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据《经济观察网》2010年1月6日头条报道:一家美国加州的Cybersitter公司1月5日对中国两家公司以及七家个人电脑生产商提起诉讼,要求索赔22亿美元,同时诉讼还指控中国政府窃取技术,并将其运用到国内互联网“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中。而中国工信部发言人表示,“还未收到诉状,暂不发表评论”。正是这款“绿坝——花季护航”创造了中国政府60年第一大“悔棋”,下文为其要害经典的两盘之巨败,造成了中国60年难以阻挡的重大损失——

  李毅中为部长的北京西长安街13号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标牌,在2009年走了两盘“回头棋”:(一)是、6月16日开始到8月13日终止的“绿坝事件”。国家工信部当日宣布:“中国不会强制要求在个人电脑及其他消费产品上大规模安装绿坝互联网过滤软件。”至此,中国第一次在全国全民中以“国际惯例”之名、强制命令捆绑的“绿坝事件”二个多月终于告一段落,这步全国一统的“棋”回到了它的原处。(二)是、授权中国钢铁协会与国际铁矿石巨头来谈“中国价格”,几乎是一败涂地,全球第一大铁矿石市场却是最高价格购买者——江河日下的地位。8月13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家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铁矿石谈判大势所趋之后表示:“可以让中国最大钢铁企业宝钢重新主导谈判,取代目前主导铁矿石谈判的中钢协”。这就是说,由“中钢协”主持了近一年的中国铁矿石“价格谈判”,也回到原来“起点”的那一盘“棋”上。

  李掌门这一“回棋”不要紧,“绿坝”直接花出去5000多万中元(这是官方公布购买两企业“绿坝”为4170万元,国家工信部的部署实施当然也要花一定的钱),这还算是小菜一碟;而按中国近半铁矿石进口、按2%点的官方概念来计算,则有10000亿美元差之巨(若按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金额高达605.3163亿美元计算。此数据来自2009年7月16日梅新育《中国铁矿石进口秩序需要重建》一文),现在2009年度中国钢铁业大年已过,价格的黄金岁月已经不再,但对全球第一大铁矿石使用国来讲,却只能按随行就市的“临时价格”来购买铁矿石了……中国绝大多数的钢铁企业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看着那金灿灿、白花花的真金白银流向了国际铁矿石是巨头的口袋里,而且是本不该拿出的钱,现在却必须去高于别人的价格、钱去拿回自己需要的铁矿石。

  “中钢协”这一招

  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许向波不久前曾对媒体表示:“中钢协的管理人员都出自政府机关,对钢铁企业的具体要求和国际上的贸易管理都不熟悉,不专业。”让一个绝对的外行来“代表”一个国家产业,这是做为国家工信部掌门人李毅中把握、决策的一招败棋,也是李毅中本身业务不精专、驾驭国际贸易方略的局限与严重残缺。这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长与国家工信部长根源区别,“监督”要具备一身正气,而“产业”则要决策及时、得当、不失战机。

  有中国钢铁行业资深业界分析师分析说:“中钢协只代表中国60%的钢铁企业,而且这60%的钢铁企业在谈判中也并不团结。大家想的都不一样,怎么可能谈下来?中钢协并不了解企业,所以他们来牵头谈判本身就不合理”。“中钢协与中国钢铁产业使用铁矿石间没有任何责、权、利的任何关系,就是钢铁企业死了与中钢协又有什么关系?这就非常明白,一个不用钢铁、也不需要铁矿石的‘第三者’来谈决策,结果和不结果、谈好或谈砸锅岂不都是一样结局?”

  中钢协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第三者”,既不是一个生产者,也不是经营者,若不是国家工信部“额外”授权,中钢协与全中国所有的行业协会一样,就是“吃果果,排坐坐,收收数”,还能干些什么?这“第三者”就是干着“杀别人的夫、夺别人的妻”的一贯角色。作为一个绝对的局外者,“中钢协”根本不顾、也根本不用顾中国钢铁产业“断粮缺水”的生死活来(因为中国钢铁企业“死活”,根本与他没有任何干系,“责、权、利”都没有任何因果关系),错失了国际市场2009年度、两次“国际市场”前所未有的战机:2008年末,正是国际铁矿石价格形成的时机,全球钢铁行业经营下滑,中钢协却一昧坚守降价40%一口价,导致新日铁最先谈成降价33%的国际价格,使得随后谈判陷入严重被动的死局;再就是2009年初,全球钢铁行业依旧保持着不景气局面,此时只要稍微灵活一下,不再死守40%,也可能谈成不错的结果。但“中钢协”事不关己、一昧固执己见,进入5—6、7月,江河日下,一泻千里,全球钢铁行业回暖成定局,市场需求回升,导致中国与国际钢铁铁矿石巨头谈判大势已去,现货价不断上涨,中国手中已经没有任何谈判的牌可出,最终导致中国钢铁业整体四壁待困、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结局。现在直接的结果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使用国,却是最高价的购买者。

  2009年8月初,中国进口铁矿石现货价格升至年内迄今高点110美元/吨左右,但随着国内钢价的直线下跌,铁矿石现货价格也紧跟着大幅滑落,至9月上半时已跌至80美元/吨。但这依然高于日、韩合同订货价近一半或1/3的价格,中国与国际铁矿石三大巨头谈判的局势已去,只能按“临时价格”或曰“随行就市”来购进铁矿石了。2010年1月,国际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飙升至每吨131.2美元,创下一年半以来的最新高位。若不计运费,当前的现货价格要比2009-10年度合同谈判达成的每吨61美元的价格高出90%以上,几乎翻了一倍多。

  据来自中国钢铁业界——2009月12月5日前后,来自首钢建厂90周年庆祝大会上消息称,与会的国际三大巨头代表都谨言忌讳,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现在2010年1月,国际铁矿石巨头已决定绕过中国与日本、韩国去谈国际铁矿石“首发价格”。有分析认为,这也折射出了当前中国与国际铁矿石巨头某种戒心、“间谍案”最高警戒状态的无法调和及举世矛盾,在这种气氛下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必要、继续停留在谈判桌上。国际铁矿石巨头不与中国谈铁矿石“价格”,不是因为中国不需要铁矿石,相反则是中国要到国际铁矿石市场上“任意选择”铁矿石产品去了……若是所有“中国价格”都是这样,那么“中国制造”又怎样走上国际市场?!

  2010年1月,国际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飙升至每吨131.2美元,已经高于2009年铁矿石平均价格70/吨美元近一倍。

  “绿坝”这一招

  “强制安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是谁能作出如此、全国一统实施的决定?一)是法院,法院有当然的强制执行、古今中外莫能如是,谁也无法阻挡(比如法院执行拘役、判刑、死刑、枪毙等等所有的强制执行);二)是中共中央文件、国务院文件,这是国家法律的范畴(但中共中央文件的国家法律角色存在60年的质疑,因为全球绝大多数国家、99%以上的国家党派的文件是不能成为国家法律来实施的),但这也是中国60年以来、第一次以“绿坝”而一统中国山河、强制安装的命令。

  有分析认为:“有一些国家是由政府出资提供过滤软件,但都没有强制安装”,在上述这位软件业的资深人士看来,“绿坝一事的核心有两个,一个是国家工信部出资免费提供过滤软件,这的确是国际通行做法;另一个是强制安装,这是软件生产服务商想达到的最起码的商业目的。结果,一个国际通行做法的说辞,把两个目的都达到了,这就是绿坝事件命根所在。”更严重的是:若是中国真正一统实施安装上“绿坝”,中国的计算机产业很可能一台电脑也无法销往世界各国。更有国际观察家一针见血的说:“免费的毒药给你吃,强制你吃,你吃还是不吃?即便不是毒药而是人参大补药、免费赠于的黄金宴,也未必人人都需要、强制来吃?”“强制”,有一个最起码的尺度和原理底线,除非国法、一个国家法律表明绝对多数人的“举手”同意(凡今日所有的“法制国家”都是这样),还有什么可以国家“强制”执行呢?然而,非国法,又实施了,这只能是历史必然的结局,玩一回国家的笑话!

  就这样历史至今、唯一一次的全球“金融海啸”战机与霎那黄金分割的契机,只有“全国山河一遍红”的岁月才有过,但“全国山河一遍红”是中国的“階級斗争”,而“绿坝”是国家花钱买的,国家花钱又强迫装到13亿中国人、个人使用的每一部计算机之中,即便是“保护少年儿童”的理由“千真万确”——是“绝对真理”的话,但中国13亿多人口都是“少年儿童”之中国吗?充其量,全中国只不过只有2-3亿少年儿童而已,而10亿多有国家《宪法》保障的权利、法律权力正常人、正常公民又怎样维护?就可以剥夺不使用“绿坝”10多亿人的权力吗?!如此一来,党和国家是否都可以给每一位中国人、13亿多中国公民人人都按装上一个给孙悟空使用过、纯金白银的“金箍咒”,那岂不美载中国、世界万古辉煌?!

  历史是一面镜子,谁都无奈,不管是谁,都一样难逃一个绝对无奈的悲喜结局。强制装“绿坝”只得再回一步棋,回到了装不装“绿坝”的原起点上;再加上铁矿石谈判也回到2009年由宝钢去谈判的起点上,但2009年已永远无情逝去,全球钢铁、铁矿石业早已不见“谷底”……但这两步“棋”都已成历史落定而走了过来,又历史性“回棋”,都已成了历史上无法挽回的岁月……而李毅中还有什么新“棋”可以继续走下去?他真能再下一招好“棋”给中国、给全球各国来看吗?!

  有人说:中国这“两步棋”回的是绝好的“好棋”!这两盘“回棋”虽好,好让中国铁矿石谈判、“绿坝”等重回到国际、中国社会、贸易等的正义之道,但却乱了“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黄金定律、举世“裁判员”游戏规则的这“棋”道,让中国13亿人失去了这一年中、全球千载难逢、唯一一次的“金融海啸”已成往日黄花——最佳黄金岁月早已永不再来……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等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四川大学锦江学院客座教授,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國情內參》网址http://www.newsrefer.com/index.php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Y 说:,

    2010年01月21日 星期四 @ 08:32:23

    1

    每每看到些东东,

    都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进步,

    乱世出英雄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