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代苛:像扔废纸一样扔掉代课老师

  政府领导下的教育部日前宣布,2010年,44.8万代课教师将面临最后的清退。按照教育部的官方数字,保守估计全国一共有44.8万代课教师。这意味着,代课老师的清退政策将与至少900万中小学生的教育问题息息相关。更令人愤怒的是,这些代课老师大多是在青年时期就从事教学工作,他们放弃了进城挣钱的计多机会,现在他们老了,大多生活清贫,度日艰难,却被清退……

  面对如此冰冷现实,南方周末温柔地诘问:44万代课老师被教育部一声令下清退,这些为教育事业默默奉献青春的编外老师们,不得不放下教鞭,离开讲台。他们本身收入不高,清退后处境堪忧。而另一方面,清退没有什么标准,优秀校长也被清退,偏远地区的师资缺乏,教育怎么进行下去?那些被清退的老师说,打发他们像打发叫花子一样。几十年教龄老师仅仅获得几百元补偿。公平吗?尊师重教真的就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600元大概都不够温总理麾下教育部厅局长的一顿饭钱,但它是数十年如一年默默支撑中国农村教育的支柱——代课老师一生的补偿费。

  说什么百年大计,教育为先;说什么教书育人,天下楷模。伴随着600元和教育部一声“清退”,全国代课老师就像废纸一样被扔到了垃圾堆里——不管她们在铸造民族灵魂方法做出过多大的贡献,更不论现在赤贫山村的孩子,只有仰仗这些代课老师才能识字断文。没有了代课的老师,我们只能看到被彻底抛弃的贫穷人口,他们连最后一滴受教育的权利都被剥夺得一干二净。

  很多人将责怪的矛头指向教育部。这让我们想起去年底周济下课(其实是高升)的那一刻,多少人重燃起教育改革的希望。但殷殷期盼尚未云散,教育部就抛出这份清退令。再再说明,无论谁下台,谁上台,都一个样。因为这样的清退令,绝不是只唯上的教育部门官员自己泡制出来的,没有国务院的指令,换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就像股市的涨跌一样,只有国务院最高当权者冷不丁地按到玄关,股民们才能陷入血与火的考验。

  它们清退的不是代课老师,而且这个民族的价值命脉;他们清退的不是贫穷人口,而是这个政府最后一丝伪善——“亲民”总理领导下的中国教育,在产业化的声浪中高歌猛进,教育已由义务变成了最昂贵的商品。也就难怪它麾下的官员(湖北一位校长,现在的校长都是有行政级别的)所说的:“穷人富人不可能享受同等教育。”

  更令人不解的,面对一个对民族成长贡献巨大的弱势群体,溫家寶政府竟然用的是“清退”这个词。不是辞退,不是下岗,更不是安置。搜狐网友说:什么叫清退?清退在大陆语文中一直是针对非法或者不良事物进行清理、退还、驱赶时使用的词语。百度一下,看到的都是“清退赃款”、“清退赃物”、“清退贿款”、“清退回扣”、“清退非法行医人员”、“清退非法集资”、“清退非法占地”、“清退非法摊位”,等等。也就是说,尽管无法为艰苦贫困农村学校安排足够的公办教师而不得不招用代课教师是教育行政部门的工作,尽管代课老师都是学校聘用的而且很多还在继续上课,但在教育行政部门看来,代课教师是给他们抹黑的人(让他们的好大喜功破功),是给中国教育丢脸的人(暴露了中国贫困地区教育因投入不足而严重落后的局面),因此是类似非法行医人员的非法行为人。

  一句话,在温政府的眼里,代课老师就跟城管眼里的小商小贩没什么差别。

  这个词无情得让人感到彻骨的悲寒。没有一点儿怜悯,没有一点儿人性,更没有一点儿犹豫。

  溫家寶及其政府,给我们上了一堂最大的现实主义教育课——这个政府,连教书育人的老师都不要了,他还能要谁。

  思考良久,没有了代课老师,对这个民族可能唯一的好处,就是以后少了一些打小就教孩子们要“听党的话”的人。这也许是本届温政府无意中做的一件最大的好事。

  作者:吴代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像扔废纸一样扔掉代课老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