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潘:只会屏蔽,才是开放社会的最大敌人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移动重庆公司总经理沈长富说,建议屏蔽网络不良用语,如3Q、bt,还有囧、槑等生造字,青少年长期接触这些网络语言,会产生不好影响。(3月9日《重庆晚报》)

  首先,我们并不知道网络用语怎么就成了不良用语,其次,这些网络语言,怎么会成产生不好影响,以及会产生什么不好影响,这些问题是第一条件反射的质疑。然后再仔细分析,我们还可以发现一种长期存在的粗暴式解决问题的思维,而正是这种思维,对我们这个日益开放和进步的社会,构成了潜在的不良影响。

  网络语言伴随着网络在中国从无到有,从有到成为最基本的生活一部分,因此,不知网络语言,甚至可以称之为新时代的“文盲”。这些词汇的流行,没有任何人的幕后推动,往往都是一些网友自发创造或者新阐释出来后,即可风靡开来。

  从语言学上分析,网络语言有几个明显的特征,比如多是单音节、词汇重叠、读音缩减,如“华丽丽”“酱紫”“范跑跑”“怕怕” 等等,还有大量的“啊”“啦”“哈”等语气助词与在线、短信聊天常用词,而“3Q”“orz”“囧”“呆呆”等字母、数字组合与古词新用,就是利用初级语言的谐音或者象形语言特征,十分方便交流,以及形象有趣,这些特征,从网络走下社会,深刻地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文化或者思想的变化。

  当然,也很有人对于这种网络语言,缺乏欣赏的态度,在他们看来,这是糟蹋了文化与语言美。但是,我们应该明白,文字,其身上被赋予的各种象征与文化,都是后来人为添加与外在,它从人类发明或者使用文字的第一天起,本身就是为了交流沟通而存在的,而且一直在不停地变化着。就算这种生造字,存在着一些不良的文化伤害,也应该由语言学自身进行反思,来不断规范促进其改正。

  而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应该看到,这种生造字的社会背景,正是改革开放以来,整个社会的包容性与开放性的增加之下的创新性变化。

  一个开放的社会,是一种多元化的,包容性的,其中文化的开放性是最为活跃的领域,不能想象,没有开放性文化的社会,是一个开放、有活力的社会。

  哲学家、思想家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论述到,开放社会是好的社会,封闭社会就是不好的社会。那么,开放社会有怎样的特征?按照波普尔的归纳,开放社会是一个个人主义的社会,其变化和进步是零星的,而不是整体的、全盘的。这样的社会,是多元的、法制的,实行民主的。而这些受网民推崇的生造字,不正是零星的变化与进步吗?不能想象,没有开放性文化的社会,会是一个开放、有活力的社会。而且,文化的传承,需要的是一种引导,乃至是一种接纳,老一辈主动学习新生事物的意识,有这种态度,对于文化的代际传承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现在我们回过头来,就算这个代表更够证明开头的几个疑问,也不能构成屏蔽的手段的应用。只会屏蔽的粗暴式解决问题思维,对于扼杀文化与新生事物,是效果显著的,这才是值得我们警惕的不好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屏蔽犹如一堵看不见的墙,它把这个社会割裂了,形成了一种封闭性的社会,而只会动不动提屏蔽的人,正是这个开放社会的敌人!

  屏蔽是消极的,正如鸵鸟政策一样,而且网络时代,什么是可以真正被屏蔽的呢?在冰冷的技术手段之下,带来的只是会反感与死气沉沉文化钳制。正视才是积极、应有的态度,开放社会,我们需要更多的包容与欣赏。

  作者:张天潘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只会屏蔽,才是开放社会的最大敌人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X 说:,

    2010年03月25日 星期四 @ 09:32:29

    1

    说得好! 但这毫无意义。

    回复

  2. yghxx 说:,

    2010年03月27日 星期六 @ 14:54:52

    2

    鸵鸟政策从建国就开始了,只是继续中……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