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变态维稳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维稳快超军费,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不过再度由5月27日的《社会科学报》公布的数据,将其坐实而已。该报提到,2009年度全国维稳经费5140亿,中央政府公共安全支出增长幅度达47.5%,已逼近军费开支。众所周知,军费开支里面酿成的军队腐败,已军费开支的一个主项。那么接近军费开支的天价维稳经费里面,有没有贪污腐败,甚至故意夸大危险,而从中为自己捞取不利之财的呢?这难道是不可能的吗?一方面是社会的确问题多多,矛盾尖锐,使得中央和地方政府不得不增加维稳经费来硬性维稳;另一方面,维稳可使公安及国安系统扩大权力,增加经费以及增加寻租的机会,因此他们会做许多手脚来夸大其间的矛盾,以便执政者为他们增加寻租机会和权力空间助一臂之力。要言之,维稳人员本身就是社会不稳定的一部分,且看我下面的论述。

  一些具体管理维稳的官员,未必不知道公安及国安系统的人员,如何夸大社会矛盾,以扩大自己的权力和增加维稳经费,他们本身只考虑自己的官位和维稳的所谓一票表决,我尽量给你钱,我拿钱消灾。我把钱给你持拨够了,你维稳不好,我好拿你早问。且即便出了问题,也可以推卸责任。其实这些官员他也深知这里面的经费申请有许多猫腻,有许多漏洞,因为要仰仗于公安及国安等系统的维稳,所以睁只睛闭只眼,让他们无度“勒索”,反正又不是我的钱,光我什么了鸟事?有的具体管维稳经费拨付的官员,更有创造性,他不仅睁只眼闭只眼,还和维稳经费的使用单位,联合起来共同寻租。如此一来,维稳经费不爆涨才是怪事。而大幅度攀升的维稳经费本身就成了社会不稳定的一部分,为什么如此说呢?因为这得靠不断地搜刮民财才能保障。而纳税人的血汗钱是有限,而变态维稳经费的增长是无度的。以民众有限的血汗,来应对无限增长的维稳经费,殆矣!

  正如时评作者熊传东所说,任何现代文明国家,其机构组成自然就负担着社会平稳运营的责任。也就是说,法院不依法办事,不维护社会公正,人大不制衡政府及其相关政策的实施,公安不为保障民众权利而存在,亦即公安局成了母安局,等等,这都是典型的政府机构失效的地方。一个正常的社会,这些机构本身天然地起着使民众利益的责任,不需要在这些政府机构之外,另设什么维稳办、综治办等叠床架屋的机构来维持社会运营。本来四九年后,中国政府的运营就是党政两套班子,也就是说,民众天然地养了两个叠床架屋的政府,这本身就是对民众的巨大盘剥。随着社会矛盾的加深,民众权利意识的高涨,在叠床架屋的党政系统之外,再增设许多机构来维护社会稳定,其对民众的盘剥只会有增无减,在此等情况下,要想靠所谓的维稳来维护社会稳定,无异于缘木求鱼。

  有人也给官方支招,建议他们将天价维稳经费中的一些拿来舒解民困,解决民生问题,社会稳定自然就可以达到。这个招数虽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但应该说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傲慢冷漠是这个政府的贯性,他们怎么可能听得进你切实的意见?在他们的眼中,屁民只有臣服的份,没有说他们一经需要一经反抗,我们就满足他们。在他们眼中,屁民永远只是屁民,不应受到足够的尊重。因为人事任免和政权的合法性,都不是通过民众选举的,所以在他们眼中,民众根本没有足够的份量,来制衡他们,与他们博弈。这个社会已经有很多有识之士提供了不少好的建议,但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哪里能听得进去呢?他们想的是如何尽量垄断和吞独食,根本不想与屁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在如此的情况下,官方只好变态维稳,如不改变策略,中国社会只好进一步走上一条逐渐崩溃的不归路。

  2010年6月12日10:06分于成都

  来源:匪话连篇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变态维稳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