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美中进入乱爱期?

  2010年1月29日,美国政府通知国会决定向台湾出售“黑鹰”直升机、“爱国者-3”反导系统、“鱼鹰”级扫雷艇、“鱼叉”导弹、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等武器,总价值64亿美元的军售计划。30日,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国台办等中国官方分别强烈、60年不曾有过的迅速表态称:美方的行径严重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八·一七”公报原则,严重违背了两国领导人就新时期中美关系达成的共识和《中美联合声明》的原则,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势必给中美两国两军关系带来严重干扰,给中美合作大局和台海和平稳定造成严重危害——这是“第1回合”,但这一回合可能谁都无法改变以往的轨迹。中国军方对美方这种背信弃义、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国家安全利益的行径表示极大愤慨和坚决反对。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主任钱利华少将奉命召见美国驻华使馆国防武官,向美方提出严正抗议。紧接着当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劳拉·蒂施勒在华盛顿对记者说,这种武器销售有助于维持台湾海峡的安全和稳定。至此,中国关系一触即发,到达最尖端的时刻……这是2010年迎来第一场大考,也是近30年来所未,前所未有的一场中美关系大考,也是自1989年“6·4”天安門事件之后,中美最最激烈的一次交锋。很有可能:中美关系再度走上“6·4”之后的最麻烦、最紊乱、最“尖冰”的一段时期。

  1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迎头叫板说:“依据《与台湾关系法》,美国有权向台湾提供所需的武器与服务,美国在过去30年没有停过、未来仍然会继续提供武器”(见8日美国CNN有关台湾军售的报道)。9日,《华尔街日报》社论迅速大声喊道:“本周对台售武器,奥巴马做对了”。该评论并称,“华盛顿过去30年与北京的关系并未因对台售武器而受伤害。奥巴马政府如加以批准是明智之举……北京越早知道美国会为盟友挺身而出,就会变得对美国越友善”。显然,中国与美国所签订的所有“联合公报”及其,也不及《与台湾关系法》那样盟友重要。美国60年平衡中国与台湾是:30年走向这边,30年又走向彼边……在2010年开始还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美中两国与以往同样的台湾、達賴关系与中方逆转……2月2日,又进入第2“達賴回合”,奥巴马同样不会改变美国历任总统都回见達賴的“惯例”;2月3日,奥巴马在参加参议院民主党议员会议的一次战略会议上承诺:“将在贸易方面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以确保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要求中国进行汇率改革上‘更强硬’;现在就强烈要求人民币”……美国近半个多世纪的霸心与中国21世纪开始膨胀的雄心——在2010年“骑虎难下”?现在,是中国刚刚崛起的新兴时期,何时可以将台湾、達賴这以往的“政治王牌”打出去?接着再打出经济的新牌:是人民币升值、中国出口外汇、逆差的问题,是美国、欧盟2010年难以翻过的又一尖峰……中美关系由热恋变得凶讯频传:谷歌宣布有可能将撤出中国;美国对台军售计划遭到北京的强烈不满;奥巴马可能在近期会见達賴。北京和华盛顿又面临着哪些利弊权衡、怎往前走?

  2010年,是中国60年不曾有过的重要关头。一方面,2009年“10·1”已经让全球各国看到一个非常“强大”中国的一个侧面。在全球金融海啸、各国经济几乎是黑夜漫漫无穷期的一片漆黑之下,中国经济象“一盏明灯”几乎坐到了全球最大、继第一强国之后的“第2把交椅”上……2009年之后中国几乎到了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时候,但中国依然是绝对脆弱贫穷的国家之一,中国13亿国民人均收入只有3000到4000美元之间,还不及美、欧国家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中国的“法制国家”环境建树依然60年尖端需要从根源来改进;中国的“群发事件”、社会矛盾冲突依然全球兀立、多发、更需要加以改变来和谐……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在一个接一个的巅峰上升之际——2010年及未来,中国还缺什么?缺金钱吗?中国有的是!中国的高速铁路投资建设,已经跨越了所有最“发达国家”200多年不曾的历史、正从天际那一头轰轰隆隆地驶来;中国工、中、建、农等国有银行,已经跨越了从无名鼠辈到上升为全球银行业位例于第4、6、8、9位置;中移动、中国人寿、中石化、中石油等已经成为全球本行业的翘楚。缺人才吗?中国有全球最大13亿人口的人才库。

  60年中国唯一、最最短缺的是:缺少一个大国世纪冷静、再冷静,缺横跨100年的国家伟岸方略建树,短缺驾驭历史风云的高瞻远瞩与到达彼岸,短缺帷幄80年、100年的“和谐中国”“和谐世界”雄心的远见?一叶知秋,能静观世界风云?成竹在胸,五湖四海激荡?更严峻80年、100年的是:“和谐中国”“和谐世界”的历史之钟,还在一秒一分、滴滴答答的完全空转,比如中国公民的城镇和农村的“国民待遇”问题依然60年无从着落;中国公民少的可怜的那一点点财富,甚至没有一条“树根”来维系——中国《宪法》依然是60多年风雨苍黄的“五零”《宪法》(零执行、零裁判、零断案、零人民、零法律),来理清党、国、政,来建树一个“法制国家”。2010年之后的中国内、外必须历史性正视:

  (Ⅰ)政治超远见

  中国与台湾(历史一直存在并延续的“中华民国”)、達賴喇麻等是继续前60年的“国际关系”和“国际惯例”,是猛转型、默默转型、还是根源转型?首先、在过去的60多年中,中国在台湾、達賴等“国际问题”上,一贯采取的是“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的软化,而今中国崛起之后的“国策”是继续弱、还是彻底改弦易章强起?美国总统奥巴马要见達賴,美国以前所有历任任期总统布什、克林顿等等都会见过達賴,现在中国将奥巴马总统见達賴与历史性不同的彻底规避起来?往昔的60多年,一些“法制国家”领导人几乎都毫无列外的会见过達賴,而如今他国领导人再会见達賴就打入“冷宫”、列入另册?2009年之后,中国怎样改变这种历史的现状和未来的中大变局?

  再者、中国与台湾、美国的“三角关系”,除了中国与美国政府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政府双方的“三个联合公报”、“8·17”公报之外,美国政府还有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的一个“台湾关系法”。中国与美国的关系有多少年,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及售台武器就超过有多少年。尽管中国历史上一贯一概“坚决反对”美国售台武器,但美国售台武器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来就没有中断过。要彻底解决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台湾问题,则要废止美国与“中华民国政府”在1979年签订、美国国会及两院批准通过的美国与《台湾关系法》以取代原来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非常简单,要取消美国国国会、两院通过了30多年、并践行了30多年的美国与《台湾关系法》,则不是奥巴马政府能够做到的事?则是需要中国新智慧、新国策、需要历史和时间,才能够从根源上慢慢来加以改变。

  2010年1月7日,美国宣布包括“爱国者”导弹在内一揽子延续了中美建交30多年的再次对台军售计划,到1月10日中方已经3天5次包括中方外交部、国防部等表示强烈的“坚决反对”,力促美国停止对台军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7日无不严厉的表示,“中方敦促美方停止售台武器,以免损害中美合作大局”;中国国防部则表示“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中方要求“美方尊重中方的核心利益,立即撤销有关对台军售项目,停止美台军事联系,以免给中美两国两军关系及台海的和平稳定造成进一步损害,中方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自美中建立外交关系的最近30多年以来,对台售武器这件事上,30多年来中国是“坚决反对”,30多年美国对台军售却依然。美国还没有因中国强烈抗议而撤销政府任何决定的前例,至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被“停止”者,2010年能成为美国军售台湾的转折、历史性毁约时期吗?这让世界拭目以待!

  在这些中美对台、对達賴等在国际政治问题上,中国“示弱”还是“示强”,需要一个新兴大国的智慧胆识和策略用心、冷静长远的来把握,中国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和成功案例。中国是要真正建立一个“法制国家”吗?于此相反,海峡对岸非常清晰而震撼了全球的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国民党正从根源“公正”“公平”“公开”的“把党产清零”来建树一个100年来的新国略,这种历史“先机”已经让国际社会、“真正国家”的驾驭了世界各国、历史100年的不朽历史风云。而2010年,这些美国与台湾60多年的军售、達賴被外国领导人长期会见的真相,过往一直“示弱”而回避,而从2010年之后从此一刀两断、雄起?

  (Ⅱ)经济崛起就抗衡

  2008年9月15日开始爆发的那场全球金融海啸与中国无关,中国却被动受到了金融海啸的伤害,是中国自己经济产业、布局、结构、宏观大局的根源所在。非常显然,中国受制于全球金融海啸的是:(a)是“中国制造”出口锐减,全球还没有哪一国家是靠“出口创汇”而致国家致富、而国家崛起的。 据2009年中国海关发布数字统计,中国对外贸易进出口总值为22072.7亿美元,同比下降13.9%。其中,出口12016.7亿美元,下降16%;进口10056亿美元,下降11.2%。全年贸易顺差1960.7亿美元,减少34.2%(见新华网2010年1月10日《中国出口有望“问鼎”全球第一,尚难言“贸易强国”》一文)。中国此举,是用人家的钱来走自己的经济发展之路;未来的“中国收购”,将成全球能源争夺战、未来全球经济的新热点;(b)用外资来拉动、完成自己的发展建设,这也是全球的“中国特色”——这一“中国特色”是继续还是渐次退出?

  (c)中国外汇储备超越20000亿美元之后,是继续大量增持美国债、还是退出?不储备美元,中国还能储备什么货币?是储备黄金、石油、稀有金属等?中国怎样改变60年不曾有过的一花独放的党国决策行为?(d)中国货币利率在2010年新旧交替之际,是全球各国之最;中元升值,将成为一段时期内全球各敦促中国的历史性悬河,中元升值的快慢、步伐、节奏将成为中国经济成败的生死之战。(e)中元国际化,需要与美元、欧元等来形成共识的“游戏规则”,否则中国崛起将是真正的一句空话,否则中元与美元、欧元的货币战争将根本无法避免。在中国经济崛起形成的这个“大木桶”里,每一块短板都可能将中国经济创造的财富而消磨遗尽。

  (Ⅲ)、新财富中、美、欧纷争

  2010年后的中国必须对石油能源、核电能源、钢铁能源等等都要寻求广泛的国际合作、竞争、共治,否则讲中国崛起将是异想天开。2009年末的“世界气候大会”第一证明了G2的力量,但G2囿于全球财富的从新分配必将走向争夺、冲突利益割据的分峙。⑴中国政府是全球政府运行中成本最高的唯一大国,除政府成本60年长期居高不下之外,中国从上而下的党、团、工、青、妇以及各协会等等从中央到区、省、市、县、乡所有政府构架都要从政府财政中分一杯羹,那么中国从事国际化运行中一、二、三年尚可,但长期参与国际化运行将难以应对;⑵、2009年,美国从关税、特保、课税等等已经额外获得来自中国近1000亿美元的纯利益财富,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但美国政府将一如既往、更上一层楼的加以制裁、以“取得公正”贸易机会,将数个如“中美出版物市场准入案”上诉至WTO裁判机制,这将加速中国无以应对的“败诉”步伐;还有欧盟的关税、课税等跟进,中国将加速与美、欧这两个最大“高收入国家”集团的利益冲突;⑶、对于廉价横行全球的“中国制造”出口,没有任何人堵住这种全球性的贸易风暴,那么“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吧”将是“高收入国家”唯一的选择;接着是中元与美元、欧元的一场全球战事,一场长期、没有任何调和余地的“货币战争”也将一直与中国崛起同时进行。

  ⑷2010年及未来,随着世界从危机中复苏过来,风险开始转向全球新秩序的显现所带来的挑战:发达国家vs(“vs”意为中文文字的“挑战、对决”)发展中国家、旧有的单极体系vs逐渐浮现出的无极化体系、旧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 vs不断兴起的国家资本主义。在国际空间的“话语权”,将由往昔的一边倒,开始形成“根本利益”的拉锯,但中国党政依然是弱势,但不象往昔那样铁板一块了。在贸易、投资和汇率等事宜上,可以预见的前景“是更多的冲突,而非更多的合作”。2009年,美国不顾中国对其贸易保护主义的“坚决反对”和严厉指责,宣布发起对中国产的轮胎、钢管等实施新的惩罚性征税、调查达261起(其中“贸易救济调查”103起,“反倾销”67起,“反补贴”13起,“保障措施”16起,“特保”7起,美国“337调查”6起),直接涉及金额120亿美元(见2010年1月8日中国商务部〈2010〉1号公告)。国际摩擦,中国没有任何优势,发生在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案占了全球发起总数的80%左右。⑸很显然,中国还不会参与这种国际“政治”和“财富”竞争,再加上“党领导一切”的双刃利弊,更没有可能与“法制国家”所匹敌。

  中共与全球所有发达国家、“法制国家”的关系,都要因为“党、国”之间的政治因素每到几年就要发生一些重要的变化。既是2010年中国成为全球的“老2”,也无法改变这种历史的“环境之变”。2010年,是234年美国、富庶的欧盟27国与60年中国不在一条起跑线上的新时代。欧、美不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就是全球其它国家都给予了,也无法改变中国崛起参与全球经济、市场竞争的一揽子所有“国家环境”,这是除了国家因素之外,中国与全球主要国家根源体制、环境的根本区别。因之,中国与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的关系总是爱恨交加的轮回,特别是因为政治“气候”的变化而变化,中国不仅仅是国家关系,更重要的是“党国”关系,象“六·四”那样变化多端——这是一个“法制国家”与党政关系纠集在一起的根源问题。

  在未来全球各国新格局中,财富利益将大于“政治利益”。但是,当政治利益决定国际场合的“国家选票”的时候,政治利益就将屈从“财富利益”而败去——这是中国未来与全球主要“法制国家”唯一“政治与经济”风险的重大不同。中、美、欧及几个大国的未来利益纠葛,将凸显出这种财富混战未来的新趋势。囿于中国在21世纪未来的新近崛起,美国资本垄断寡头的时代将一去难返,世界正进入一个需要“政治智慧”与“财富混战”的新时代。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中进入乱爱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