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铭:三峡工程的隐忧与劫数

  在北京“两会”期间,有一个“小插曲”普遍引起外界注意,即朱镕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李鵬创议并付诸施工的三峡工程只字不提。这项耗资2000亿元人民币的世纪工程,几乎是近10年来历届人大和政协会议的热门话题。朱镕基只字不提,正表示他对三峡工程持有不同的意见。

  朱镕基担心成为千古罪人

  这项工程从立项、审核、施工以来,不仅争议不断,反对声浪此起彼伏,而且问题层出不穷。比如在环保、移民、安全、建筑质量以及文物保护等方面,就常有不妙的消息传到中南海。更让朱镕基头痛的是预算大大超支。到目前为止也只完成了主坝截流工程,耗资巨大的2期和3期工程还处在准备阶段。然而资金已消耗近半。原来计划整个三峡工程需耗资800亿元人民币,现在则预估需要2,000亿元人民币。尽管如此,仍然不能满足需要。去年,三峡建设总公司曾要求国家增加拨款,但是被朱镕基拒绝了。

  这样一个无底洞,怎能让朱镕基开心?令朱镕基气结的主要还不是钱,尽管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钱用来扩大其它投资、增加内需,而是工程质量以及移民过程中的贪污腐化。三峡工程主体工程预计浇筑混凝土总量2700多万立方,现在完成的不过有400多万立方,已发生了几次大的质量问题。如:(一)作为三峡挡水大坝一部份的导流明渠坝身段,由于施工时压力度不足、层面结合不良等原因,出现了48条裂缝;(二)左岸大坝11号非溢流坝段混凝土出现大面积架空,事故范围涉及90多平方米;(三)右岸大坝五号非溢流坝段浇筑混凝土时,由于微机操作故障导致混凝土中水泥用量大大少于设计要求,强度根本没有达到预定指标;(四)三期挡水发电中发挥作用的堰内段,在进行压行实验时发现混凝土坝体渗水量严重超过设计标准。

  这还只是开始,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只是一部份。随着工程的延伸,天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险情出现?朱镕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只字不提,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他的愤怒与忧虑。在国家资金如此紧缺的情况,每年要拿出数百亿元投入三峡工程,建设者们本该抱定百年大计、千年大计的态度,实际情况则是不堪目睹。如果将这一耗资巨大的历史性工程建成中国大陆最大的“豆腐渣工程”,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坝区移民怨气冲天

  如果仅仅是这些问题倒还罢了,最令朱镕基愤怒的是在移民过程中的贪渎、投机、官僚、腐败。原来计划移民120万,实际牵涉面却达到1,000万;原来计划用于移民的安置费是150亿元人民币,现在已追加到700亿元人民币,还在叫嚷短缺。有专家估计,到2003年,仅用于移民的费用就会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那么,国家花费这么多的钱,却换来了坝区移民的请愿投诉、游行示威。英国《星期电讯报》在今年稍早时候曾报导说,四川万县、湖北宜昌一带的农民,被迫迁移但是却又一无所有,红头文件里答应的安置条件竟然有一大半成为泡影。

  四川陨县的万名村民上书中央,表示“发给当地农民的赔偿金,根本不够他们安家和从事再生产”,其原因是中间环节流失太多。他们警告说,“一旦爆发民变,中央政府即便是赶派京官南下处理,怕也无济于事。”因为,民心如水如澜,一旦冲破堤坝,便一发而不可收拾。那么,中间环节是如何流失的呢?换句话说,地方官僚和管理阶层是通过什么的办法化公为私的呢?

  已知的情况是,他们利用职权或是向承包商索讨贿金,或是把亲戚登记为居民,多报多领,或是虚报超额赔偿金,无所不用其极。仅国家审计署官员就发现地方官僚侵吞安置费2亿3,200万元。去年12月,朱镕基视察坝区时专门听取了有关移民安置问题的汇报,下令革除了 100多名贪官。问题是,革除一批贪官,还会冒出一批新的贪官,腐败体制不改变,贪官当然不会绝迹。

  从这个层面上讲,即便是三峡工程最后不会成为“豆腐渣工程”,也一定会成为贪污腐化的工程,因为,这么多投资本身就是一座腐化的温床。在中国大陆那样的政治体制之下,有时候不腐化也难。

摘自<<万维读者网络-读者论坛>>

  作者:伊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三峡工程的隐忧与劫数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