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由美:关注中国“黄色娘子军”

  20世纪的世界,妇女解放运动席卷全球,女权运动空前高涨,可是,中国却走出了一个背离大盘的独立行情,在20世纪末,中国形成了一个黄色娘子军的浪潮,滚滚黄潮,浩浩荡荡,巍为壮观!

  半个多世纪之前,为了寻求解放,中国妇女们高唱着“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的红色娘子军军歌,投身于中国革命,她们抛头颅,撒热血,前赴后继,为建立新中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新中国建立后,那些旧社会遗留的压迫妇女的娼妓现象被消灭了,国家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旨在推进妇女解放的法律和法令,妇女得到了空前的解放。

  然而,在所谓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却逐渐形成和建立起一支庞大的黄色娘子军,形成了规模浩大的黄色产业,我们无法估计这支黄色娘子军的规模,以及这个产业的产值。但是,大江上下,长城内外,从长白山麓到南海之滨,从雪域高原到塞外平原,从繁华都市到乡村小镇,到处都可以见到娼妓们那婀娜多姿的身影,有如此之多的中国妇女加入到这支黄色娘子军之中,这在人类历史上也绝对是空前绝后的。中国黄色娘子军的人数有多少?一千万?两千万?三千万?我们无法估计,这必将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数字!

  有如此众多的妇女沦落风尘,是一个令中国人脸上无光并感到万分心酸的现实,虽然领导人们可以无视黄色娘子军存在,继续摇头晃脑地夸耀所谓的成就,或者做一点取缔黄色产业的表面文章,但中国黄色娘子军给中国人留下的耻辱将被历史永久地记录下来。

  黄色娘子军的从业者,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无比辛酸的故事,表面上的放荡不拘,掩隐蔽着内心无比的痛苦,那是一种丧失灵魂的痛苦,痛苦已经让她们麻木了!

  或云,嫖客们只是用钱来消费,并没有逼迫人卖淫,卖淫者都是自愿的。我们不能同意这种意见,从表面上看,黄色娘子军们都是自愿下海的,似乎这里是一种平等的买卖关系,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但是,从深层看,这里确实存在着一种逼迫关系。

  马克思说:“卖淫不过是劳动者的普遍卖淫的一个特殊表现,而由于这种卖淫是一种不仅包括被迫卖淫者,而且包括逼人卖淫者的关系,并且后者的下流无耻远为严重,所以,资本家等,也包括到卖淫这一范畴中。”(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第71页,人民出版社,)中国黄色娘子军的悲惨境况,实际上正是集中反映了中国劳动者的普遍的不幸,中国黄色娘子军的产生是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的。在农村,由于失去了依赖土地生存的能力,大量农村妇女不得不离开家乡到城市寻找机会,在城市,由于高达 30%的失业和下岗,这其中许多人不得不被为生活所迫,最终参加到黄色娘子军的队伍中。中国在造就了历史上和世界上最庞大的黄色娘子军军团的同时,也造就了一个少数人组成的黄色产业的消费群,包括各级腐败官僚、新生的资本家、爆发户等等。他们一方面利用卑鄙手段聚敛财富,造成了劳动者的普遍贫困,另一方面又用金钱腐蚀和诱惑着妇女,他们才是这个社会的魔鬼!是马克思所说的那种更加下流无耻的“逼人卖淫者”。

  中国妇女沦落为性玩物,不仅反映了无产階級妇女在经济上的苦难,丧失了所有的生产资料,只剩下了唯一属于自己的生产资料–生殖器–可以出售。而且,也反映了中国妇女的精神苦难,妇女的精神苦难也在总体上反映了当代中国人在精神上的无比堕落。马克思写道:“拿妇女当作共同淫乐的牺牲品和婢女来看待,这表现出了人在对待自己本身方面所经历的那种无限的堕落,因为男人如何对待妇女,以及对直接的、自然的、类的关系如何理解,都毫不含糊地、确凿无疑地、明显地、露骨地表现出这种关系的秘密。男女之间的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直接的、自然的、必然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人同自然界的关系直接地包含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直接也就是人同自然界的关系,就是他自己的自然的规定。因此,这种关系以一种感性的形式、一种显而易见的事实,表明人的本质在何种程度上对人来说成了自然界,或者,自然界在何种程度上成了人的属人的本质。因而,根据这种关系就可以判断出人的整个文明程度。”(同上书第72页)从中国黄色娘子军现象来看,这些年来,中国的所谓文明确实处在一个无限堕落的过程中。或许,有人会提出这些年我们在经济上取得了如何的成就,经济上的成就是一回事,精神上的堕落又是另一回事,难道为了取得一点可怜的经济进步,就可以不要精神的文明了吗?

  当然我们也看到,政府也曾就禁止嫖娼卖淫发布过一些列法令,但黄色产业依然蓬蓬勃勃,蒸蒸日上,如火如荼!而实际情况是,许多地方从事这种项目,都与地方当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许多妓院就是由公安人员直接参与开办的。在这种法制状况下,政府的法令就显得极度虚弱和虚伪,实际上是为政府公安当局营造了一种开业收取保护费以及免费嫖娼的特权。

  目前中国当局对待黄色娘子军的产业政策,仍处在不知所措之中,一方面高喊查禁卖淫嫖娼,并且授予公安机关以特权,这种暗箱操作有着极大的弊病,不仅丝毫也无助于消除卖淫嫖娼现象,而且造成中国黄色产业的秩序极为混乱,造成了性并爱滋病的蔓延。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有人提出了卖淫合法化的呼声。虽然我们并不同意卖淫合法化,但不能不承认,与现行管理体制比较,卖淫合法化较无疑是一种进步,有许多优越性。因此,我们认为,卖淫合法化确实也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让我们关注中国黄色娘子军现象,关注黄色娘子军现象就是关注妇女解放,而妇女的解放与人类的解放是相一致的,没有妇女的解放,也就根本没有人类的解放。

摘自<<社會主義论坛>>

  作者:真由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关注中国“黄色娘子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