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海:国人道德缺失之谜

  在《道德缺失的中国》一文,笔者从身边琐事披露了国人道德缺失的种种不一而足的奇闻怪相。相信读者感同身受。国人道德缺失已是不争事实,令人遗憾,这不争的事实又决非个别现象,它充斥整个社会各个层面、各个角落,不能再以非主流现象容而忍之了。

  看,食品造假(农药超标的蔬菜、注水猪肉、毒奶粉)、医药造假、文凭造假、论文剽窃、矿难频发。更可气的是,近日媒体曝光的湖北通城84岁老人右腿骨折,竟左腿动刀,主刀医生、助手、器械师、麻醉师均未发现错误。试问那些造假之人、无责任心之人、狂赚黑心钱之人,还有何道德可言?!

  上述那些令人瞠目发指之事难道仅是个案吗?就毒奶粉而言,中国奶业巨头有谁脱了干系?不都全军覆没了吗!说到中国的煤矿无论大小,平均几乎月月发难,难道这也是个别现象吗?那些私营矿主以及国有煤矿的管理者们明知会死人,可是在利益驱动下,竟然均采取视而不见、掩耳盗铃的放任心态去草菅人命。那些负有直接或者间接责任的人,有何道德可言?!

  国人道德如此缺失,根由究竟何在?这个既严肃又沉重的话题,也许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想做如下探讨,也希望读者积极跟进,一起探讨。

  一、信仰迷失

  众所周知,对人类来说,信仰犹如灵魂,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无异于一具行尸走肉。从人类蛮荒时代起,不是先有文学、经济学、科学、医学等学科,而是一切文明均启蒙于信仰,应该说信仰才是人类的精神与文明之母。没了信仰,则不会有古代、近代和现代文明。由信仰裂变出的各种文明的过程,就是一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

  这个观点不知读者是否认同?假如正确的话,我要提出一个问题——当代国人还有信仰吗?为此我想起很长一段时期流行的一个词语“信仰危机”,就很能说明问题。

  当代国人信仰什么,信仰馬列主義、信仰宗教、信仰无神论、还是信仰别的什么?

  从信仰馬列主義说起吧,当今中国大陆有七千多万中共党员,他们都坚信馬列主義吗?我不知道。但从越反越腐的腐败大潮来看,人们很难相信那些腐败掉的党员会信仰馬列主義或者别的什么主义了。而被称为主流的、民族脊梁的共产党员们仍坚信馬列主義吗?我也不知道。但给人感觉是中国反腐越反越腐,这倒不是说反腐反错了,而是反映出腐败的极为严重程度。

  再来剖析一下普通民众吧,如果有兴趣,读者可以问一下身边的朋友、同事、熟人,他们还有信仰没有,信仰什么?不能说百分之百都没有信仰,任何时候,极端永远不是事实的真相。但人们似乎相信,当代国人的信仰的确发生了危机。信仰永远不可以强奸,被强奸的信仰就无所谓信仰不信仰了。

  国人还信仰马列的共产主义吗?这个既严肃又敏感的问题,就现实环境来说,还会像谜一般继续玩着躲猫猫的游戏。但大多数国人不再信仰世界三大宗教了,这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对此人们庆幸毋庸隐瞒,人们似乎真成了无神论者。《国际歌》里的那句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还在鼓舞人们“以人为本”。

  什么都不信,没有任何信仰的人,不知与禽兽相比会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不敢为的事,由这样的人组成的社会,还有什么可以值得的期待。按这种逻辑推理下去的话,什么矿难了、毒奶粉了、黑砖窑了、注水猪肉了、假药假器械了、假文凭了、山寨假货了,都不足奇而怪之了。

  没了信仰,思想再不受任何约束,人们的胆子越练越大,对什么都无所畏惧。而现实和现状不正好诠释了这一切吗?

  二、运动使然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后,便成了政治运动的大国。诸如土地改革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肃清反革命分子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反右斗争、反击右倾翻案风等政治运动。通过这些严酷的政治斗争达到洗牌目的,清洗异己分子,摧毁和清理各种有碍执政的障碍。其实这是新当政者的惯用手法,本不足为奇,不该一概否定。因为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但是应该关注的也是必须探讨的是,运动给人们的心理层面和社会带来的正面的或负面的影响到底孰轻孰重?这本是历史学家和党史研究者的责任,笔者对此不想劳神费力。人们或许不会忘记,上世纪的拨乱反正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错案,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至一九八五年,全国竟有三百多万干部平反昭雪,四十七万多名党员恢复了党籍,数以千万计的无故受株连的干部群众得以解脱。

  建国以来,通过各种政治运动,人们身边经常会上演一夜之间由好人变成坏人,由位高权重者一下子变成牛鬼蛇神的闹剧,而且这种闹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反复重复,在隆重演绎。人们的神经为此高度紧绷,最终变得麻木不仁,彻底崩溃了。人们不知道自己身边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为什么是好人,又为什么变成了坏人。更可悲的是,最终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了。明明知道某某是个好人,但当政者逼你说他是个坏人,为了避免麻烦,为了使自己尽早脱离干系,得到些许生存空间,人们开始说违心话,办违心事。并且有人因此而青云直上;而一些“诚实的傻瓜”却坠入了水深火热般的地狱。于是久而久之,人们内心的道德长城渐渐倒塌了。而且人们还欣喜发现,道德之墙的坍塌,并未给自己带来任何灾难,反而使自己活得更加轻松自在了。

  这种由政治运动引发的道德迷失,在以后的岁月里愈演愈烈,最终变成了与自然一样的自然,习惯得不能再习惯的习惯了。这样以来,国人的道德被历次的政治运动所绑架,最终一并陷落到漆黑的、冷酷的、无道德的深渊。

  三、利益驱动

  再把视线拉回到现在。如上所述,人们发现通过历次政治运动的洗礼,没有道德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有时反而会给人带来好运。由此看来,做损人利己或者损人不利己的事有什么不可以呢?就在国人道德千疮百孔之时,举国又迎来了浩浩荡荡的经济改革的大潮。在历次严酷的政治运动中,人们以不道德躲过了种种劫难,甚至有人还为此改变了人生,那么在当今这场经济改革运动的大潮中,不道德是否还会让人们消灾避难,战无不胜呢?仿佛现实又给出了绝妙的回应。

  这种回应,让人们不禁想起了震惊中外的毒奶粉事件、频繁曝光的各种矿难、教育医疗界的黑暗、衣食住行中的各色山寨假货、官员们的贪污腐败、官商的勾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各种花样翻新的诈骗案等等,无不与经济利益的驱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官方把这些解释为由改革开放所带来的“西方的病菌所致”。显然这种解释苍白而无力,其实改革开放之前,国人的道德水准已经缺失到了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再叠加更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私欲、物欲、肉欲之后,道德二字就更加不堪一击了。为了追逐利益、利润,已经没有道德的个体、群体还有什么顾忌,又有什么畏惧?由于没有了道德,所有的不应该、所有的罪恶又拿什么去评判?大家都这么做,就会使不应该变成了应该,就会使罪恶变成无忧了。假如人人均为如此的道德取向,试问谁还有资格站出来去进行公正的评判呢?国人早已不信上帝了,那些曾被强行灌输的理想也业已不存在了,人们在思想完全没有禁锢情况下,道德的缺失以致沦丧,就变成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四、随波逐流

  人类本来就是一种群居性动物,因此传说中的“羊群效应”在人类身上体现得非常充分。尤其在现代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已经展现出残酷的一面,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人们很在意去向身边人学习,再也不愿孤树一帜,鹤立鸡群了。所以在这种世况之下,社会风气的好坏对于个体的影响就变得尤为重要了。但令人遗憾的是,当今社会世风不古,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路遇不平,拔刀相助的优良品德与传统已大打折扣,人们开始崇尚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得过且过,明哲保身;枪打出头鸟的信条来。这种不古的世风对个体来说具有极大的杀伤力。更可怕的是当人们业已殆尽的道德与不古的世风捆绑在一起,双双坠入一种恶性循环的轮回之中,并以一种滚雪球的方式不断放大时,最终羊群效应逼迫人们不得不随波逐流,于是出现了以下诸种怪象,坐在公交车上的人因他人没为白发苍苍的老人让座而心安如座;遇到有人坠入水中,岸边的人未见施救者便选择了不多此一举;在公共场所看到小偷正在行窃,旁观者未发现见义勇为者而选择自甘寂寞;明明知道自己的上司是个十足的腐败分子,却不见有人举而报之,自己也会放他一马;在与利益相关的场合,明明看到掌权者肆无忌惮地侵犯人们的合法权益,可是别人仍在隐忍,于是只好选择沉默;在敏感的选举场所,明明对某某为人不以为然,可是由于领导带头选举,于是不得不举起沉重的手臂。如此现象不一而足,举不胜举。这便是所谓可悲又可怕的羊群效应。随波逐流,竟成为人们生存的一种法则甚至是舍义取利、消灾避难的利器。这股随波逐流的力量多么可怕,而这股可怕力量的发动引擎正是作为个体的人道德的缺失与沦丧。

  啊,悲哉,道德的缺失;啊,惧哉,缺失的道德。

  2009.12.02

  作者:迷人的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国人道德缺失之谜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raymond 说:,

    2010年03月20日 星期六 @ 18:40:41

    1

    只需要一个网上的信用平台,把你干过的坏事全部记录。你觉的中国人还会道德缺失么?谜什么谜?关键在于缺失了以后没有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