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旭中:建立适应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的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体系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之后,作为建设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建设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体系作为改革进程的一个重要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目前仍然存在着许多阻碍形成全国统一高效的劳动力市场体系的旧的条条框框。笔者认为,为了达到建立适应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的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体系的目的,必须改革现有的劳动人事制度,主要应采取以下几个措施;

  一、改变人事、劳动部门分设的局面,取消各类人员身份界限,建设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体系

  改革开放以后经过多年的培育,我国的劳动力市场体系建设有了一定的进展。但是由于人为的因素,我国劳动力市场在刚刚发展的同时就开始分化。这种分化主要的表现为:我国劳动力市场由于行政因素的关系,分割情况十分严重,完整的劳动力市场被人为分割为“人才市场”和“劳动力市场”。而经过多年的运做,这两个市场在实际操作中逐步互有渗透,结果把本来一体化的劳动力市场分割得支离破碎,严重阻碍影响了人才的流动。这种分割表面的原因,是因为存在着人事部门和劳动部门分设的情况。而其本质核心即所谓“身份”问题,包括“干部”身份、“全民”身份等等。

  “干部”这个从日文中借来的汉字词,在革命战争年代中代表者革命队伍中的有一定领导职务的人员,而在建国以后则逐步转变为一种身份的代号。虽然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要将平等的社會主義国家公民区别为三六九等,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具体的区分标准,可是实际工作中一个人只要是拥有干部身份,则他终身都可以从事管理技术工作;而如果没有干部身份的人员也就是所谓工人身份的人员,不论其个人能力再强,也必须通过转为干部身份才能够走上管理技术岗位。干部即使犯了错误,往往也采取将其降工人的方法予以惩戒。这一带有明显的封建色彩制度,在建国后在我们这样一个社會主義国家实行了近三十年。曾经有许多媒体探讨过为什么现代化建设急需的技能型人才的严重短缺,后继乏人。为什么在德国、日本发挥很大作用的技能型人才在我国得不到人们的青睐呢?只要看看职业学校的招生大战就可以让人们了解一二:中专凭借着“干部身份”就可以将同为中等职业学校、教学内容基本相同的技工学校击败。年轻人一步进了工人门,一辈子就被划入另册,请问谁还愿意学技术?

  改革开放以后,作为劳动人事制度方面改革的重要内容,各地方的劳动人事部门也努力尝试打破干部工人身份界限(请注意只是打破而不是取消),实行新型的劳动人事制度,选拔优秀的工人走上干部岗位,干部也可以下到工人岗位工作。然而,由于存在着国家行政主观部门分设为人事、劳动部门的状况,造成了新的混乱。人事部门初步组建了全国统一的“人才市场”,而劳动部门又组建了另外一套“劳动力市场”。经过多年的运作,这两套市场体系分工不明、职能交叉,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和用人单位依法自主招用员工时不必要的麻烦。

  而这一切的核心,也就是劳动、人事部门的分工的依据即所谓“干部”身份的含义出现了混乱。建国后“干部”的主要来源无非有几个渠道:大中专学校毕业生、工人中提拔转干、部队转业军官、组织人事部门组织的招干考试等。工人由劳动部门管理,干部由组织人事部门管理,真所谓泾渭分明。按照这个逻辑,那么作为人才交流的中介机构,就应该是“人才市场”负责干部身份人员的交流,“劳动力市场”负责工人身份人员的交流。而在实际运作过程中,这两个市场现在出现了职能的交叉。各地“人才市场”开始允许原身份为“工人”但具有中专以上文化程度或员级以上技术职称的人员进入,“劳动力市场”则允许所有待业人员进入。由于事实上存在的利益关系,各地劳动人事部门往往从本部门利益出发做出一些硬性规定:如人事部门规定各类流动人员必须通过人才市场办理关系调转、保管档案等手续,否则不予评定专业技术职称,劳动部门则规定流动人员必须通过劳动部流动,否则不予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经过多年的改革,公开、平等、竞争观念已经深入人心,要求打破“干部”、“工人”身份界限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人事部门也做出了努力打破身份界限的姿态。可是实际上,如果彻底取消了身份的界限,人事部门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事关生存,自然要竭力维护。于是乎,出现了“聘用制干部”、“人才市场”代理流动人员保留干部身份、代理评定职称、“五大”毕业生录用为国家干部等一系列看似改革举措的新名词。

  九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规定,国家人事部的职责是:管理国家公务员及综合管理专业技术人员。试问,有这个必要将专业技术人员从一般劳动者中分离出来吗? 98 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号主席令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中第二十五条、二十六规定现役及预备役军官可以由适合服役的专业技术人员及干部担任。改革开放已过了二十年,在我们的立法者脑中还存在着这样的身份界限,可想而知改革任重而道远。

  人事关系的调转还涉及到了另一种“身份”,即不同所有制企业之间的人员流动问题。在目前并行的两个劳动力流动体系之中,如果是通过“人才市场”、“劳动力市场”渠道流动的,自然没有这个问题;而要是通过传统的人事调配制度流动,则又要涉及“所有制身份”?

  目前各地劳动人事部门采取的改革措施,无非是采取措施打破身份界限,而在档案中保留原身份。可是在存在着国家主管部门分设的情况下,其档案中的那张纸片是永远不可能取消的。从本质上看,劳动力市场与其它商品市场一样,必须建立为全国的统一的、完整的市场体系,失去了开放型和平等竞争,也就失去了市场经济所必须的效率。目前存在的人事部门劳动部门分设的状况,严重影响了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体系的建设。最困难的并不是人们的观念落后,而是存在的一个部门利益的问题。只有彻底取消分设的局面,平等的看待一切劳动者,取消一切“身份”界限,统一由一个部门管理所有劳动力,也就不存在所谓的保留原身份的问题。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构建成适应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的、统一的、高效的劳动力市场体系。

  最近据报载,湖南省委做出决定取消湖南省内企业干部身份,笔者认为这一决定在改革的进程中迈出了一大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一个覆盖全国的、统一的、规范高效、充满活力的新型人力资源管理体制能够为建立完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作出贡献。

  二、全面推行人事代理制度,彻底改革现有的人事调配“双轨制”,真正实行劳动合同化管理

  改革开放以来,作为改革整体推进的一个重要环节,自84年起国家开始倡导实行劳动合同制度。94年《劳动法》颁布后,劳动合同制度更在全国范围所有性质企业基本得到了贯彻落实。但是目前,由于还存在着政府主管部门(人事、劳动部门)调转人事关系的具体手续,这就造成事实上劳动合同制度同原有的人事调配制度并存的现象。一方面是三资企业、外资企业等所谓没有人事调配权的企业将所有员工的人事关系存放在人才市场或劳动力市场,实行彻底的合同化管理;另一方面是传统的国有企事业单位即所谓拥有人事调配权的企业,除了执行劳动合同管理的有关规定以外还必须在调入、调出职工、录用新增职工的同时到政府主管部门办理行政关系转移手续。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手续问题,实际上在同一个单位内部形成了两种不同身份的员工,从人才市场上招聘的、人事关系不在本单位的列为为聘用制员工,而人事关系转到本单位人员则为正式员工。这不仅不利于单位对员工的管理,而且造成了单位内部不同身份员工之间的界限和隔膜。

  另一方面,所谓人事关系的调转涉及到了人事档案问题。在我国,每一位公民从中学开始就有一份档案终身跟随,参军、入学、职称、身份等任何事关本人的重大问题在那个小小的档案袋中都有反映。而这无一例外都是由单位负责放入其中,公民本人则连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由于人事档案分别由公民所在单位管理,没有统一的规范标准,造成了档案中内容的混乱无序、和档案传递程序的无序状态。而人事档案是否存在本单位,也就成了判断聘用制员工和正式员工的标准。一些传统的人事管理方法,也使得小小的人事档案,对个人来说极其重要。例如:报考研究生前需要由向人事档案所在单位出具同意报考证明、录取前要向人事档案所在单位调档,只有在收到档案后才会寄发录取通知书。而如果单位不同意报考或卡住档案不放,该考生无疑将失去这个机会。由于没有任何法律来规范用人单位的这种行为,卡住档案往往成为阻止人才流失最后的一招,而这时公民个人的力量在这一套严密的体系面前显的多么的无助。自然,你也可以放弃档案,但那也就意味着放弃社会保险关系、工龄等自己应该享有的权益。这真是令人奇怪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象,一个社會主義国家的合法公民,只要没有被剥夺其公民权利,就有法律赋予的正当权利。活生生的人不相信,却要信那冰冷的表格。

  笔者认为,建立适应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的劳动力流动机制,需要全面推行人事代理制度,由政府中介机构统一管理人事档案,并在今后适当时机彻底取消这种奇怪的档案制度,最起码也要将档案内容向本人公开,并且规范人事档案的建立、维护、传递制度;除了接转社会保险关系以外,取消劳动力流动过程中的所有调配手续,真正让劳动合同起到应有的作用。

  三、停止评聘各种系列职称,人才的价值应由市场体系来决定

  职称,这个在学术界中含金量最高的头衔,令多少人为之呕心沥血,孜孜以求。恐怕在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像中国的知识分子活得如此辛苦,有限的几个职称名额,几倍甚至于十几倍的人员去争,所凭依的硬件指标无非是成果的数量,而有时候甚至资历和人际关系也作为软指标,明里暗里发挥作用。而现在的职称系列的数量,已由80年代初刚开始进行职称改革时的十几个的系列发展到现实谁也说不清的地步,实际上到了全民皆师的地步。在目前这种体制下,大学本科毕业的专业人员,11年左右就可以评上高级工程师,任职5 年之后即可以参加正高级职称的外语考试了,面对遍地的教授级高工,敢问这种职称有何意义?

  实际上职称及其在本质上应等同于职务,其任职资格和指标应完全由聘用机构来确定,我们太过于看重职称的头衔,一次取得职称,常成为终身享用的荣誉和资本,并受到严格控制。以职称为导向,必然引起学术功利主义倾向,造成短期行为。

  不可否认,二十年来人事部门在职称制度改革方面推出了一些新的举措,如规范评聘条件、统一外语考试、在部分系列实行以考代评等,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在人事部门努力推行职称制度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隐含有巨大的利益。试想,如果取消各种系列职称评聘,各级“职称评聘改革领导小组”岂不是没有必要存在了?如果取消各种系列职称评聘,各级职称考评委员的宅第还会宾客如云吗?如果取消各种系列职称评聘,那些靠编写职称考试专用书籍发家的专家、出版社岂不是要断了一大财源吗?改革难,难就难在要触动这么大的一个既得利益集团。但是,现行的职称制度已经严重阻碍了人才的成长,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只有彻底取消现行的职称制度,代之以基本的执业资格管理,由市场体系来决定人才的价值,才能够更好的适应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需要,节约社会资源。

  四、建立统一的社会保险制度

  九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新设立了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这朝着建立统一的社会保险制度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但不容质疑的是,即使在作为国务院唯一主管部门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已经成立快两年的今天,统一的社会保险制度这一现代市场经济社会的重要特征还远远没有建立起来。目前,按照国务院的部署统一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医疗保险也即将全面实施,失业保险也已经覆盖到了事业单位,相对以前劳动部管企业,人事部管行政事业,民政部管农村的三家分治局面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目前行政机关还没有参加社会保险。也许有人会认为,行政机关基本上不存在养老和失业等问题,没有必要参加社会保险。但是,请不要忘记公务员同样应是一种职业,而不是特权的代名词。行政机关参加社会保险,不是“杀富济贫”,而恰恰体现了社会保险的统筹方向。只有全社会所有职业从业人员都参加了统一的社会保险,我国的社会保险制度才可以说覆盖了全体劳动者,才真正建立了覆盖了整个社会的保障网络。行政机关不参加社会保险的害处有二:1 、严重影响了社会保险基金的支付能力。全国数千万公务员游离于社会保险保障网络之外,减少了各项社会保险基金的收入来源,直接影响了社会保险基金的支付能力。2 、阻碍了人力资源在全社会范围内的流动。由于目前行政机关没有参加社会保险,导致行政机关和其他部门在人员交流时会引发诸多问题。如公务员由于各种原因离开行政机关时其个人帐户是空帐,其原先应由工作单位交纳的各项社会保险金也都没有交纳,这必然给社会保险基金带来新的支付压力,导致社会公众在作为纳税人纳税养活了公务员的同时,还要从自己交纳的(包含个人以及单位交纳部分)社会保险金中拿出一部份分给“前公务员们”;又如当一名公司职员通过考录录取为公务员后,其个人帐户中的个人缴费部分如何处理,目前同样没有定论。

  同样的问题还包括复转军人的帐户等问题,自然这些都是非常棘手的,但目前的有利条件是各项社会保险的改革还在实施的初期,如果今天不解决,今后我们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作者姓名:徐旭中联系电话:0555-2884896联系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马钢公司劳动工资部邮政编码:243000mailto:xuzhxu@yeah.net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徐旭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建立适应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的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体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