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阳:中国走向繁荣走向对立?

  ——缓和官民对立,挽救政治生态

  30年来,中国经济在进步,这是必须承认的;但是,30年来,中国的社会生态却在一天天恶化。这是很让人沮丧的。

  对内,是官民对立情绪的恶化。对外,则是与国际社会日趋对立。本文主要谈前者。

  这是一个疯狂的社会。官僚们丧心病狂地贪污、腐化,这个不用多说了;而草民呢,也不闲着,寻找一切机会能弄就弄一点,弄不来就报复社会。比如,某个企业老总就跟我感叹,现在的人呀,心眼坏透了,我们那些员工,经常故意不关灯不关水龙头,成心害你。

  我们的国家何以堕落至此?

  官僚的堕落,是因为体制问题。一个恶的体制,会让好人当了官也变坏,无人幸免。

  草民的堕落,是因为心态。看到贪官的都那么风光、放肆,草民的心态已经彻底坏掉。他们无力改变体制,于是就从自己能入手的地方,能偷就偷点,能破坏就破坏一点,寻求心理平衡。

  我一再鼓吹1980年代是黄金年代,就是因为在那个时代,全国上下都看到希望。其实在1980年代,中国社会的各种弊病比现在严重,比如,民营企业在那时候受到的打压,远远超过现在;那时候各种法律法规存在的问题,远比现在荒唐;那时候也没有互联网,百姓想表达自己的意见,那才叫一个难。

  为什么会落到这样地步?我个人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1,改革开放30年,后期的方向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改革开放前期,小平让老百姓富裕起来,赢得了民心;改革开放后期,税制改革,导致政府富裕、国民贫穷。

  2,高房价吞噬了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导致百姓怨声载道。官员一方面拼命抬高房价,一方面强拆民居导致百姓流离失所。

  3,中国加入WTO后,依靠“廉价出卖劳动力、廉价出卖矿产资源、放任环境破坏”这3大法宝,导致中国经济出现虚假繁荣。虚假的“GDP增长”,导致中国政府和百姓陷入莫名其妙的“成功喜悦”中。人均GDP排在世界100位以后、民生投入占GDP比重为全世界最低的国家,居然在意淫“大国崛起”、“中国可以说不”。我们完全丧失了1980年代初的“危机意识”,这样的中国,没有任何希望。

  我没有从任何当权者那里看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时候”的意识。他们依旧在假装有信心,假装歌舞升平。其实他们心里比谁都明白,当前的中国,已经进入死胡同。

  想走出这个死胡同,也不是不可能,就看当局准备如何应对了。我认为可以从“缓和官民对立”入手。

  政府应当虚心接受民众监督;对互联网采取宽容而非打压的举措,让百姓有个宣泄情绪的出口……

  各级官员尽快由民众选举而出。如果选举出的是个贪官,那民众就得反思自己的责任,并在下一次选举中予以纠错。

  大家都知道,民主不是万能的,民主仅仅是最不坏的一种体制。民主具有自我纠错功能。

  不要以为让民众选举官员,是给民众的恩赐。其一,这是上帝赋予的权利。其二,民众在获得选举权的同时,其实也挑起了责任。

  本来,我认为,政府如果向向全社会承诺降低税收、降低房价,就可以缓冲当前的官民对立。但是,我们想一想,政府官员的权力并非来自民众授权,凭啥要为民众考虑降低税收、降低房价这些问题?要知道,官员正是高税收、高房价的最大受益者呀。

  问题的解决,最终又回到了那个古老的话题:选举。一点都不新鲜,也没有什么中国特色。而是最基本的社会科学常识。老早我们就意识到了没有政治改革的中国,瘸着腿,必然走不远。可是,为什么就一直不敢出来直面这个问题呢?

  躲是躲不过去的。当今中国,已经是整个社会分裂为两大阵营,全面对立,形势到了如此程度,还能躲到什么时候?杨+杀了6个警察却引来众多网民喝彩,还不够让人震惊的吗?老百姓愤愤诅咒说“挨个枪毙没有一个冤枉的”还不够让你们害怕吗?

  我愿意相信我党的科学发展观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妙招。

  我们期待着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作者:王晓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走向繁荣走向对立?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邵阳学院 说:,

    2010年05月27日 星期四 @ 04:21:48

    1

    太偏激了,你提出的方法有的也只是一相情愿

    回复

  2. yghxx 说:,

    2010年06月02日 星期三 @ 12:09:15

    2

    已经越过了可以缓和的分水岭了,也就是不可能不对立下去了。

    为官已经知道:一旦民主,必然面临许多血债要还的问题,因此高压是必然选择;另一个是以个人名义逃亡国外。

    为民已经知道:企求得到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本就没这样的地位可以争,想要争的人不是在监狱就是死了,因此只能靠自己,因此杨佳等就出现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