主流色彩在天安門广场北有主席像,南有纪念堂的保佑下,目前似乎还看不到有多少褪色衰变的迹象。

  今天,我要说的是一首尚未谱曲流传的非经典歌曲《北京出了个任志强》。歌词大意如下:“东方红,太阳亮,北京出了个任志强。他为富人谋幸福,不给穷人盖新房。”

  任志强,男,58岁,中共党员,北京市华远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副书记。还担任全国工商联住宅产业商会副会长。曾当选为西城区人大代表,任第九届、十届北京市政协委员。近期工作情况不详,听说去年什么时候买了个壳公司上市又窜到股票市场圈钱去了。

  任志强在北京房地产界乃至全国名头不小,因其喜吐“真言”,好发“歪理邪说”,故获“任大炮”之美称。作为一名共产党的好干部、优秀的共产党员,任志强同志绝对充分体现了“叁個代表”。下面就该同志的部分“代表言论”比照我党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宗旨来个对照,以正视听。

  1、“我是一个商人,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房地产开发商只替富人建房,不应该考虑穷人。”(2005年10月,任志强在某论坛上的发言)

  党的声音1: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錦濤上任伊始,“首发”西柏坡考察学习,并郑重提出全党同志要牢记“两个务必”,坚持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摘自胡錦濤2003年2月18日在贯彻中央十六大精神研讨班结业式上发表的讲话。)

  “三个为民”按字面和字意理解,就是要把维护好、实现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我党全部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由此才能加快发展经济,切实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

  从任志强的头衔和身份上看,他应该归于一群有别于荣毅仁荣老板的新世纪的“红色资本家”一批人。这批人如今在中国为数不少,并扈养了一批专门为主子摇旗呐喊、混淆视听的所谓“房地产专家”,代表者如陈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聂梅生(曾任建设部科技司副司长,建设部住宅产业办主任等职。现为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董藩(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等人。

  如果任志强承认自己是一个纯粹的商人,而且是一个戴着红顶子的“官商”,那你在日常工作中是按胡总书记的指示办呢?还是按你自己口口声声所宣称的“市场”经济规则行事呢?你说你“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给穷人盖房子是政府的职责,那我奉劝你赶紧脱掉你那身官衣,摘掉你那顶官帽,拿下你那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金字招牌,郑重、庄严地宣布退出“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队伍,岂不是在一心为中国的富人们盖房时更能肆无忌惮、更心无羁绊、更无所畏惧、更勇往直前吗?

  据我所知,任总一直掌管的华远公司是家国有资产公司,并非是你任总自家的公司。你不过就是替国资委跑跑腿,卖卖“狗皮膏药”的一条“高级走狗”罢了。如果国有资产能真正名副其实地归全民所有,用不着全国人民动手,光北京城里的穷人就早把你打个屁滚尿流如丧家犬似的了。再说了,既然是国有资产公司,其资产的真正产权人就应该是全国的老百姓,这里面包括的不仅仅是任总所说的一小部分“富人”,更多的应该是还没富起来的“穷人”或是“准穷人”。那你任总凭什么就能放出“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这样的狠话呢?你这个共产党员的底气何在?你的后台到底是心系13亿中国人的胡总书记?还是咱们满怀忧国忧民之心的温总理?

  我还就真有点儿纳了闷了?怎么咱们的党中央、胡主席,就能放任或说是纵容这么一个共产党的败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给共产党的金字招牌抹灰添彩儿?怎么国资委能这么长时间将国有资产交给一个“人民公敌”去管理运作?怎么咱们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能无视一个早已将入党时宣示过的誓词忘得干干净净的党员胡说八道,丢尽了共产党的脸面?

  我早就对任总说过,既然你不屑、不想,更不愿给中国的“穷人”盖房,那你何必还赖在中国这片“穷人”远远多过“富人”的土地上呢?你去美国好了,如果闲远,去新加坡也行。那些地方的富人可比这儿多多了,他们肯定欢迎你去,因为你从心里深深地爱着他们,想着他们,你只愿意给他们盖高档的豪宅,为他们服务。这样,也更能体现出你一个共产党员宽阔的胸襟,远大的视角,高尚的国际主义情怀和解放全人类的雄心大志。

  2、“过去中国都是‘穷人区’,现在出现‘穷人区’和‘富人区’是很正常的,就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也要让一部分人先住进‘富人区’。”(2007年2月,发言地点不详。)

  党的声音2:我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强调“坚持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不断提高构建社會主義和谐社会的能力”。

  据说,和谐是人类社会价值体系的核心概念,是社会发展的美好形态。而现实中的贫富差距现状及其政府在贫富差距控制能力上的强弱,已成为我国构建和谐社会的关键因素。这不,任总大力宣扬的“穷人区”和“富人区”,就是对党和政府努力构建和谐社会最大的不和谐因素。岂止是因素,简直就是煽动穷人暴动的导火索。

  任总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穷富观”时这样说到:“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革命教育让所有的穷人都迷信当用暴力的方式打倒了富人并将富人的原有财产剥夺且分发给穷人时,穷人就可以变成富人了,中国也就在暴力革命成功之后能从穷国变成富国了。暴力革命确实实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梦想,但打倒了富人并没有让穷人富起来。穷人分到了原来属于地主的土地,但并没有因为无偿的拥有了土地就变成了富人”。(2008、7、28的博文《不是救市、而是纠错》)

  任总上述这段话,颇有站在总书记的高度上对中国革命历史的教训给以总结的味道。同时,对他的党在建国后的大业基本持否定的态度。不信请听他另一段出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中国改革之前的三十年时间整体的中国人在号称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之后、号称人民当家作主之后,当人民拥有整个国家的资源与财产时,中国人却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可见打倒了富人并不能让穷人变成富人”。

  在这儿我想插上一句话,今年咱党热热闹闹、轰轰烈烈搞的60年大庆,好像没分前30年大哀,后30年大庆?说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的。不知任总对此有何评价?

  他接着又强调说:“穷人不能变成富人的原因,并不是穷人不想致富,也不是穷人无能力致富,而是中国的社会制度不让穷人致富,也因此才有了改革,改变了不允许穷人致富或不允许中国人致富的社会环境、国家制度。事实证明,当这种国家体制与制度发生变化之后,中国的穷人们爆发出了无限的创造力,让整个中国的财富迅速的增长,让大多数的中国人改变了贫穷的生活状况……。”

  姑且不论咱们任总这番话是否值得商榷,但我们知道的是,任总从小的生活环境就不属于他所谓的“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穷人之列。我想问问任总,你逃过荒、要过饭吗?你的父母或家庭中其他成员被打成过“地富反坏右”吗?你不就是插过几年队、当过一阵兵吗?就你这点儿经历也配谈什么“穷人不能变成富人”的原因?改革开放确实改变了许多中国人的生活境遇,但并非真如任总所说的“当这种国家体制与制度发生变化之后,中国的穷人们爆发出了无限的创造力,让整个中国的财富迅速的增长”。我们看到的却是任总个人的财富,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得到了迅速的增长。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十多年前就是700多万的薪水,现在还700多万,高什么高?按货币比值看,我工资还降了!”见过不要脸的坏蛋,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共产党员。但他最精彩的自我吹嘘是这么说的:“我年年都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要有问题,能评上吗?”快别给咱共产党丢人现眼了,我这个草民都替你感到脸红臊得慌。

  在任志强看来,他拿的那份高薪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一年才774万(注:2008年任总的年薪),不多,何况一晃10多年没涨工资了。774万是个什么概念?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北京由于是党中央所在地,部委多,国内外大公司多,故2008年全市职工平均的工资为44715元。这其中还没包括那些民营企业、农民工等人群的工资。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9229元。其中,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1005元,城镇集体单位为18338元,其他单位为28387元。最惨的是全国城镇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才17071元。

  说是北京人2008年的44715元,比1952年的544元增长了82.2 倍,年均增长率为8.19 %.1952年的任志强还穿着开裆裤,只会叫“爸爸、妈妈”呢!他爸爸估计一年连544元也拿不到。在工资年均增长率上,任总应该比他爸爸强多了。1984年时任总几经奋斗终于进入了北京市华远经济建设开发总公司,当上了公司的建设部经理。那时北京市职工的年平均工资为1086元,以此推算他的工资从1984年的1086元到2008年的774万,增长了7127倍之多!那任总这些年来工资的年均增长率又该是百分之多少呢?

  有人曾对此发出过疑问,据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们自己说,2008年是房地产行业十年来最困难的一年。而在这一年,任志强却拿到了这个行业有史以来的最高收入。这只能有三种可能:

  1、从政府到开发商,大家都在说谎。08年房地业非但不困难,反而是历史上最好的一年。

  2、第一条不成立,但任志强的华远集团却如我国国民经济一样,在举世艰难下一枝独秀春光独占,创出自己企业的历史最好时期。但若如此,不知该如何解释华远职工爆料员工工资遭长期拖欠的情况。

  3、若前两条都不成立,则只能说明任志强是个无良的企业领导者,在无论行业还是企业都陷入困境时,在自己的员工连工资都得不到时,却给自己开出史上行业最高年薪。

  如果说,任志强的真实情况属于第三条的话,那可真是“天理难容”啊!怎么就被“叁個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的共产党给容了呢?这要是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里,都很难容得下的。有心人可以去翻翻美国去年的历史记录,美国总统和美国人民是怎么制裁那些华尔街金融大鳄们的无耻与贪婪的。

  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大关于进一步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大政方针原则以及十七大提出的‘限高、促中、提低’的要求,说是“要在初次分配中适当提高劳动报酬的比重,改变目前初次分配中资本所得偏多、劳动所得偏少的局面”。按党内专家的说法,即此次收入分配调整是双方面的,高的要往低处调,低的往高处调,进一步缩小贫富差距。如真能如此照办的话,那咱任总的工资是该向上调呢?还是该往下走?我们拭目以待。

  3、“买卖有理、炒房无罪,禁止炒房就是违宪。”(2005年12月)

  党的声音3:今年12月16日的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名为《房价非理性上涨损害经济全局》的文章。文中提到刚刚结束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进一步提出要求“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势头”。

  怎么遏制呢?首先,调整供给结构,加大有效供给。其次,抑制投资性、投机性购房。通过灵活的、差别化的信贷政策,一方面继续鼓励居民自住和改善型住房消费,一方面有效抑制各种炒楼行为。最后,充分加强市场监管。房价的疯狂上涨,往往少不了一些开发商的推波助澜。少数以利为天的商人们,捂盘惜售、雇人排队、虚假合同等等,无所不及。如此哄抬房价,搞乱了市场,搞慌了人心,政府必须严加监管,依法惩治。

  这人民日报可是党报啊!它上面说的那可都是代表党的声音啊!要是党的声音都遏制不了任总的“炒房无罪”的狂吠,那咱们自称“叁個代表”的党可真是没得救了。胡总书记趁早让位给任总书记当得了!

  4、任志强在回答记者关于房地产业腐败的提问时说:“你错了,房地产行业的腐败根本不是最严重的。在中国,腐败现象最严重的是交通领域,杀了多少个交通厅厅长了?!房地产行业有没有腐败?有,确实有,但不严重。”(摘自2009年5月5日《京华时报》上任志强与该报记者的对话。)

  党和政府的声音4:今年的9月26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在本系统廉政建设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房地产腐败超想象,清水衙门也犯错”。同时又强调说:“近年来住房和城乡建设系统重大腐败案件增多,且性质恶劣。”

  任总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搞房地产的“红顶奸商”而已,他的话份量重?还是咱们姜部长的话份量重?请有关主管部门的领导或是温总理给个答案,行不?

  5、“房地产业并不是暴利行业,‘房奴’也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多,商品房定价无需被监督。”(2006年10月)

  “为什么要让开发商公开房屋成本?你老婆会告诉大家说她的胸有多大吗?”(2006年12月凤凰卫视邀请任志强作嘉宾,录制了一期“是否应该公开房屋成本”的节目)

  党和政府的声音5:今年6月底,国土资源部公布了“中国地价占房价平均为23.2%”的数据,数据来自对全国620个项目的调查。其中,北京的21个项目中,地价最高占房价的比例为51.36%,最低为14.33%.据此计算,北京21个项目平均地价与房价的比例约为25%.数据显示,北京地价房价比最低的项目,每平米地价只有1720元,但是项目开盘价却达到了每平米12000元,地价只占14.33%.

  据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社说,这是为了正面回应“地价推高房价”的有关争论。而持“地价推高房价”的另一方则是地产开发商的娘家――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该会去年曾就全国9城市“房地产企业的开发费用”进行了调查,结果是,房地产项目开发中的土地成本占直接成本的比例最高,达到58.2%.“地价推高房价”的争论就此开始。最后,国土部表示,“我们一直认为将实际的数据和情况摆出来,以透明公开的方式让社会了解相关信息,是回答疑问消除争论的最好方法。”

  其实,透明、公开、公正是衡量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应该做到也必须做好的检验标准。如此,方能不断推进、完善社会的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健康发展。既然我们的党和政府是非常讲究“两个务必”和“三个为民”的,那么顺应民意,要求那些所谓的“开发商”公布房价的成本也并非什么无理要求。

  据一位不咋地的经济学家成思危说,在开发商的房价成本中,还有一部分叫灰色成本,也就是行贿、打通关系的成本。开发商之所以不愿意公开商品房的成本,并公开表示这是秘密。是因为他们也是怕偷税漏税的行为被扯出来,以及通过贿赂官员非法谋利的行为曝光。这大概就是前面姜部长所指的“房地产腐败超想象,清水衙门也犯错”了。

  以前听到和看到的关于共产党员的评价很多,比如说“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还有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等等,等等。既然你任志强是一名共产党员,你在党的领导下全心全意地做着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你还有什么可隐瞒、可畏惧的东西呢?暴利就暴利,怎么啦?你们穷人眼红了?生气吧?活该!谁让你们是穷人的!谁让你们不是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呢?谁让你们拿不上774万的年薪呢?

  至于任志强把房屋成本比作他老婆的胸(意指“乳房”),更暴露出他那副恬不知耻、丑恶无比的嘴脸。在他眼中,房子和他老婆一样都属于商品的范畴,要不怎么把自己老婆的胸和商品房放在一块儿做比较呢?真不知道他老婆听了这话心里是怎么想的?估计会嘀咕:我的胸有多大?你还不清楚啊!用的着去跟别人说吗?

  说实话,民众并不关心咱任总老婆的胸有多大?那是服装设计师在为任总老婆量体裁衣时要做的事情。我们最想知道的是买房子花的钱和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所得是不是相符?你开发商打着“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牌子,一年就把我们几十年、几代人挣的血汗钱掠夺光了,还不兴我们问问成本价吗?

  有媒体称任志强因“敢爱敢恨”已成为女性择偶首选,更有媒体把他定位为“地产斗士”。甚至说任志强翻身了,因为他将矛头直指政府的相关政策,导致支持者日渐增加。

  我想说的是,那些准备向任志强同志献身的女性注意了,献身前先测量好自己胸部的尺寸,越大越好。任总喜欢大胸的,就像他喜欢盖大房子和豪宅一样。因为只有和他同等的富人才有权享受。另外,如果任志强真的说对了,做对了,那对我们的党和政府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正是你们给了任志强这种人垄断的行业地位和优惠的榨取政策,以及官商一体、政企不分、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体制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2009年12月17日

  作者:唯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北京出了个“任志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