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津矢:平壤纪行

  我到过北朝鲜,是前年夏天跟一个团队一起去的,名曰考察,实为旅游。在丹东出发,每人不到2000元。

  记得出发之前,丹东旅行社的导游告诉我们,可以带一些小食品和文具什么的给那边的孩子,那边比较缺这些东西,但有一点需要注意——一定不能直接交给孩子手里,要交给指定的老师。所以,我们专门买了一大包。

  出发那天,火车过鸭绿江大桥。大桥从2/3 处分为两段,我们这边这段是新的,也比较宽,那边一段比较旧也比较窄,而且桥的钢梁上满是飞机炮弹留下的弹孔——那还是朝鲜战争时期的遗迹。导游说,我们这边当时修桥时本来是要带他们一起的,可那边拒绝了。他们的理由是,我们还处于战争状态。这句话,后来我们多次从北朝鲜导游嘴里听到,看来是他们的官方声音。

  鸭绿江朝鲜一侧的岸边,很多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巡逻。建筑物上,都绘着金日成的标准头像。人们胸前佩带着金日成的像章。

  在新义州车站,我们换乘北朝鲜的火车。火车档次很高,是欧洲进口的,听说是专门用于接送外宾的。

  从新义州到平壤,一路上很多断桥和公路,就那么荒芜地扔在那里。旁边另修一条新路。我想,可能是政府想要国民记住那段历史吧。

  铁路沿线到处都种满了庄稼,但长势不好,比我们这边差很多,可能是缺少化肥的原因。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对土地的利用率,可以说连边边角角都不放过。因为铁路是单线,半路有几次错车,他们国内人乘坐的火车停靠在一边给我们让路。我有些吃惊,那些火车很破很破,车厢已经没有油漆和玻璃,人很拥挤,很多骑坐在窗框上。

  由于是夏天,气候很热,一路上看到很多士兵还都穿着长袖军装,但大多敞胸露怀,或者躺坐在树阴下,军纪不整。

  到了平壤之后,我们分成几组,每组一台豪华大巴,也是欧洲进口的奔驰,在我们国内也不是很多。每台车跟两个北朝鲜的导游,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导游,另一个是“领导”(实际是国家安全部门人员)。我们这台车的导游姓金,一上车,就提示我们另一个姓张的不苟言笑的是他们“领导”,可以听懂汉语。我们立即对自己的言行注意了许多。几天内,这个领导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们,确保我们每个人都在他的视线之内。

  我们被安排在平壤西南郊区的一个涉外宾馆,好象叫西山宾馆。说是三星级,其实远远达不到。宾馆里一般看不见房间服务员,但每次外出回来,房间也都收拾好了。电视只有三个频道,其中两个只在周末播放,一个是教育频道,一个是新闻频道,平时只有一个中央台,而且每天的电视节目除了连续剧之外都是一样的,或者是记录片,或者是人民军大合唱。电梯都是由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开——我们被警告在他们面前不能随便乱说话,我也发现他们确实能够听懂汉语。

  到了晚饭时间,主食是米饭和面食,而菜就没有多少了,也就几片生菜叶子、几条黄瓜、几条炸鱼(不是新鲜的)或者几块鸡肉,还有一小碟辣白菜——这些就是我们几天里的食谱,丝毫不变。

  第二天,我们开始参观市容。平壤市规模很大,道路很宽,绿化搞得也很好,号称“建在公园里的城市”,一点不假。而且,由于没有什么工业,很少污染,空气清新。平壤文化娱乐设施十分齐全,各种运动馆和剧场档次都很高,而且对市民都是免费的。这让我们感慨万千。尤其是青少年馆,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朝鲜是“少年的国”,一点不错。朝鲜孩子多才多艺,他们的乐队水平之高令我们惊讶万分。

  看完孩子们的演出,我们排队将带来的小食品和文具交给带队老师手里。心里颇不是滋味。

  在平壤街头,我们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

  一是没有女性骑自行车;二是没有广告牌和霓虹灯;三是交通警几乎全是年轻女性;四是商业不发达,街头除了卖面包和饮料的小摊亭之外,看不到任何小商贩 .

  平壤街道上的汽车倒是档次挺高,多为欧洲名牌汽车,据说是由于他们不征关税的缘故。但汽车款型都比较旧。

  我们感到不快的事,是不允许我们接触平壤市民。每到一处,“领导”都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们,有时候到了商场,车子一进大院,铁门就关上,把我们和当地人隔开。

  而且,在他们的战争纪念馆中,我们感到很不是滋味。20几个展厅,基本没有提到中国,只在最后一个展厅展出中国志愿军的有关事迹。我们几个心里颇有抵触情绪,不愿意看,就到走廊里站着。让我们感到惊讶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除了我们团队的朝鲜“领导”跟出来之外,在走廊两端和楼梯上面,竟然各站了一名身着人民军军装的工作人员,他们在监视我们!

  这破坏了我们的心情。尤其我们参观志愿军纪念馆时,心里更是不平衡,且不说纪念馆坐落在一个偏远的小山包上,就是里面展出的内容,竟然都是朝鲜人民如何救助志愿军受伤战士、如何冒着炮火支援前线。

  在车上,我们和朝方导游进行了交谈。我们问他,他们为什么不实行市场经济?他回答的还是那句话:“我们情况不一样,你们是和平时期,我们是战争时期。”后来,在我们一再深究下,金导反问:“你们问我们怎么了,我们还要问你们怎么了?你们为什么放弃原来的道路?”交谈不欢而散。

  后来参观板门店的过程我就不细述了。但是,一路上尤其在离开城近的地方,每隔四五十米就有一道坎,坎上是一排排的坦克和火炮,跑口一律指向南方,坎下是一米见方的石块摆成的隔离带。据说是防坦克的。公路上,每隔一段也树着几根石柱,开始我们不知道是作什么用的,后来听说也是防坦克的——如遇特殊情况,将石柱推倒就成了路障。

  在板门店,朝鲜战士个个都很精悍,手掌边缘和指端都是厚厚的糨子。据说他们曾经以三个战士打败过南韩7 、8 个人而且无一伤亡。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块金正日赠送的英纳格手表。

  我说说在返程时发生的一件事情吧。在火车站上,我们等待着上火车,这时正好有一列火车在另一条轨道上,满载着少先队员,导游说是外出参观的。我们热情地用刚学会的几句朝鲜语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也羞涩地对我们招手。这时,我们当中有的人忘记了规矩,把包里剩的一些小食品和文具掏出来递给他们。事情直到此时都还是皆大欢喜的,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令我们尴尬万分——

  他们的老师当着我们的面夺过孩子手中的东西,一把扔到车窗外面,扯起那个孩子就一通训斥。

  当时,车内车外的气氛似乎凝固了,我们感到好象被抽了个嘴巴子。

  金导毕竟已经和我们处出感情了,他打圆场说:“他们把你们当成日本人了。”

  我们都知道,这是胡扯。

  可是,我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敌视我们?

  当火车回到鸭绿江畔,我们又换乘上中国的火车时,大家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

  那是发自内心的。

  夜晚,我们徜徉在鸭绿江畔。看两岸一边灯火辉煌,一边黢黑一片,我们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原载:创思电子刊物 — 夜猫网文

  作者:鹫津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平壤纪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