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世博会——回忆在上海生活的日子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上海世博会的举办期:2010年5月1日至10月31日,历时6个月。

  打开最新的上海地图,原先上班的极度偏僻的安亭,现在几乎处于市中心的位置。现在的上海市区真实地包括南汇,海水就在脚底下,名副其实: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后,有一段时间在上海大众工作。

  “恭喜你,作上海人啦!”岳父大人给我祝贺,我心里不是滋味,只缘是泰山的话,不敢反驳、不敢发牢骚。内心深处,我真的不愿意作上海人,因为上海呀,人太多、太拥挤。

  我岳父岳母家住上海的静安寺,准确地说,在万航渡路和新闸路的交接口处。一家九口人居住面积 33 平方米(妻子说是建筑面积),岳父岳母、妻子的爷爷奶奶、三个妹妹、还有我。有人放个屁,全家人都知道。

  每天五点半起床,大概六点半到北京西路等上海大众的专车,上车后迷迷糊糊再睡觉,醒来已经将近八点,到了安亭,下车到办公室,至少再过半个小时才能进入工作状态。下午四点下班,又是迷迷糊糊的长征路,到家可能是六点可能是七点。每天六个小时全浪费在路上。那时上海的交通很差,若没有单位“专车”,通常从静安寺出发去安亭,大约需要一天的时间。

  那时的上海大众,除了本地的安亭人外,几乎都是市区的上海人,都得每天六小时的长征。同办公室的叔叔阿姨们,他们多半是原来一汽或二汽的工程师,从东北或武汉调回上海,他们都是上海人,以前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外地工作,好不容易逮到朱镕基签字建造上海大众,获得机会调回上海,重新作上海人,看得出叔叔阿姨们很满意。我则每天埋怨这莫名其妙的六小时长征路,叔叔阿姨说,很好了,不用挤公共汽车,一上车就有位置坐可以睡觉。习惯就好了。

  我说:“这,没办法习惯。这,若习惯了,就更不好了。”

  尽管那时上海大众的待遇全上海最高(蝉联多年),叔叔阿姨们从来不舍得到食堂买饭吃,都是自己从家里带饭,到中午休息时在办公室吃饭。饭后休息一个小时,他们聊天,交流经验,什么话题都有:“儿子结婚,家具几条腿?”“我教你一招,水龙头不要关紧,让它24小时在那里滴水,用水桶接着,在这样的状态下,水表是不走的。”……

  记忆最深刻的是上海第九百货商店,在那里我陪伴妻子的二姑,半夜起来排队购买水仙牌洗衣机,先排队拿一个号,有号的人再排队购买洗衣机,大概只有一半有号者买到洗衣机。二姑从江西赶来,我只好请假一天,毕竟我年轻力壮,排队我熬得住。

  上海工业展览馆,在那里有一年是华东商店交易会,我给岳父岳母购买了我们家第一台彩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上海警备区的仓库提货的。这台彩电我们家使用了十六年,够值得。

  红都电影院,那里春节时肯定是我们最向往的地方,不远处有老大房,可以买东西吃。回忆很美好,不过,一想到上海拥挤的公共汽车,就害怕。

  1996年在波恩,请龙英台来与大家座谈,喝咖啡时我说:“英台姐,你写《下车的勇气》,我说是天花乱坠,至少忽悠我,在国内尤其在上海坐公共汽车,好恐怖,我很想下车。”

  那时的上海人似乎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不管外地人在场,他们死劲地讲上海话。因为那时讲普通话,会被视为外地人,会被人看不起。

  我在上海大众时是德语翻译,那些上海工程师无视我这个海南人的存在,他们一味在那里讲上海话,我似懂非懂,让我如何翻译?有一天我报复他们,德国工程师说什么,我用海南话说什么。这回那些上海工程师才意会到,原来我不懂上海话,他们必须跟我要讲普通话。

  现在情况不同了,白领们忙命,雇用的保姆多是安徽人,外地人口是上海经济的活力,现在的公共场合、行政机关、商店超市、白领家庭,均讲普通话。以前在上海商店里买东西、问价钱,讲普通话,上海人给你白眼,现在的上海售货员主动用普通话拉生意,你说,市场经济这威力不大吗?

  有一点我现在就敢断言,上海人的生活肯定更美好,自己与自己的过去比,肯定更美好;上海人与外地人比,肯定更美好。

  写于2010年 4月24日,德国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世博会——回忆在上海生活的日子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0年05月08日 星期六 @ 14:53:44

    1

    谢盛友,看见了你的“乡下人”素质了:“德国工程师说什么,我用海南话说什么。这回那些上海工程师才意会到,原来我不懂上海话,他们必须跟我要讲普通话。”

    上海人在上海讲上海话,你有什么资格去挑战它?入乡随俗应该是一种做人的基本素质。
    你可以明白提出让你的上海同事说普通话,但这限于与工作有关的事宜,其余的你应该学学如何听懂上海话而非用你的海南话显摆!
    你作为翻译在和德国工程师对话翻译时用海南话,如果你是我的手下我会立即辞退你!因为你居然在上海工作中不说普通话或上海话,说明你在用工作要挟公司!懂德语的人尽管少,但公司不能要一个说海南话的人在上海工作,因为没必要再雇佣一个海南话翻译。

    注:上海人通常将有一些莫名其妙但敌视文明的行为归结为乡下人的行为,如不遵守交通规则,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某些特定的臭脾气等。

    回复

  2. qwerty 说:,

    2010年05月08日 星期六 @ 17:08:56

    2

    Wow yghxx I hope such a shanghainess like you is the last one on earth

    回复

  3. 血苍穹 说:,

    2010年05月09日 星期日 @ 09:58:58

    3

    同为海南人,围观一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