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二十年内,中国应解决全部问题

  改革的窗口什么时候彻底关闭呢?我认为就是本轮中国城市化运动结束的时候。这20年之内我们中国该解决的问题全部都要解决掉,20年之内如果不解决的话,这个国家可能就会面临很大的麻烦。

  理性面对房产税

  2010年4月份以来,中央开始对房地产业进行一轮一轮的调控,一次一次逼,手段严酷,一直到今天为止。我想大家要相信中央政府遏制房价上涨的决心和能力,这一次对整个资产泡沫的整治,其实刚刚开始。我个人的判断,亚运会之前全国房价暴涨暴跌的可能性都不大。

  不管今年7月份会出台怎么样严酷的房产税政策,怎么样的打压房地产,本年度之内中国经济不会全面趋冷,中国经济今年保持9%左右的G D P增长,这是有把握的。本届政府基本上可以称为保8政府,在2012年之前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中国的G D P每一年都会胜利地保8.而要保8,房地产仍然是拉动内需的第一动力,各位听到这句话,可能会反感,认为我可能被某一个利益集团绑架了,但是这是我始终认为的,对于中国很多中产階級家庭来说,只有你去买房子的时候才会买空调、电视、洗衣机,如果住得很远的话就要买汽车,所以它仍然是拉动内需的第一动力,中国的城市化才完成10年而已。

  而要解决房价上涨的问题,根本性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财税,地方政府一定要从房地产绑架中解脱出来,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如果一直是靠出卖土地获得的话,中国的房价怎么可能去合理化呢?长远来说中国有两个税一定要征的,一个是遗产税,一个是房产税,不然的话中国的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但问题不是征不征,而是征来了之后这个钱怎么用。如果按照美国房产税征收的方式,这是一个超级巨大的税种,每一套房子每一年要交房产价值的1%-0.8%,这是什么概念呢?我计算了一下,如果广州人民要交房产物业税,相当于现在的预算内财政收入的总和。

  其实大家没有认真算过账,这么大的税种,意味着交了房产税,别的税不用交了。在中国曾经有人这么想过,写在“建国大纲”里,这就是孙中山。孙中山想过这件事,中国土地很大,老百姓喜欢房子,他说只要我建了国家,全中国人民都免税,只要交物业税,土地国有化,然后这个国家会成为全世界最富的国家。100年前孙中山就想过这件事,所以房产税不是要不要征的问题,我认为是一定要征,也一定会征的,但是怎么征?你征了之后那么大的税种怎么分配?

  原则上讲,房产税是百分之百的地方税种。房产税征了之后,会不会造成像1994年分税制改革那样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政策在没有完全地讨论清楚的前提下,就贸然地拥护说要征,或者说反对不要征,这都是毫无意义的,最关键的是中央政策要告诉人民这盘牛肉是怎么样的,它是内蒙古产的还是神户产的,学界和政府来讨论怎么办,现在这样绝对不是一个办法。这样下去的话房价还得涨,这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一句话。

  保护民企控制投机

  中国房价要降下来,要合理化,第二个是一定要让工商资金继续留在工商业。中国这个问题很严重,大量的工商资金跑到房地产中来。我自1990年工作以来,每年接触几百个企业家,今天这个时间点是我看到中国企业家里投机风气最盛的一个时间点,原来还安心做一辆自行车、做一双袜子,现在根本没有心思了,因为实体经济的回报率太低,而资产泡沫的诱惑太大。

  有一次我去苏黎士,在橱窗里看到一个压力锅,是双立人牌的,大概要卖1600多欧元,我看到也哇了一声,怎么这么贵。跟我去的有一个企业家朋友,他说这个锅在中国卖2000多元人民币,我都不相信,他说真的,我前两天刚刚要买这个锅。有钱人真多。然后我就回来了,到了杭州,刚好吴敬琏老师来到广州调研,我就陪着他去,坐在我旁边就是中国做压力锅做到最大的企业苏泊尔的老板,这个企业我1991年就去过,是浙江温岭一个很小很小的街道小厂,很破的房子,当年他是干什么呢?给双喜压力锅做代工。后来他就不贴牌了,自己做了苏泊尔,做到全球第三。我就给他看照片,我就问他一两千块钱,苏泊尔可以做到这个水平吗?他说首先就是技术差一点,问题最大就是品牌不如人家,我这个锅能够卖到600块钱就了不起了。我说你现在做得怎么样了,他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个事了,我已经卖掉了,卖给法国人,卖了20多个亿。我就说这些钱拿来干什么?他跟我说去做房地产了,那个钱多、钱快,政府对我很好,给我一个码头。

  我就跟吴敬琏老师说,大概10年内中国人已经不可能再做出一口好锅了,你以为一个企业做到全球第三名那么容易吗?20多年熬过来的,一代人,当他将企业卖给法国人的时候,10年之内中国人已经做不出一口好锅了,这就是中国实业家的心已经彻底乱了。我觉得现在大概是1990年以来最乱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象,大家都去投机。

  中国未来要在全世界有机会,要站得住,成为一个大国,各位,没有别的好靠,只有靠实业家,但是政府没有善待实业家。5月中旬,政府出台了促进民间投资的“新36条”,大家记得老36条什么时候发布的?2005年。2005年为什么发布36条呢?因为2004年5月份对民营企业的宏观调控,伤了民营企业的心,有些企业家在北京开会时,当面问总理说你们还支持不支持民营企业了,你们整顿钢铁厂是不是针对民营企业?2005年为了安抚民营企业家的心出了36条,当时媒体是什么样雀跃欢呼的状态,认为是划时代的。但是情况如何呢?今年又出台了一个36条,这是因为2008、2009年对民营企业的严酷打击,但是大家想想,今年我们有没有在媒体上看到欢呼雀跃的情况呢?那仅仅是一天的新闻而已,第二天大家都忘了这件事,因为你第二次喊狼来了。

  政府确实应该考虑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关心民营企业,特别是关心实体企业家,否则的话,中国就会投机盛行。而这是有连带效应的。

  20年后,改革窗口关闭

  我深知我们在日后写回忆录时会说,我们这一辈子遇到的最好的经济发展时期就是1994年到2007年了。现在对我们来说,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可能我女儿,90后会遇到新一轮的好日子。这一轮的物价上涨是从农副产品、从资产价格、从房地产整个地上涨,这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随着这一轮的通货膨胀,这一轮资产泡沫化,我们的产业结构、中央财政面临着巨大的考验,我们会不会重蹈1980年日本的覆辙?

  我认为中国只要改革搞得好,不可能变成第二个日本,虽然中国经济困难重重,但是我今天坚信,10年之后中国一定不会变成1990年之后的日本。为什么?首先中国的人口数量足够大,我们的人口是日本的10倍以上,关起门来我们也是一个世界。第二,日本到1990年时城市化改造基本上已经完成,而即便10年之后,中国的城市化还是没有完成,中国的城市化率只有46%,每年1%,10年之后才是56%,城市化还有20年左右的漫长时间。

  我最近老在想一个问题,老天对我们真好,应该说1978年以后老天对我们真的不错,你看我们开始搞改革开放,1990年全世界信息革命开始了,我们赶上了一拨浪潮,经济高速发展,不错。但是老天对你好的时间会到头的,所以我最近在计算中国改革的时间窗口什么时候会关上。一定会有关上的那一天,关上那一天你再搞改革就来不及了。

  很多的年轻人,包括很多跟我一样年纪的人跟我讨论,说中国10年改革不成,我们改30年行不行,30年不行我们50年行不行。我就说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就想想1905年的晚清、1948年的民国,这个窗口什么时候彻底关闭呢?我认为就是本轮中国城市化运动结束的时候。宽一点计算时间点大概是多少呢?20年,这已经非常非常宽了。这20年之内我们中国该解决的问题全部都要解决掉,20年之内如果不解决的话,这个国家可能就会面临很大的麻烦。

  吴晓波: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主要著作有:《大败局》、《穿越玉米地 》、《 大 败 局Ⅱ》等。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吴晓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二十年内,中国应解决全部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